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曾经落羽

  许久,变幻的光芒停了下来,小球又重新分为了两个,蓝白色电球回归落羽丹田,九彩光球也回归了黑衣少女丹田内。

只是,分开时,蓝白色电球与九彩光球各自都长大了几分,其中以电球长势更猛,拉小了与光球大小的差距。此时,黑衣少女与落羽仍旧沉睡。这里发生的一切无从可知。而他俩也并不知道,他们的道种融合会照成如此之大的轰动。

良久,落羽睁开迷离的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少女的背影,她此刻正抬头仰望着天空。顺着她的目光向上望去,天空繁星闪烁,月过中天。

“糟了,爷爷。”落羽惊呼出声,语气尽显焦急之色。

立马站起身,左脚脚尖点地,顿时双腿电光闪烁,电光周围隐隐有云雾相伴,“嗖”的一身,一跃而起,跳出坑外,望家的方向飞奔而去,速度也在电芒作用下比平常快了几倍。

可落雨并未注意到这些,但此情形却是落到的黑衣少女眼中,后者轻声道:“他便是我的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吗?双子,呵呵。还算孝道。雷霆间云雾相随,看来,我的云雾道种与他的雷霆道种结合过一次。”

言语间,黑衣少女玉手往上一抬,掌心升起一团九彩云雾,色彩不断变换,美轮美奂,云雾中隐约有雷霆电光穿梭,接着到:“并且还赋予了彼此一些能力,我与他的羁绊又深了一层。”望着落雨离去的方向怔怔出神。

“嗖”的一声飞离坑洞,左手一翻,掌心升起丝丝白雾,接着手指轻轻合拢,白雾从指间溢出,片刻间笼罩在黑衣少女身上。微风吹过,黑衣少女的衣服已经焕然一新,又披上了一件黑色披风。走了几步,身体渐渐隐入夜色之中。

此时,落羽已经在离家一里开外的地方了。一位面容枯黄、身材消瘦的老者坐在门槛上,背靠着门框,手握着拐杖,呆呆地望着远方。

“这是……爷爷……”落羽心道,加快了速度。

大老远地就喊着:“爷爷,我回来了。

老者听后,双眸泛起精芒,艰难地站起身,朝落羽挥了挥手,并没有说什么。

三两下跑到老者跟前。

“羽儿,饿着了吗?锅里还有些粥,给你热着呢。”老者拍了拍落羽的肩膀说道。

“爷爷……”落羽声音哽咽。

他知道,爷爷腿脚不便,经常咳血,每挪动一步都要消耗巨大的体力,也曾找大夫来看过,但每次都没能查出个什么结果,爷爷也因此多次拒诊。

自己一天未归,可想而知这一天爷爷过得是何等幸苦,而爷爷见到自己的第一眼不是责问,而是在考虑自己是否饿着,更让落羽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也让在暗中观察的那名黑衣少女心中悸动不已。

“男儿有泪不轻弹,跟你说过多少此了,要像个男子汉。”老者严肃道。

“嗯。”落羽一抹眼泪,接着道:“爷爷,我先背您进屋休息吧。”

“恩,也好。”老者点点头。

……

“出来。”一道轻灵的声音在落羽耳边想起,声音很轻,也很细。

刚睡下的落羽豁然睁开双眼,此时,声音已消失不见,只听得虫鸣鸟兽的声音,仿佛那一道轻灵之音是幻觉,又躺下。

“出来,我在屋顶。”这一次,这道轻灵之音更加真切,声音也更大了一分,从声音可以判断出这是一道清脆女声。

落羽再次惊醒,轻轻地走出房门,生怕打搅到爷爷的随眠,来到屋前,望向屋顶。

果然,屋顶上站着一道纤廋的身影,长发飘飘,望着夜空,显得有些孤寂落寞。

“是你在叫我?”落羽轻声道。

黑色背影没有回应,只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凝望着夜空。

“喂,说话啊。叫我出来又不说话,真是有病。再不说话,我回屋睡了了啊。”

“上来。”又是一道空灵之音传来。

“不行,我是跳上去落下的冲势会把房子压垮的。”

“你不会轻功?”黑衣少女皱眉,心道:难道他跑那么快是因为道种真力的作用。

“我本来就不会啊。”

“气沉丹田,游于少阳经……聚于涌泉……”

落羽知道,这应是轻功法决,无奈道:“我又没有法力,怎么做?”

“照做。”黑衣少女不容置疑的声音传来。

“好吧。”落羽闭上眼,消化着黑衣少女所说的那段轻功法决。

很快,心中涌现出一股明悟,一股气流从丹田内出发,聚于涌泉穴,左脚脚尖点地,右脚踏空,身体一晃,如轻燕般漂浮而起。

可惜升起的高度不够,眼看就要摔了下来,落羽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屋檐,翻腾而上,轻轻落在了草屋屋顶上。

看着这一切,落羽呆呆失神,双眼凝望这自己的双腿,一动不动。

回过神来,落羽欣喜若狂,不断呢喃道:“我也有法力了,哈哈。”

“你并没有法力。”黑衣少女冷漠的声音传来,如同一盆凉水泼在了落羽脸上。

落羽的笑声嘎然而止,不断摇头失落道:“不可能,你骗人。”

“我没有必要骗你。”

“那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能够飞起来?没有法力,我怎么会飞?”

