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之你追我逃(17)

  闻言,千川牧凡倏的睁眸,暗瞳之中如被墨染而开般,却只映入了眼前女子的容貌。

  “眠眠…。”

  倏的,女子便掂脚,双手环上千川牧凡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胸口,闷声道。

  “谢谢你,国家兴亡,生死关头之间,没有放弃我。”

  这一声轻语带着千年的轮回等待,倾诉而出的爱恋,掀起一波波涟漪。

  千川牧凡猛的紧紧搂住颜昔眠,如刚刚流转于生死痛苦之后,得到重生。

  他只知道,颜昔眠这个人,这个灵魂,已然紧紧锁住了他,锁住了他的灵魂,若不是魂飞魄散,他必永生唯她一人,不离不弃。

  不在乎此场此境,两人深情相拥。

  前世执着于的,今生放下之,却得到了伊人再度的回眸,前世断去而遗下之恨,今生重拾而再续的情缘。

  所谓幸福,若定义为得一人相守不离,那么,此刻两人已然得到了他们的幸福了。

  此刻,一声声人马声音沸腾,只听见城墙上的东郭士兵兴奋的大喊道。

  “陛下!五万士兵已到!我们的支援已到了!”

  听此,东郭皇帝仰天大笑。

  “哼!千川牧凡!我们东郭的五万兵力的支援已到,对上朕的十五万兵马,你们若是投降,归顺于朕,那么朕灭了千川国后,便留你一条命!”

  此时的崔瑶也是一脸阴霾和扭曲的笑,千川牧凡跟颜昔眠如此深爱,这次她倒要看看这次千川牧凡怎么脱险。

  现在活抓起颜昔眠,然后她便要千川牧凡亲眼看着他深爱的女人被士兵侮辱!折磨至死!重蹈她当年在千川牧凡面前被士兵侮辱的场景!

  然而,千川牧凡面对东郭皇帝的威迫利诱也没有回应,只是凝视着身旁之人。

  而颜昔眠也回眸看了一眼某男依然“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有些无语,便随之撕开了脸上的人皮面具,便站了出来,一脸不屑的看向东郭皇帝。

  “五万兵力的支援?东郭皇帝确定是你们东郭国的士兵?”

  “你说什么?”闻言,东郭皇帝一惊,便立即转头看向那渐近的五万士兵,却看清楚了他们那旗却不是东郭国的国︳旗,而是……

  昆国国︳旗?!

  领头人竟然是昆国北江王!

  东郭皇帝即想起了东郭凌带回的那昆国同盟,难不成昆国还答应为东郭凌夺位?!

  北江王,燕沧身穿一身银色轻甲,威风凛凛的骑马上前,大声向城墙之上的东郭皇帝道。

  “东郭国皇帝!贵国太子已答应上位之日便是与昆国结盟之时,此番昆国已先答应派兵支援东郭国。”

  听到燕沧此言,东郭皇帝便心中一喜,道。

  “北江王此番是要支援东郭国对付千川国?!”

  “非也!我国与千川国也同是盟友,此番不是来帮助东郭皇帝,而是为东郭国铲除企图复国夺东郭皇位的崔国孽余!”

  “你……”东郭皇帝如一刻天堂,一刻又掉落地狱的感觉,不禁一怒。

  燕沧一言,他便知道东郭凌竟然得到昆国支持,若他上位成皇,便能与昆国成为同盟,而昆国与千川国也成为了盟国,那么此番就不是来帮助自己的了。

  现在的处境一下子扭转,东郭不止前方有千川牧凡的十万士兵,后方也有昆国的五万士兵,两国围攻,他必输无疑!

  “东郭皇帝,到了现在你还是不明白吗?”颜昔眠突然开声,众人目光便转向了她,东郭皇帝也怒目而向,颜昔眠挑了挑眉,便继续道。

  “现在要占你东郭领土,夺你东郭皇位的,是崔国未亡之徒,东郭国现在因为疫病,饥荒,天灾等皆让百姓受苦,皇帝还在此刻招兵打仗,东郭国之根基已然遭受动摇,早就无力抵挡外敌。”

  “而崔国的计谋就趁皇城无帝,兵力减少之时,就能乘虚而入,夺位成皇,那么东郭皇帝也在与千川国战斗纠缠,两败俱伤,也正好让崔国派兵获渔翁得利,那么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吞下千川国,再灭了已在皇城夺位的崔国士兵吗?”

