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之你追我逃(8)

  在黑夜宁静的夜空下,两道身影屋瓦顶上快速的一前一后的快飞奔着,而前方那娇小而飘逸如风的身影十分刁钻的挑着左弯右拐的路线中穿梭着,可是她身后的挺拔身影依然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如身上怎么也甩不掉的“鸡毛”一样。

  前方的身影突然就转眸扫向身后的男子,看见他在幽淡的月光映照下显得俊美如仙却又如邪魅君王般的神秘勾人,女子的心不禁突了一突,即想要加快速度,只是身后的男子比她更快的就一个晃眼就飞身到了她的身前,极快的把女子搂进怀中!

  “你,你这个变︳态,放开本巫师!”一身西域装束的女子,那脸上的暗紫暗花半面具,只露出那精致白皙的下巴,而她那面具下的眼眸更是隐隐透出一丝丝的紫光,以及她眼底的不满,那因不满而嘟起樱桃小嘴让男子的眸色也暗了暗,接着就轻然淡声的说道。

  “叫巫师还真叫的上瘾了?嗯?”男子低头,靠近女子的耳边,低而满有磁性的声音传来,那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耳边,这让女子都有些红了脸,可想要推开他,可男子又像座山般,推也推不动。

  推了几下,见推不动,女子就放弃了,哼声道。

  “你谁啊,竟然敢跟着本巫师,就算你是什么富贵公子,也不能随便就对本巫师一个弱小女子下手吧!”

  弱小女子……她还真敢说出口,若是她还弱,那其他的的人都更弱小得如蝼蚁了。

  “嗯?过了两个月连本世子都认不得了?颜大小姐?”

  “……”

  没错,刚才突然跳出来阻断了柳水璃和圭瑶的吵闹,又自称是什么西域来的占卜巫师的女子,就是咱们的颜大小姐,颜,昔,眠。

  千川牧凡可没忘这小女人刚才可是说他什么短命,什么桃花多,三心二意的,他可是对她一心一意,她没感觉到吗?

  颜昔眠看着千川牧凡近在咫尺的俊脸,看着月光的映照下,他那墨黑的深眸只透着她一人的身影,她一直都知道千川牧凡的世界都只有她一人,无论前世或是今生都没有变过,可是她就是害怕,没有安全感,对她和他的未来感觉到迷茫,所以她就会不停的逃跑,但是一看见他被那些五颜六色的“桃花”给围住,她又忍不住去打发了那些女人。

  所以刚刚她打扮成了西域女子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也间接性的“骂”他,尽管她脸上不在意似的,可是心里的醋都打翻一大盆了。

  “你追着本小姐干什么,不去找你的圭瑶?不去找那个紫衣桃花?顺便来个齐︳人之福不是?”

  谁都听得出颜大小姐这充满着翻天醋意的说话,可脸上却不屑的傲娇样子,让千川牧凡都轻笑了出声。

  “我的桃花也只有你一人而已,什么紫衣桃花,我不只有紫眸桃花吗?”

  “……”神TM的回答,而她竟然无言以对!

  “哼!管你衣的眸的神桃花,本小姐就去找美男,你死开!”

  “眠眠。”

  千川牧凡突然什么也没说,一下子紧拥着颜昔眠,把她的小脑海按进自己的怀里,他的下巴就抵在颜昔眠的头顶,这突然如来的拥抱,让颜昔眠愣住了,而他就在她的耳边喃喃道。

  “我知道,我都知道…”

  他知道眠眠在意的是什么,她一直在逃的原因都只是心里那一份不安定的感觉,是他没有好好的告诉她,他的人,他的心都只会属于她,无论前生今世或是下辈子,他都会跟她在一起。

  颜昔眠被千川牧凡紧紧的搂进怀中,听着他一声声的呢喃着,她竟然也没有挣扎了,只是静止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儿,缓缓且极小声的喃喃道。

  “尽管你知道,可那又如何呢……”

  千川牧凡的耳力极好,自然也是听到她的呢喃,不禁愣了一下,而颜昔眠也继续道。

  “千川牧凡,你是千川国的世子,世人所景仰的人物,你也有身为世子的责任,不可能一生…只有我一人。”

  “这些日子来,我也一直在说服自己或许可以什么都不在乎的跟着你,容忍着你身边会出现的一个个女子,只要你爱我就行了…”

  “可是就算我怎么去说服自己,当看见你身边出现了一个圭瑶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接受得了,我会吃醋,我会愤怒…这或许就是我颜昔眠不适合成为颜府大小姐的原因…因为我不可能跟那些贵族子弟那般去忍受自己爱的人的身边出现一个又一个可以走进他心里的人。”

  “你有你身负的责任,我有我的坚守,我更不可能自私的让你去放弃千川世子的身分…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我们该如何…走下去?”

