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 伤离别与回归人间

  数日过后,台洋号到达充满异域风情的蘑菇岛!

  我曾经问过宋大哥和木风,我目前的境遇,究竟为何?他们是这样告诉我的:

  “桔梗,你只是从人类生活的那个空间通过“黑洞”到达了另外一个不同时间段的空间,“黑洞”即是时光隧道,时光隧道肉眼几乎不可见,它是宇宙万物出现时间裂缝,我一定会排除万难,让你回到属于你的世界”

  “桔梗,宇宙黑洞是通往另外一个宇宙存在的管道,只要是靠近黑洞的物质,光和能量都会因为黑洞巨大的引力而无所遁形,倘若是通往另外一个宇宙国度还好,要是被黑洞吸引到一个未知的可怕领域,恐再无回转之日,往生海域,就充满了这样未知可怕的黑洞。”

  “不要在说了,不要在说了,天啊,实在是太可怕了” 宇宙空间的神秘奥秘,真是让我的小心脏吃不消。

  我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我现在是穿越了时空,还是跨越了黑洞空间?

  宋大哥说我经历过海难,敢情是脑袋真是进了水了,否则,我的记忆怎么会像潮水一样涌来,复又退却呢?

  只是,我的生活并没有因为来到蘑菇岛而改变,依然像在台洋号一样安分守己,静静的呆在自己蘑菇房里,门口不停地晃动着一些手执长矛黑衣白裤的侍卫。宋大哥和木风也不常来了,我显得更加孤独,我不敢随便出去走动,因为怕遇上雅图那个冤家对头,蘑菇房内那扇精致的花窗便是我与外界唯一的联系,透过花窗,远处往生海面薄雾氤氲,增添了几分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的神韵,近处,佳木葱笼,绿草如茵,很美,这旖旎风光让我想起伟翔哥哥,不知道他在人间过得可好?

  某一日,我的心变得异常急躁,中午时分,宋大哥来了,虽然他蒙着面巾,仅从他的形体语言来看,我知道他是忧郁的。

  他手背着靠近花窗,缓缓说道:“桔梗,我要走了!”

  “走?”我知道这句话是他来此的目的,也是他忧郁的原因。“你要去那里?”

  “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宋大哥不回头。

  “那我了?”宋大哥是我这些日子的精神支柱,他让我在陌生的魔国有了一些人间情味,这伤别的感觉让我无比畏惧,我害怕失去!他的背景又让我想起那个伟岸而深邃背影。

  “你……,你是秦伟翔吗?”我的心就仿佛要跳跃出来。

  宋大哥并不回答,只是转身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每个人都会有自己无奈的际遇,你会回到属于你的地方。”

  “人间?”我有些兴奋地走近他。

  “不错!”

  “我真的会回到人间?”对于我来说,那就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你一定会!”宋大哥语气已经是一份坚定的承诺,他将眼光望向我身后。“如果木公子不食言背信的话。”

  我猛然回头,我不知道木风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更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身后。

  “我答应过的事就一定会做到!”木风说得斩钉截铁。

  我绝对相信木风能做到,也绝对相信木风有那样的能力,只是,我感受到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那种凄凉!

  “木公子,谢谢你……”宋大哥说得慎重,说得动情。

  我想问宋大哥,你究竟是不是秦伟翔?你为什么要帮我?但是我知道,即使问了,也得不到答案!

  “你什么时候走?”多说一句,我的声音就会哽咽,我的泪水就会溢出。

  “马上!”木风回答。

  离别是人类永恒的主题,离别已经习以为常,我决定,惹泪的话都不能说,往哪来,往哪去?都不重要!

  我咽了口气,也咽下了千言万语,双手拱起。“我会去人间找你们,如果你们不是我在人间相识的友人,就来看我”回到人间后,我定要组合所有记忆。把今日梦境般的遭遇好好捋个清楚。

  “好!”宋大哥拱起手回敬我,然后走向木风,手掌在他的左肩慎重一击,然后“嗤”地一身跃至窗外,是的,窗外,花窗外并不大,他身体好像穿越了黑色的空气墙体,却让人无法窥清他穿越的过程,回味之间,一个黑点便消失在朦朦的天际……

  我回头看木风,他很镇静。

  “有缘人终究还会见面!”木风洞悉了我此刻的不舍。

  “嗯……”

  “好好歇息吧。”木风离开了我的蘑菇房。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魔国会出现那么多冷酷的妖魔,因为魔国有一轮同样冷酷的冥祥食!冥祥食初看柔美,细细体味,却是冷峻!人在这冷峻的薰陶下,是很容易培养魔性的。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有时候,人会在希望里变得急躁,我开始不顾一切地思念人间的一切,我要去找木风,我希望木风可以给我确切的答案。

  以我现在的功力,想要对付几个守门的侍卫是轻而易举的,离开我所居住的蘑菇屋,我开始搜索木风身影,与我的蘑菇屋领近的仅有两座蘑菇屋,依我看来,木风定会居住其间,奇怪的是,里面居住的是两名普通官员,木风去了那里?