“道种真力。世间也并非只有法力才可以使人飞翔,就比如你我所掌握的道种真力也可以。”

“道种真力?那是什么力量,我怎么重来没听说过。”

“道种真力只是我给他起的名字,你当然没听过,恐怕这世间也只有你我二人才有这种力量。”

落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黑衣少女仍旧望着夜空,气氛一阵沉默。

“叫我出来干什么?”良久,落羽出声,打破沉默,

“给。”黑衣少女向落羽扔来一张纸条和两包草药,接着道:“你爷爷最多还能在活上三年。这些药能让他在这三年里好过些。”

听闻此话,落羽身体不禁怔住了,手中解开一半的纸条和草药滑落在脚下,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刻,爷爷竟距离自己如此之远。

“有什么办法?有什么办法可以救爷爷。”落羽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望向黑衣少女说道。

“你爷爷并非年老体衰,而是中毒了,应该有七年了吧!现在已经是毒入骨髓了,非寻常草药所能医治。天要亮了,我也该走了。”话罢,黑衣少女直接飞走,丝毫不给落羽询问的机会。

落羽听闻,一脸震惊之色。

七年了,七年前,落羽将闪魄拳修炼至大成,兴高采烈地去告诉爷爷,然后顺利进入轩辕主家。

在轩辕主家展现出无与绝伦的天赋,将轩辕主家的几个天才踩在脚下,让众多少女为之倾心,更是引来了那几个天才的妒忌。

轩辕主家的几位长老见到落羽此等天赋,便对落羽进行招揽,其中一个更是想将女儿而下嫁给落羽,但都被落羽一一回绝了。

当时的落羽天真的认为只要忠于家族的就行了,不一定非要加入长老一脉。然而,轩辕主家的人却不这么认为。皆因落羽不是轩辕血脉,而是一个被捡回来的弃子而已。

对轩辕家长老的拒绝就是对轩辕家的排斥。这很容易引起轩辕家族的人的敌视,而落羽沉侵在修练的快感之中,毫无察觉。

若落羽是轩辕血脉,那么他的作为不但不会引起轩辕家族中人的敌视,反而会博得轩辕家族上层的喜爱,同辈的好感。

此后,落羽便处处受到打压,什么累活脏活让他去做,不让他有一丝一毫的修炼时间,跟没给落羽一点修炼资源,但落羽修为依旧是噌噌噌往上升。

这便引起了轩辕家族上层的特别“注意”。经过调查,他们发落羽每次干完活都会抓住那么一瞬间的时间进行修炼,晚上比别人晚睡一个时辰,早晨比别人早醒一个时辰,这两个时辰便是落羽一天中最主要的修炼时间。

发现此事后,轩辕家族上层更是大为震惊,因此,轩辕家当代家主亲自找落羽谈话,意欲收其为义子,本以为落羽会欣然接受。哪知,当时的落羽憋了一肚子火,直接朝轩辕家主发泄了出来,轩辕家主因此恼羞成怒,直接废了落羽的修为,封印了落羽的奇经八脉,令其终身沦为废人,遏制落羽的再度崛起。之后便被逐出家族。

若落羽的天赋、毅力也不是那么出众,轩辕家族上层也不会对其如此“厚待”。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回家后的落羽每天坚持修炼闪魄拳,身体奇迹般的一天天好了起来。

也正是回家后,落羽才发现爷爷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常常咳血不止。因此,落羽便安心地在家照顾爷爷。

落羽也曾一度将爷爷的情况上报轩辕家族,希望可以得到轩辕主家的帮助。因为轩辕家族族规规定:怀有轩辕血脉的老人,可以得到家族一定程度的照顾。可惜此事一直无果,更是令落羽心灰意冷。

至于轩辕主家所说的“只要落羽丢弃闪魄拳便可重归轩辕主家”,落羽不知道他们为何会说这样的话,但只知道轩辕主家是永远也不会接纳自己的便可以了。

至于落羽为何会一直修炼闪魄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只会只这一套低级拳法。

回想起七年前的那一幕幕,令落羽感到愤怒,偌大一个轩辕家就这点容人的气量,真是可悲。再联想到爷爷也是于七年前中的毒,落羽心中闪过一丝决然,冷声道:“从此以后,我不再姓轩辕,我落羽无姓。”

松开捏得砰砰作响的拳头,拾起脚边的纸条和草药,轻轻地跳下茅屋。

第四章 曾经落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