  “北江王的支援正是东郭太子寻来的及时雨,而此刻也应该拿下了在皇城的崔国二皇子才能到此支援,那么东郭皇帝现在还要坚持与两国相斗,让你身边那崔国孽︳余夺走你东郭的一切?”

  颜昔眠一言正好点醒了东郭所有士兵,可她却发现东郭皇帝仍然没有立即杀了崔瑶。

  而他怒然之眸中,却带着一丝青幽之光,心下一明,便倏然点脚飞身,瞬间闪身到崔瑶身后。

  崔瑶目光一狠,极快的转身,挥起手中暗藏的短剑刺向颜昔眠。

  颜昔眠侧头一避,而崔瑶速度之快,一掌打向颜昔眠的心脏之处!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颜昔眠要被打中之时,颜昔眠身上紫光一盛!

  瞬即把崔瑶击飞,摔落城墙,可崔瑶一个翻身便安全落地,可颜昔眠也随之跃下城墙,身形一闪,便比崔瑶的速度更快的踹向了她。

  “呯!”崔瑶被颜昔眠一脚踹飞,重摔在地,而背后便被颜昔眠一脚踩住。

  “颜昔眠!”崔瑶一脸恨意阴霾的扭头,死瞪住颜昔眠。

  “你果然会武,那日在武林大会比赛中的黑衣斗蓬人便是你吧。”颜昔眠一脸笑得桃花眼眸都弯弯的,看起来像极了一只狡黠的狐狸。

  “你怎么知道……”

  “啧啧,是你不知道在比赛的前一天,本小姐看到你一身斗蓬,跟那个中年男子,也就是你的属下跟你的对话,你们说着东郭皇帝答应与你们交换的条件,还有要千川国付出代价,本小姐就知道你们崔国人的计谋。”

  见到崔瑶脸上的阴霾和不可置信,颜昔眠便低幽起声音,带着不屑的笑意道。

  “你那想要扶上位的崔国二皇子已被东郭凌杀了,而你,也只能再次沦为阶下囚了,开心吗?”

  “你!颜昔眠!我杀了你!”崔瑶极力挣扎,袖子之中竟倏的挥洒出了粉末,未待颜昔眠有所动作之时。

  千川牧凡便把颜昔眠扯回自己的怀中,一个挥袖,气流成刀刃,随即割断了崔瑶的脖子,把其诛杀!

  崔瑶在断气之前,眸中是夹杂着深深的恨意和爱意,爱之不得,得君之绝,死而遗恨。

  崔瑶一死,颜昔眠便转眸看向了城墙之上的东郭皇帝,见其已没有了滔天的怒意,却是异常茫然空洞。

  “眠眠…。”千川牧凡正要说什么之时,颜昔眠却含着笑意的伸手点住了他的薄唇,阻断了他想说的话。

  “喜欢吗?”

  “嗯?”千川牧凡不明。

  颜昔眠却笑道。

  “本小姐送你的崔国遗下的宝物。”

  闻言,千川牧凡却想起了天下第一庄突然传信来说有人将前朝崔国在灭亡时失落的几件名贵宝物突然送到了他的庄中。

  随之便点了点颜昔眠的额头,无奈道。

  “就为了那几件不重要的宝物而假装被掳?让本世子如此担心你的安危,真是让人不省心的小狐狸。”

  颜昔眠却是挑衅看着千川牧凡的回道。

  “哼,送你宝物不过是附带而已,本小姐真正是要考验你!”

  千川牧凡挑眉。

  “哦?那本世子通过了吗?”

  “哼,勉强通过而已!”颜昔眠可不想让某人得意。

  闻言,千川牧凡却展颜一笑,眸中是带着一抹戏谑之意。

  “那要拿到满分,本世子还要在之后好好努力才行。”

  “怎么努力?”颜昔眠下意识的问道。

  “洞房花烛夜。”

  颜昔眠一听,小脸一红。

  “……你。”

  “还有之后无数个洞房之夜,本世子一定让眠眠满意。”

  “我……”颜昔眠脸都快成熟透了的蟹了。

  “嗯?”千川牧凡清幽的眸光中格外潋滟,看得颜昔眠双手迅即盖住了眼前的俊脸,眼不见为净,一把推开,便转身哼声道。

  “哼!想上本姑娘,就看你勾引得成不成功了!”