  我顺差蘑菇屋搜寻下去,不一会,我便走到一分叉路口,前方走来几名手执灯笼的侍卫。

  我赶紧躲至黑暗之处,只得其中一名侍卫道:“真奇怪,橙大使为什么会在晚上设宴?”

  另一名侍卫接口道:“最奇怪的是那位蒙面的少侠,他究竟是谁?橙大使对他会那么恭敬!”

  “巴成是那位相爷的公子吧。”一名侍卫猜度道。“他们好像是有什么要事相商!”

  几名侍卫的话令我心乱如麻,木风正在参加橙天的晚宴?在台洋号上,橙天多次相邀,均吃了闭门羹。怎么这个时候木风又会赴宴了呢?他们将时间定于深夜,是想掩人耳目吗?除了我,他们还不想让谁知道?

  我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危险,它一次次袭来,又一次次被我否决,木风绝对不会是坏人,就算人心叵测,就算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值得去信任,我依然应该相信木风。

  我尾随那几名侍卫走了一阵,便看见一座豪华的蘑菇屋有许多灯笼高高悬挂,二楼的亭子里,木风的影子瞧得真切,和他在一起的,还有橙天,黑血,雅图,红枣四人!

  这绝对是一场不同寻常的聚会!

  我决意上去看一看,很快,我便找到了契机,大概有十几名侍卫正朝设宴的蘑菇屋走去,我在暗处使用了黑色的魔法袋,宋大哥曾经在魔鬼空间里赠予我魔法袋;并告诉我是人类社会中拥有魔法的幽冥侦探。魔法袋神不知鬼不觉地吸收了最后一名侍卫的身体,以它的吸引的速度,大可以让人失去呼救的时间。

  我运用了幻化术,变成了那名侍卫的模样,跟在那行侍卫之后上了蘑菇屋二楼的亭子,只是,我依然无法窃听到木风等人的言语,此时,他们已经进入了亭子里端的圆形木门之内,五人围席而坐,把酒言欢!

  我等则在亭子外端分行而立,手执长矛!我也和其它侍卫一样,做出森严戒备的神情!

  我在等待一个橙天等人差遣的机会,这样我便能近距离地接触到圆形木门之内的人,或许我就能知道我想要的真相!只是,幸运神并没有眷顾我,我没能等到那样的良机,却等来了匆匆跑来报信的侍卫。

  一名侍卫神情慌乱地跑到圆形木门之外,喘着粗气躬身拱手,大声说道:“禀报大使!蘑菇岛发现刺客!”

  “什么?”橙天正欲敬酒的手卡在空中,稍稍一愣,然后把酒杯放下。“怎么回事?”橙天人已经从圆桌中绕了出来。

  “刺客打晕了兰姑娘蘑菇屋前的侍卫,兰姑娘不知所踪!”侍卫头埋得很低,他知道这个时候大人肯定会责骂他们失了本分,是酒囊饭袋!

  出奇不意地是,橙天并没有说话,而是扭身将目光投向了圆形木门内的木风。

  木风一言不发,雅图嘴角又呈现了那抹恶毒笑意,她幸灾乐祸地端着酒杯,略带几分媚态地玩味起来。“看来这丫头具有未卜先知之力,早就打算溜之大吉了……”

  黑血“噌”地一下从座位上窜起来,咧开嘴笑了笑。“量这丫头有天大的本领也逃不出蘑菇岛,真是胆大包天了!”

  黑血从座位上绕了出来,双手一前一后的摇摆着,甚是得意。“别糟踏了这丰盛的宴席,我去那人间的幽冥侦探拿住,在来陪各位喝个痛快!”

  “黑血。”橙天叫住了怒气和血气正旺的黑血。“先听听公子怎么说?”

  黑血果然停住了,二人将询问的目光一起投向木风,木风只是木然地坐着,一言不发。但是,他也没有反对!

  众人都失去了品尝美味的雅兴,我的失踪变成了他们的头等大事,于是五人都纷纷出了扇形木门。

  “立即召集兵马,二支队伍随我从北面海域追赶。”橙天开始布署起来。“另外三支队伍随黑血搜索蘑菇岛!”

