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找到 痛不欲生

    漫天飞雪如洁白的花瓣,密密麻麻的飘泊,互相交织纠缠着。

  连绵不断,无止无尽的扑面而来。

  越过千山万岭,无尽苍白……

  雪狼群已奔了一天,拨开雪花渲染上的白雾,极目四望。

  白茫茫一片雪海,本是寒冷不已的雪域,进入到雪灵山之地界,周围的空气竟是不觉得寒冷。

  眼前即屹立着一座高宏的雪山冰峄,直插云顶。

  “雪灵山?”郁牧凡坐在巨雪狼身上,眯起眼,看向那孤傲而立的雪山。

  更注意到雪山中间的位置竟散发着一丝丝淡淡的紫光。

  他重伤被眠眠救起,双眼都是看不见的,这才是第一次看到雪灵山的模样。

  郁牧凡抬手接着那冰晶透亮的雪花,雪花暗暗中似是也围绕着微微的紫光。

  美丽又诡异的雪灵之地。

  雪狼群一直飞快的奔跑着,很快就上到了山的中间。

  郁牧凡抬头,看着眼前这一座全是冰蓝色,华美之极的宫殿。

  巨雪狼停在了宫门前,郁牧凡就跳了下来。

  “这就是,雪灵山的墓宫,也是埋葬着一开始建宫殿的主人,也有数数代代一个个的守墓者。”极之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巨雪狼幽幽的狼眸看着这华美的建筑,眼中有着的是怀念且夹杂着悲伤。

  “守墓者?”郁牧凡轻蹙起眉头,疑惑的看向巨雪狼。

  巨雪狼也回眸看向郁牧凡,继而轻声说道。

  “眠眠也是,雪灵山守墓者。”

  郁牧凡蹙起的眉头更深,继续追问。

  “那她……”

  “进去吧,到了大殿就能看见眠眠了。”没等郁牧凡再问什么,便打断他要问的话。

  话落,巨雪狼就离开了,没有带郁牧凡进去,只是带着浓厚的悲伤和哀痛走了。

  郁牧凡转头看着墓宫的大门,心中的不安和悲伤越有越沉重。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手握起拳头,紧了又松开,沉默了一会儿,便推开大门,缓缓走了进去。

  经过一条长长的地道,周围都徘徊着淡淡的幽紫,充满着迷幻之感。

  穿过地道的尽头,这才见到了一片宏大而空空如也的大殿。

  郁牧凡蹙着眉头,环视着大殿四周,心中的不安越未越强。

  眠眠……

  她的气息…就在这大殿之内。

  突然,郁牧凡一下子睁大了双眼,转眼直瞪向大殿尽头,台阶上放着的棺材。

  冰…冰棺?!

  郁牧凡心中的牵引越来越强…就在大殿的尽头……

  喉咙似是被人揪紧似的快要窒息。

  不!

  郁牧凡一下子狂奔至棺材前。

  身体不禁颤抖起来,一只手想要抚上棺材上面,却一瞬间停下来了……

  双眼的血红更深,定定的望着冰棺内躺着的人儿……

  眠眠……

  他的眠眠……

  郁牧凡失神地,茫然地看着冰晶棺木内……

  冰棺上的盖面是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躺着一个身穿雪白霓裳的绝美女子。

  女子如沉睡了般,苍白的脸只剩下平静和安祥的躺在缀满雪灵花的冰晶棺木中。

  眠眠!

  不!

  “啊一一!不一一!”郁牧凡双手捂头,发出凄厉骇人的悲吼。

  突然发狂的扑向了棺木,疯狂似的双手重重捶打着,嗜血的双眸更加的狂乱。

  只见他用尽全身力气去打,狠狠的捶打着棺木面。

  “眠眠!眠眠!”

  不!

  她不会死的!

  她只是睡了!她只是累的睡了而已!

  “啊一一!”郁牧凡再次用力一捶。

  “呯!喀嚓!”沉厚的冰晶棺木竟裂开了。

  而郁牧凡的双手也划出了长长而狰狞的血痕,血流如注。

  郁牧凡重重的呼着气,已染上血色的眸子竟缓缓的落下了一滴又一滴的血泪……

  郁牧凡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缓缓的抱起月昔眠。

  “眠眠…眠眠……”他一声声的呢喃着,带着痴恋和万分珍惜的看着她苍白如纸的脸。

  再而低头,轻轻的吻着她的额头…

  她已紧闭的双眼…

  她了无生气的脸颊…

  她已苍白之极的樱唇……

  “眠眠…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痴迷着。

  “你没死,你一定没死……”他欢悦着。

  “不许抛下我一人,不许……”他呢喃着。

  “我要带你回去…我要娶你…我要你一生一世,不,永生永世的陪伴着我,爱着我……”

  “我什么都不要…仇也不要报了…我只要你…只要你一人……”

  “眠眠…你张开眼睛看看我…看看我!看看!”

  郁牧凡的双眸已满是月昔眠绝美得了没生气的脸容。

  他的心碎了…痛不欲生的感觉……

  眠眠没了…他的心死了…他只能苟延残喘……

  “不!”郁牧凡紧紧的拥着月昔眠已冰冷的尸体,发狂的嘶吼…血泪一滴滴的落在她的白衣上渲染开来。

  郁牧凡缓缓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她手中一直紧握住的血染银梳子。

  那是他承诺为她梳一辈子的发……

  “眠眠……”郁牧凡已是泪流满面,绝望痛苦之色。

  爱人之死,一下子如五雷轰顶般,令郁牧凡心碎地紧拥着月昔眠的尸体已有七天……

  他搂着怀中的爱人,一直在她耳边轻轻的呢喃着。

  “眠眠…你知道吗…由始至终…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相信你不是什么雪国细作……”

  “可是我心中的恨已令我失去了理智…我只想快点让那秦雨玲这贱人留在府中,然后让她来帮皇后成细作…之后我就打算将计就计的以她来对付皇后……”

  “却没想到…我竟让你也跟我一起承受这明枪暗箭…更让你进了暗牢,伤了你的心……”

  “一切的一切都只能怪我自己…一心只想快点报仇,夺权杀了郁景风,杀了秦仙瑶和皇帝郁迟……”

  “更是我让你受了苦受了累…我一听到你要离开…我竟失去了理智…想要了你然后把你留在我身边,不让你离开我……”

  “可是我错了…什么都错了……”

  郁牧凡闭着双眼,紧紧的搂着月昔眠,想要暖暖她身体的冰冷……可一个已死之人,怎么去温暖…也终是冰冷。

  一切…都不能挽回了……

  血色的眼瞳再次浮现冲天的嗜血杀意。

  “…秦雨玲。”是她…一定是她!

  郁牧凡勾起一丝残忍之极的笑容。

  他一定要杀了那贱人。

  郁牧凡再次温柔之极的低头,看向月昔眠道。

  “眠眠…等我,等我杀了害你之人,我就来陪你……”若不是要杀了秦雨玲和皇后,他必现在就随她而去了。

  再次亲吻了月昔眠的樱唇,便抱起她,温柔之极,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回冰晶棺材中。

  走时,更看了看月昔眠那睡着的棺木。

  眠眠…一定要等我。

  我很快就来陪你。

  这一次,我不会再去谋划报仇什么,我只要杀了害你之人。

  我要他们全都下地狱!

  我更要永生永世…与你在一起。

  再也不分开了。

  不分开了。

  郁牧凡强压下心中强烈的悲痛,只剩下嗜杀戾气的走出了墓宫。

第六十三章 找到 痛不欲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