  千川牧凡:“……”勾引……

  众人:“……”勾引……

  话落,颜昔眠便飞身至东郭皇帝身边,士兵们想要攻击之时,颜昔眠却推出一股劲风,把士兵都推开来,便放声道。

  “各位东郭国士兵,你们有没有想过东郭皇帝与东郭太子本是父子关系和谐,可为何突然在前太子之乱后便要狠下心除去东郭太子?”

  闻言,众人不禁面面相觑。

  这也是众人一直疑惑之事,可传闻说东郭皇帝不过是怕东郭太子野心之大,会弑父夺位,可现在颜昔眠却再次翻了这个问题出来,众人也是噤言,也想不出个中原由。

  “诸位也皆知在前太子之乱后,东郭皇帝便重用了一位谋士,而这个谋士便是崔国公主,崔瑶!”

  “本小姐本来也以为只是东郭皇帝不过是鬼迷心窍,可是他却是中了崔国的控心蛊!”

  话至此,众人皆纷纷议论起来,而其中一个原原本本的几位东郭谋士便出声道。

  “颜大小姐可有证据证明陛下是中了崔国的控心蛊?”

  他们本就是东郭的谋士,可后来那神秘女子来了之后,皇帝却突然不召见他们,此番知道东郭皇帝跟那名女子攻到千川国来了,便也跟上来,而皇帝也没有理会他们。

  现在那名女子,也就是崔国公主被珠杀后,他们便上前想要缓解此情此况,他们可不能白白看着自己国的皇帝被杀。

  颜昔眠与这几位东郭谋士虽不熟,却也会面交谈几次,也知道他们是为国之人,便也向他们道。

  “你们可有注意,现在东郭皇帝神志不清,陷入了迷茫之中。”

  几位谋士上前,唤了几声东郭皇帝,却只见其面无表情,没有任何反应。

  “陛下他……”

  颜昔眠掌心泛起浅浅的紫光,再而融合银针之中把其刺入东郭皇帝的几处穴位,东郭皇帝便倏然吐了一口黑血出来。

  而领兵的将士见此,正要上前,可那几位谋士阻止了,下一刻便见那黑血凝成了一条黑色的小虫,便恍然大悟的道。

  “陛下果真中蛊了!”

  众人确认此事后,两国战事便还没交战就结束了。

  千川牧凡本想将颜昔眠带回千川国,只是颜昔眠在第二天又逃走了。

  暗卫传来消息就说颜昔眠随着东郭军队,回去了东郭国了,千意一众暗卫简直不敢直视某世子大人脸上黑沉得都快能滴出墨水来的脸色。

  可是却不见千川牧凡下令要“活抓”颜昔眠,便回去千川国了。

  对此,去东郭国途中的颜昔眠挑了挑眉,把手中的葡萄掉到口中。

  而见她如此悠然的样子,坐在她身旁的北江王燕沧无言道。

  “昔眠,你这不辞而别的性子还是没变,就不怕千川牧凡生气?”

  吐了口中的葡萄核,颜昔眠便嘻嘻笑道。

  “燕沧儿怎么跟夜然哥哥问的都一样呢,我若不偷走,他就硬要我跟他回去了,你都不知道我逃了多少次呢。”

  颜昔眠脸上的笑容活像一只算计了人的小狐狸,直让燕沧轻笑了一声道。

  “那你之前为何要逃呢?”

  “呃…之前是因为他惹我不开心了,至于怎么惹的,说来话长,总之本小姐那时就是不爽了。”

  “呵呵,昔眠性子还是如此随性。”

  “怎么?不好吗?”颜昔眠扫了他一眼,又笑眯眯的往嘴里塞了一块块的糕点,这贪吃的样子直让燕沧脸上的笑意深了深。

  “很好,本王很喜欢。”

  “……”

  见到颜昔眠突然停下来,愣愣的看着自己,燕沧抬手到嘴边轻咳了一声,脸上竟泛起了微微的红晕,燕沧见到颜昔眠略显的诧异,便抿嘴,决然的说出。

  “昔眠,尽管知道你和千川世子两情相悦,可本王也不得不说,因为本王知道若不说,那这一生,都再没机会了。”