  黑血脸一横,忿忿道:“这丫头恐怕还躲在蘑菇岛上,我就是把整个蘑菇岛翻过来就要把她揪出来。”

  想起这个可恶的鬼灵精在竟然在自己手里逃出两次,黑血的牙都气得格格响。

  “我和你一道!”红枣站到了黑血一边,黑血单手一挥。“走!”众人便都一起下了蘑菇亭。

  擒拿一个小丫头,可他们的气势却像极了即将金戈铁马,远征沙场的将军。我胆战极了,就像有一把无形的剑正压迫着喉咙。怎么办呢?我好恨自己过于浮躁,不懂得深思熟虑,毫无远见!竟然莽撞到打晕侍卫,我一心想见到木风,谁知道一切均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雅图说:“看来这丫头具有未卜先知之力,早就打算溜之大吉了……”我的脑子“嗡”的一下,就好像喉咙上那把无形的剑已经刺入几寸,有种灼烧的痛苦。这是何意?难道木风与他们真有什么阴谋不成?

  不,绝对不是,或许雅图之意是她早就对我心存芥蒂,一直在找机会伤害我!

  由于心绪不宁,我感觉幻化术的魔力正在点点消散,魔力若是奂散无力,很容易让别人发现端睨,所幸此时没有人会在乎身边一个小小的侍卫。

  在众人风风火火赶路之际,我觑见机会便隐匿于暗处枫树之后,直到他们走远……

  我该如何收拾残局?我可以大摇大摆地回到蘑菇屋,告诉他们一切都是个误会么?

  或者我趁着夜色逃之夭夭?可是,我又能逃到那里呢?

  没有语言,只有一只手轻轻搭在我的肩头。“啊……”我仓皇回头。“谁?”

  “是我。”木风的声音,极轻极飘,仿佛这并不是一个紧要的关头,而是和往常一样,再平常不过。

  “我不是要逃跑,我是去找你!”因为害怕,我必须解释。

  “我知道!”木风朝明亮之处的大道走去。“我们走吧!”

  “他们在找我。”我没有动。“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木风停住脚步,我感觉到有冷风将一丝秀发吹进我的嘴角时,木风开口了。“你没事,我可以保证!”

  倘若木风要置我于死地,又何必延置今日,我对他的信心又迸地回来,因为木风的确有让人信服的魄力。

  我跟了上去,像个犯错的孩子,我们一起回到了蘑菇屋。

  其间,几名侍卫发现了我们,短暂的惊愕之后,他们非常恭敬地拱手询问木风。“公子,姑娘已经找到了?”

  “是的!”

  “那属下现在立即去追赶橙,黑两位大使,给他们报个信!”侍卫们很客套,仅从两位大使对木风的态度来看,他们深信,木风的身分必定比两位大使还要尊贵!

  “可以!”

  蘑菇屋内,一阵静默……

  “木风……”我突然不知要说些什么,神秘的魔国,神秘的宋大哥,神秘的木风,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的答案,很多事却不一定有答案。

  “你想家了吗?”木风看着茫茫夜空的那轮像冰盘一样的冥祥食,他的心也感受到那种阴沉的冰冷。

  “是,想了!”我揣测着对于我的失踪,人间每个人都会有怎么样的心情?

  木风回头,良久注视着我,他有家,他有富贵的家,他有一个世人都会顶礼膜拜的身分。可是,天涯海角,处处为家,处处无家。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他知道自己少了一种最重要的东西,最重要,他却无法言明是何物!

  木风走近我,他依然注视我,然而我知道,他的视线必然已经超越了时空,他的灵魂已飘浮了很远很远……

  他慢慢地伸出手,他安抚我的额面。手心奇寒,我却能感受到他飘浮的灵魂里传来的温柔。这温柔令我忘记烦忧,忘记人间,这温柔只令我想进入甘甜的梦乡……

  “桔梗,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去吧……”耳边响起一个飘缈的声音,我笑了,嘴边两个迷人的洒窝……

  悠闲的海滩,漂亮的贝壳,一层一层的波浪,夕阳的余辉折射在海面的粼粼光茫,远处巨大的礁石之上黑衣男子,海风吹散了他胸前扭扣,敞出了他健美的胸膛,不用看清他的脸宠,我就站在沙滩一角,远远地看着他俊美的侧脸。

  我在这个梦中沉醉了许久,惭惭地,时空转换,我的脚底有些冰凉,我听见了清脆的鸟叫,看见葱郁树木,耳边似乎还有少男少女的声音……

  一切皆很模糊,分明已经感受到大自然的召唤,眼睛却依旧在沉睡之中,我知道,这是人间!

三 伤离别与回归人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