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之你追我逃(12)

  “昔眠!”东郭凌见此,急急的大喊道,只是颜昔眠可只是浅眠,敏锐力非同一般,可正当她想要反应时,一阵罡风从侧面横扫而来,一下子就打飞了那四支银针。

  四支银针没有被打散,反倒是一下子被罡风直接打陷入了颜昔眠身旁的石地上,即陷入了一大半的针身,只剩下针尾微微露出来。

  来人竟然可将这细而长的银针打陷入地中,竟可见其发力者的内功十分强劲且掌握得十分熟练。

  颜昔眠愣了一下,向发功者看去,便见不远处的坐位上的男子,一身白衣胜雪,脸容清秀却透出清冷拒人之感,举手投足皆显优雅。

  他收回了折扇,缓缓喝下一口茶后再次望回台上的位置,仿佛刚才出手相助的不是他一样。

  颜昔眠狐疑着这个阡派的弟子,她倒也认识阡竹派的掌门,可是这次阡竹派也有派出掌门的大弟子,只是最后却是这个阡竹弟子成了“黑马”突围而出。

  刚才的掌风可见这人的内力不凡,武功也必有一定的底子……

  颜昔眠微微垂眸在深思着什么,可她却忽略了那阡竹弟子轻飘飘的一眼,深邃的墨瞳仿佛印进了她的脸容后,便再次望回台上。

  “看来你的武功也不怎么好,连几支银针都要别人帮你挡啊?”耳边突然传来炎欢不屑的哼笑声,话中明显有贬低之意,可颜昔眠只是淡淡的笑道。

  “本小姐倒是更欣赏炎大小姐在不敌容掌门的情况下却可以分出心来向本小姐挥出几支银针来,看来炎大小姐的分心功夫倒是挺有水准的啊。”

  谁都听得出颜昔眠话中之意就是暗讽着说炎欢是故意向她射那几支银针的。

  炎欢被颜昔眠这样一说,即感觉到众人聚来各种怀疑的目光,不禁咬牙道。

  “不过是失误罢了,更何况我正在与容掌门对招,又怎么会对准银针来伤你呢?!”

  “哦?若不是向着本小姐的,那炎大小姐刚才是想要暗中出毒针去对付容掌门吗?本来就已经用毒了,还要暗针伤人呐。”

  “你……”炎欢一下子被颜昔眠绕了进去,怎么回应都是错的,眸中不禁露出怒意以及阴霾之色。

  “咳,第二场比赛还在进行呢,请炎小姐继续比赛。”长老见场面都僵持了下来,便清咳一声开声提着炎欢。

  而炎欢也狠狠的瞪了一眼淡定微笑的颜昔眠,便继续与容掌门对招。

  在台上淡然坐着的颜昔眠勾起温柔的笑容,可是微微眯起的紫眸中却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敢暗算本小姐,等着被本小姐整死吧。

  台上,炎欢没有余空再去理会众人的目光,开始频密的用毒去对付容掌门一掌一掌凌厉的掌风和招式,可是炎欢发现自己开始对容掌门快而准的招式越来越应接不暇。

  身上已经有几处瘀伤是被容掌门的掌风给击中或是扫到的,炎欢每次想要挥掌迎上之时想感觉手脚有一瞬间的僵硬,之后便被其掌风击中了。

  开始趋于落败之势的炎欢快要急红了眼。

  可是自己身体这样的异况不禁让炎欢疑心了起来,只是现在是对战期间,容不得她再多想,眸中便迸发出狠毒之色,就在容掌门的掌风再次快扫到她时,炎欢一下子紧瞪着容掌门的双眸,然后手一洒,绿色少末便瞬即洒向容掌门。

  可就在此时,奇怪的是那些绿色粉末竟然一下子逆向的向炎欢的眼睛位置飞去。

  “啊一一!”炎欢被自己的毒粉入了眼,痛得捂眼大叫,容掌门的掌手一到,直让看不到东西的炎欢一击落台,而这一系列的情况看得众人都惊愣了。

  刚才这炎大小姐不是向容掌风洒毒粉吗?怎么现在却自己中了自己的毒粉?!

  不过怎么,众人还是不屑哼笑的议论著。

  “哈哈!活该!谁让她对容掌门用毒的!”

  “自作自受!”

  “真是卑鄙小人,就算是毒影派又怎么了,在我们正派的眼里暗中使毒的就是卑鄙!现在她还中了自己的毒,真是活该!”

  “就是!”

  “……”

  很显然的众人早已对炎欢这用毒的行为不满了,刚刚不但要暗中伤害颜大小姐,现在还想要洒毒粉伤害容掌门,这根本就是小人所为,更为正派之人所不屑而鄙视的行为。

  “啊一一!我的眼睛!”炎欢正在地上痛苦的喊着,而台下的众人则是冷眼旁观着,而那阡竹派的清冷男子却微微转眸看向颜昔眠,果然在她的脸上见到了…“奸笑”。

  是奸计得逞后的“奸笑”……

  然而,阡竹派的清冷男子仍然是面无表情,只是眸中隐隐闪过了一丝不明的光芒,之后便收回了眼神,继续如清冷的仙人般悠然的喝着茶,不理会世俗之事似的。

  很快,毒影派很快就派来了弟子去为炎欢解毒,再带她下台,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下,毒影派便带着炎欢先离开了场地。

  炎大小姐就这样输给了容掌门,而长老也摇了摇头,年青人就是容易心高气傲,可最后最容易就是骄兵必败,什至害人反害己。

  之后,长老就宣布下一位上台者,就是阡竹派的清冷男子。

  颜昔眠就看着这一抹冷然如仙人般的白衣身影一个晃身便出现在了台上,她心里隐隐感觉这人的武功…深不可测。

  白衣男子一上了场,那一身白衣胜雪,尽管脸容清秀,可这一举一动无不尽显他的风华,即引来不少女注视。

  而阡竹派的女弟子更是为他欢呼起来,毕竟这“黑马”竟能为阡竹派突围而出进入第二场挑战,那些女弟子更是开始思考怎么以前就没留意这弟子呢?