  颜昔眠仍然愣愣的看着燕沧,心里却是惊讶着燕沧真的对她……

  很快,燕沧说出的话便证实了她心中所想。

  “我倾心于你,而且倾心已久……”

  没有自称“本王”,而现在跟颜昔眠说出此番话的,不过是一个心悦于一个女子的普通男子罢了。

  燕沧想起自己在认识她的一天,看着她那狡黠的笑容,以及聪明慧心,且不差于男子的气势和雄心。

  那年她立于昆国大殿上仿佛似要把满腹经论道出,意气风发,背对着威严的昆国皇帝,手指江山,自信的诉出她的计策。

  绝美的脸容却不再是被重点,而是让所有人皆把目光转至她的才华之中。

  而那时她的一双明亮双眸,带着灼热耀眼的光芒,已然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中,挥之不去。

  时间之久,他才知道自己已然倾心于这个女子,可她却有了相付终生的人了。

  见到颜昔眠迟迟未有反应,燕沧便微微垂眸,含着一丝苦涩的笑容道。

  “我知道你已有心悦之人,而我也没想要把你留在身边,只是希望让你知道我的心意,同时也让我自己…放弃。”

  不是没有执着过,但后来看到她与千川牧凡在战场之上的深情相拥,她看着千川牧凡的眼神,便知道自己是没有任何插足之地了。

  而且他深知自己是不能给到她想要的,可千川牧凡却能给她的一生一世,只与一人相守。

  这就是他与千川牧凡之间的差别,爱一个人的心彼此皆有,可是他却不能放弃自己的责任,放弃自己的国家。

  但千川牧凡却能为了一个她,放弃所有。

  纵然不是与世间男子的志向一样,保家卫国,大展雄图,可他却能为一个人做到如此田地,身为同样身分地位的北江王而言,已然是佩服不已了。

  “谢谢你,燕沧。”颜昔眠愣了许久,终是会心一笑,轻执住燕沧的手,凝视眼前人道。

  “你的心意,我收到了,即是不能回应你,但能得到你的这份心意,我也心喜不已,谢谢你。”

  看到颜昔眠绝美的脸容含着温柔的微笑,紫罗兰眸中流转着如她在朝堂之上大谈政事的耀眼光芒,燕沧心中的苦涩也渐渐释怀。

  倏的把颜昔眠拥入怀中,轻声道。

  “就这一次…已然足够了。”

  能这样拥她入怀,纵然只有这一刻,但是此时感受着她的气息,她的存在,此生,已无憾。

  ……

  十天过去,东郭国已然重整起来。

  颜昔眠也治好了东郭皇帝,在皇帝清醒过来后,召见了太子,东郭凌,两父子也很快冰释前嫌了。

  而东郭皇帝也提早把皇位传给了东郭凌,让他接管了整个东郭国,而东郭皇帝,也就是现今的太上皇便选择放手一切,安享晚年。

  此时,千川国中,大殿内传来棋子落下的声音。

  沉默许久,一声中年低沉的声音响起。

  “朕又输了,牧凡果然棋艺高招。”

  住在皇帝对面的俊美如仙的男子却是淡漠的抬眸,看向了眼前的中年略显老态的帝王。

  “牧凡纵然棋艺不凡,却也还是比不上皇上的心思城府。”

  闻言,千川皇上却笑道。

  “心思城府?牧凡对朕还是如此直话直说,就不怕朕会龙颜大怒?”话中之意,也没有丝毫的怒气和不满。

  千川牧凡再次摆一盘棋局,之后便淡然无波的回道。

  “你早已暗中派人散布了千年墓宫出现的传闻,再有了墓宫地图的消息,让天下所有人都明里暗里的寻找着千年墓宫。”

  “再让东郭原得知其中一二,便以引导他找到颜昔眠,再引我过去,之后的发展便是顺利的发现墓宫。”

  千川皇帝听到此话,却没有一丝诧异,微垂的苍眸之中却是闪过一抹暗色,他沉默了几分后,便浅笑着回道。

  “牧凡又如何得知朕会是主导着这一切?”

  千川牧凡也随之抬眸,凝视着皇帝,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句的道出。

  “因为你早就忆起了所有的事情。”

番外之你追我逃(1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