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

  我费了很大的功夫才睁开双眼,恢复了神识,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惊悚无比的脸,一个老太婆,银白色的头发及地,上白下黑的褴褛长衫,吊三角眼,尖鼻子,还有一张血盆大口。她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住我。

  我着实吓得不轻,“哎哟,我滴个娘呀!”

  “太好了,太好了,桔梗这丫头醒了”拄着龙头拐杖的老太婆欢欣雀跃地将拐杖重重地杵了两杵,眼睛眯成一条线,咯咯地笑个不停。

  我定了定神,仍然惊甫未定:“能告诉我你们是谁吗,我好像失忆了,想不太清楚”

  此时,我置身于精致的木制楼阁里,陈设复古而简洁,木制的床四面虚空,环视四周,床沿周围还围了四男二女,三名男子气宇轩昂,形容之间自有风流之意;他们分别是幽冥侦探剑桥、马宇轩、幽冥使者布衣;另外一名男子柔美中带着刚毅;是幽冥使者亚东。两名女子,一个是青春可爱的巫女芳龄,一个是长相奇美的秋水。当然,此时的我,并不能完全记起,只能从他们一双双惊疑和焦虑的眼睛里去寻找……

  我想要起身,怎奈头好似千斤巨石,还伴随着一种像要炸裂的疼痛,我只好将头又重新掷回柔软的枕头。

  “桔梗,你竟然失忆了?”老太婆先是惊讶,继而是疼惜,笑眯眯的眼睛同样眯着,只是变成了极度心痛般。

  旁边的四男二女,也急切着问道“桔梗,你还记得我吗?”

  “小桔梗,你忘记了吗?”听得老太婆继续说道。只见她手轻轻一挥,白色衣袖浮过我的眼睛,我的视界里出现了奇异景观……。

  那日,校园A栋教学楼的顶楼天台上,伟翔哥哥站在天台的护栏边,似乎在举目眺望远处的峰峦,刚劲有力的背影,高大健硕的英姿。天台上风犹其大,将伟翔哥哥的头发吹佛得一波一波地有规律飞舞……

  伟翔哥哥语重心长地说:“我们现在还太小,感情没有定数,以后事谁也说不清楚,与其将来痛苦还不如趁早分开,长痛不如短痛!我们曾经拥有三年美好的回忆不就够了么?”

  ……

  我痛哭流涕地绕到伟翔哥哥的前面。“可你舍得抛弃我吗?伟翔哥哥,没有你我没能活!”

  我驻足在校园门口的街头,泪眼朦胧中,误以为身后的脚步就是伟翔哥哥,可每次抹干眼泪都是从高空跌落深渊的失望。

  我腾空而起,又被重重地抛在地上……。

  我出了车祸,奄奄一息时,我感觉有什么物体在朝自己步步挨近,步步挨近,老太婆出现在我的面前,她是幽冥国的神婆,奉幽冥国普杜女王的命令前来寻我,令我成为一名人间的幽冥侦探。

  当我睁开眼,也正如方才睁开眼瞧见神婆一样觉得惊悚无比……

  是神婆给我喝了重返人间的“圣水”,我才得以重返人间,回到我与秦伟翔分手当日,免于车祸。

  幽冥国的使者,两名像火一样炽热和热情的男子前来寻我,我的耳旁仿佛又响起幽冥使者布衣的话。“许多魔国的妖孽在人间为非作歹,将邪恶的灵魂附于邪恶人类的身上,最后把人类亡灵变成他们的奴隶!所以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间幽冥界侦探来拯救人类。

  “魔国的目的是想吸收大量的亡灵壮大魔界,然后达到一统三界的目的……”

  我与床沿边的四男两女共同战斗过,我们一起穿梭于人间与幽冥古堡,我们一起决战于妖魔……

  记得那次去完关押人间妖魔的牢房之后,返回途中,我始终无法填平那黑色的魔液,那圆形的黑色液体像叠方块一样筑成墙体,而且越来越高……。

  我被黑血掳到了异度空间国家,魔国的往生海,幸遇宋大哥,木风相救……

  我将眼睛猛地一收,心底突地冒出让人寒凉的风,为什么我会变得那么痛,那么痛……。我的记忆之痕还未愈合,可是我说:“我想我已经记起了八九。”

  神婆的脸很欣慰:“小桔梗,你什么也不必说了,你方才感知的记忆片断,我从你瞳孔里

  碎片已经感知到了”

  神婆正欲在宽慰几句,一个身影窜到我面前,一双急切的手紧紧抓住我的肩膀,心急火燎地问道“桔梗,你记得我吗?我是马宇轩啊”还不待我回答,突然心急火燎变成了柔柔地笑:“小桔梗,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说罢,手还到我脸上拧了一把。

  马宇轩我到是认识的,只是心里有点不耐烦“哎哟喂,干嘛呀”随手将他拧脸的手甩了出去。

  马上宇似尴尬非笑意地无所表示。

  神婆似乎瞧出了点不愉快的苗头,温柔地说道“好啦,桔梗已经醒了,我们可放心,现在让她好生歇息着,我们先出去吧”

  说罢,神婆招呼着众人离开我的房间,唯独一人未离开。一袭红衣的布衣。

  “桔梗,你也瞧出马宇轩人格里几分蹊跷,对吗?”

  “布衣,这话是何意?”

  “马宇轩看似光明磊落,实则行事古怪,蹊跷得很”由于那些事过于微小,让布衣的语调变得不那么肯定。

?????????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