  台上的东郭凌眸色深沉的看着那阡竹弟子,眼底下是一抹复杂而诙暗的神色。

  而那台上的风华男子的冷眸若有若无的扫过东郭凌,东郭凌的眼底下却是隐隐的起了一丝涟漪。

  这时,长老宣布开始后,短时间内竟是…沉静再沉静,台上的掌门仍没有一人挑战,台下的众人更是诧异着但也没有人开声。

  就这样整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直到那计时的一柱香都快烧完了也没有掌门出手。

  这时,一抹身影骤然飘出,直落到台上男子的对面。

  “既然没掌门挑战,那就本姑娘来吧。”

  看着对面的绝色女子,男子深邃的眸色闪过一丝不明的光芒便隐藏了下去,恢复一脸的清冷淡然。

  “颜姑娘,这……”

  而一旁的长老有些犹豫,毕竟颜昔眠不是各派掌门,但转念一想,这么久却没有一个掌门上台挑战,尽管这样很奇怪,但也不会去强迫各掌门。

  “各位没意见吧?”颜昔眠轻眯起桃花眸,尽管已敛起她的锋芒,却身上与生俱来的气场威慑,已然让众人没有任何异议了。

  而对面的白衣男子也没有开声反对,只是清冷淡然的站在原地,却淡雅漠然的气质也吸引着台下众人的目光。

  而各掌门自然是点头应着,眼中倒皆是紧紧看着台上的阡竹弟子,复杂之色尽显,这也是让众人诧异奇怪。

  “这场任何一方胜了,就直接进入最后一场吧。”东郭凌终于开声,而众人一听便知道若谁胜了就可以直接挑战武林盟主了。

  “咳,那么第二场,颜昔眠对上阡竹派弟子,祝玉。”见武林盟主都开了声了,长老只好让比赛开始了。

  随着比赛钟一被打响,颜昔眠便衣袖一挥,一排银针向着祝玉直打而去,细如牛毛的银针却以雷霆刺耳之势袭向了祝玉。

  祝玉清冷的眸却没有一丝的波动,只是侧了头,那一排银针便从他的耳边飞速擦过,身后远处的墙身竟然传来爆破声,看得众人都错愕着。

  这什么情况?这细如牛毛的银针注入了内力也能有如此爆发力?还直接撞物炸开……这什么逆天的内力?!

  下一刻,颜昔眠仍然是主动攻击的抽了一排排银针向男子射去,而让众人诧异惊讶的更是这阡竹派的弟子面对颜昔眠高深强大的武功竟然也能应付自如,整一副接下颜昔眠的一招简直是随意得不能再随意的可恶样子……

  看着台上一攻一守的两人,众人都不禁热烈的讨论了起来。

  “我靠!这颜大小姐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可武功竟如此的厉害!”

  “不!那祝玉更是让老子惊了个讶啊!阡竹派何时出了个这么厉害的弟子?连颜大小姐这强势的招数都能接得住!”

  “现在两人简直是势均力敌啊!”

  “也不一定,那祝玉看起来没啥压力似的,最后谁输谁嬴还不一定呢。”

  “……”

  台上各派掌门却没有一丝惊讶的样子,只是各有不同的表情看着台上打斗着的两人。

  这边,颜昔眠开始转变成掌风去攻击祝玉,可是越打她心里就越是没底……

  本来只感觉这男子内力武功应该不错,可是却没想过能与她一比高下,看他这淡然接招的样子,更是觉得这男子的武功深不可测。

  只是,她是一定要为东郭凌嬴得武林盟主之位的,若是让这祝玉对上东郭凌,以夜然身体情况,加上这祝玉深不可测的武功可能会不能再当上下一任的盟主了……

  这时,祝玉见到颜昔眠似是在分神想着什么,清冷的眸色闪过一丝深沉,终于主动向颜昔眠攻击。

  他轻轻一挥衣袖,一股强大的罡风掀起丝丝沙石灰尘的便向颜昔眠席卷而去,颜昔眠轻蹙眉,同时也以掌风相抵。

  掌风带着丝丝寒冰之气与祝玉的罡风相撞而上,顿时狂风骤起,可是颜昔眠却是被那强悍的罡风余波给击中,她狼疮的退后了十几步后才站稳脚步,离身后的比赛台边缘只有五步。

  颜昔眠的桃花美眸微眯,唇轻抿。

  这个男子…他的武功内力竟比她高出一筹……

  然而,没等颜昔眠攻击之时,祝玉似是要乘胜追击的,身影化作残影般瞬间消失在原地,而下一刻竟然出现在颜昔眠的身后。

  却未待伸出手之际,一个银光闪过,男子眸轻眯,便快速避过,颜昔眠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长剑横扫而去,带起一阵阵的剑气袭向男子。

  而男子没有再主动攻击,只是一尾的避着那疯狂的剑招,可是清冷的双眸一直紧瞪住颜昔眠手中所持之剑……

番外之你追我逃(1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