  听到颜昔眠的一言一句,千川牧凡的心再也不能平静了,他知道无论前世今生,他和眠眠的路都会有许多的阻碍,他是千川国的世子,将来无论是父王或是皇上也一定会让他纳其他的女子为妾,身为皇室贵族也不可能只有一个正妻,就算是他的父王,也是为了自己王爷的身分而娶进了三个小妾,纵然从没有理会过那些小妾,可终究是委屈了母妃。

  而他千川牧凡也是千川国一个坚固的守护盾,他身在的位置也是难以撒手放下,因为不仅会有父王的阻拦,什至会被世人所阻止……

  可是…他更不会让眠眠委屈,跟他一起在王府里受罪和挣扎,他知道皇室终究是皇室,一生都是要面对皇室中的暗潮汹涌,他又何以让眠眠再跟他去面对这一切呢?

  千川牧凡终究是沉默下来了,而颜昔眠也感觉到他的挣扎和深思,她的心不知不觉也随着千川牧凡的沉默不语而冷凉了…

  果然,就算穿越千年…她和他也是逃不过这身陷皇室的命运吗?

  颜昔眠眼中闪过一丝痛色,突然,她再次狠狠的推开了千川牧凡,飞身退开,背对着他,低沉着嗓音道。

  “若你想好了,七天之后,就来武林大会找我吧。”

  若是千川牧凡不出现呢?那么她该如何?真的忍痛放手吗?…明明好不容易再次相遇。

  好不容易…再次相爱……

  颜昔眠垂眸,话音一落,便单脚一点,身影一晃,消失在这静默的黑夜之中,站在屋顶上的千川牧凡仰眸望天,双手握紧了又松开。

  本是如装得下万千星辰的深瞳被朦上了一层灰雾,更让人看不透其中的神色……

  越过千年,两人再次受到命运的考验,他和她该何去何从?

  夜色更深,月光被云雾所遮盖住,淡而薄的月色映在了山上寺庙中,让人有一种淡淡平和而静寂之感。

  千川牧凡回到了寺庙大院中,这时人流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多了,却仍然有些人在巨大佛像前跪拜求神,而千意和千灿看见自家主子回来了,却没有带夫人回来,主子脸上也是冷淡中带着落寞的样子。

  一看就知道又被夫人给逃了!

  这时,没等两人开声时,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轻淡的声音。

  “三位施主。”

  千意千灿闻声转眸看去,便看见一个穿着灰衣简朴的小和尚唤着他们,而千川牧凡也抬着冷眸看向小和尚,俊美的脸上带着寒冷迫人之气,可是小和尚仍然淡若自如的轻声道。

  “净空大师有请。”

  净空大师?

  不就是那个名扬天下的净空大师?听说很多人都想见这位大师,却比见皇帝更难,这次大师突然来到了这间寺庙,才让这么多人来此想要看看自己有没有佛缘可见到大师。

  而现在怎么突然会要见主子?!

  千川牧凡冰冷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微诧,没说什么,也就抬步跟着小和尚,而身后的千意和千灿也赶快的跟上,可到了寺庙内院时,小和尚却说净空大师只说要见千川牧凡,而千意和千灿就留在了内院外等待。

  当千川牧凡见到净空大师时,他正在蒲团上打坐,而小桌子上已经放着一杯热着的茶水,大师知道千川牧凡到了,便睁开了双眸,扬起仁慈的笑容缓声道。

  “千川世子,请坐吧。”

  千川牧凡坐下,与净空大师面对面的坐着,而待小和尚出了去之后,净空大师便和善的道。

  “老衲让世子前来,只是想交一件东西给你。”

  千川牧凡没有开声,淡漠的脸上平然无波,可是冷眸中也带着一丝疑惑。

  净空大师也随即拿出一个盒子,而千川牧凡一见这盒子,也露出诧异之色,而大师也微笑着道。

  “想必世子也知道这个盒子了吧。”

  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这是前世他屠尽了秦府之人,也杀了秦仙瑶和郁景风之后,回到雪灵山的宫殿中,巨雪狼交给他的冰晶盒子。

  这盒子就是雪灵之地承传下来的力量,而他就是用了这力量把雪灵山整个移到了悬崖下,设下了结界,而让雪国经过千年之后也成了四季和暖的地方,现在还成了千川国的土地。

  只是这盒子怎么会在净空大师手中?

  净空大师把手中的盒子交到千川牧凡的手中,同时继续道。

  “世子和颜姑娘的前年之事老衲已然知晓,千年之后你们的再遇也的确是难得的缘份,老衲在此也只是想让世子明白,前世再困难的事情也都经历过了,今生何不释怀一切,勇于面对呢?一切且顺其之心就行了。”

  顺应自己的心…吗。

  千川牧凡定眸看着已年老却双眸仍然如看透尘世所有的慧眸的净空大师,薄唇轻抿,终于清冷开声道。

  “大师应该已见过眠眠了。”

  净空大师笑道。

  “见过了,的确是一位很灵透的姑娘,可同时也情陷于情网之中,也虽要世子亲自去解开这结。”

  千川牧凡看着手中的盒子,也没问这盒子是怎么在净空大师的手中,只是向大师轻点了头,说了声“谢谢”就起身离开了。

  看着千川牧凡离开的背影,净空大师也是轻叹了一声,情这一字,世人终是难逃一陷,可经历了大风大浪而得到的果,也未必不是好的。

番外之你追我逃(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