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不孝儿女

  看来真的是灵符发挥了作用,我开始对我们华夏神奇的力量有兴趣了,穿好衣服,在屋里四处看了看,没什么事,便出门找老王去了。

我到老王屋子的时候,发现老王正收拾行装,好像要搬家,老王你这是?

老王看到我来了,停止了手里的活,对我说,小鱼,我今天晚上就要搬走了,你不要问我去哪,我不会说的,在我临走之前再最后帮你一次把老奶奶的这件事搞定,本来这也是我的分内之事,没想到因为你的不敬重牵扯进来了,刚好我就带着你去长长见识。

说罢!他就出门而去,我只好跟在他的身后。

在街道拦了一辆出租车,老王对司机说了一个地名,然后我们就朝着目的地走去。

那个地名好像是在郊区,那边已经是农村了啊!去那干啥?

我问老王,老王说那位老奶奶就住在那。

哦!我看老王心情不好,也没再废话,安安静静的看着窗外的形形瑟瑟。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偏僻的郊区,老王付过车钱之后,带着我朝路边的一个村子走去,还没进村,就听到一阵鞭炮声伴随着唢呐声,我心里一惊,难道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进村之后,看到有一户人家门前挂着白布,老王说就是这家了,说着先前一步跨进了院子里,院子里的人很多,乐队、灵棚以及各种忙碌人,老王仿佛来过一般穿过人群径直走进了堂屋。

堂屋里人不多,只有七八个人都穿着孝衣,可以看出他们是孝子孝女,但奇怪的是他们没有像一般哭丧的人跪在棺材前,而是几人在争吵着。

看到我和老王,也只是瞥了一眼。

我这胆子的确挺大的,因为眼前黝黑的棺材在我眼里,不带一丝恐惧,我就跟着老王来到灵前,先是上香,我插香的时候抬起头看了看死者的遗照。

啊!竟然是老奶奶,我吓得差点叫出来,老王赶忙拍了拍我肩膀,低声说道,你不想再被缠着就诚心上香。

我彻底的相信了鬼神的存在了,赶忙心里默想着老奶奶千万别怪我,小子不懂事,把香插在棺材前,再也不敢去看遗照,但刚抬头就看到照片里的老奶奶一脸阴笑的看着我,我受不了了,但是想着身边有老王还有这么多人。况且也是大白天,想必她不会出来找我吧!

想到这里心里有点底气了,老王这时候说该是解决问题的时候了,转身朝着那群孝子孝女走去,我也跟了过去。

老王直接开口都一个年长的人说道,你们母亲委托我来解决分遗产这件事情,你们最好不要乱来,不然老人家怨气会伤到你的家人的。

像老王所说的,我想没人会信的,但是我信,我昨晚可是见到老奶奶的,可以这么说,昨晚见到的就是老奶奶的魂魄,但是这么会有血有呢?这个问题我就不知道了,后来才知道,这是因为调解所和我所戴的墨镜有关。

果不其然,这些人听了老王的话,并不相信,反而都把矛头对准老王和我了。

我还没来得及反击,就听到堂屋传来一阵阵阴森的笑声,紧接着外面刮起了大风,一股腐臭味从棺材方向传遍整个院子。

大夏天的但是温度低的可怕,外面开始有人大喊鬼来了,其实全国各地都这样,在农村人们还是比较相信鬼神的存在的。

整个场面一时乱套了,没几分钟外边的人跑的一干二净,只剩下堂屋里的本家了。

事情还没完,刚才还准备动手打我和老王的几个儿女这个时候突然都倒下了,双手握着自己的脖子,好像在掐自己。

卧槽,和我遇到的一模一样,想到老太太就在堂屋内,我吓得不禁拉起了老王,老王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大声说道:“人间自有人间事,鬼神莫急本人为您调解,自还你一个公道”,然后口中念着“我是天目,与天相逐。睛如雷电,光耀八极。彻见表里,无物不伏。急 急如律令”,我听的很清楚,这不和那张黄纸上写的一样么!

我刚想问老王,有用么,但是听到一声阴森的声音传来,老身我就给你这阴阳调解员一个面子,要是我不满意,我还会去你们事务所的,说完一切都停滞了。

没有阴风了,温度也慢慢的升高了,但是那股奇怪的腐臭味依然不减,而地上的那些人也剧烈的咳嗽着。

他们挣扎着身子就想朝外边走,老王开口了,若不想死,你们就在死者棺材前把这事情解决了,不然我保证你们个个都会没有好下场的。

那些人经历刚才的一幕,这会怕的要死,只好停止了脚步,老王也不问他们争吵什么!只说,你们老母亲昨晚告诉我了,她已经死了一周了,但是还没下葬,生前遭到你们的不孝,死后也不得安生,你们这群不孝子女,老人家不是看在你们是他的子女份上,我想你们早已陪伴你们母亲去了。

废话我不多说,下葬,长子,费用,次子,灵棚等费用老人的女儿处理,另外遗产,老人平均分给你们所有人。

同意的就当着老人的面把这些保证书签订了。另外每逢传统节日必须在堂屋为老人上香,清明、重阳、寒衣节等需去老人坟头烧纸。你们可同意。

哇!我觉得老王说这些话的时候好装比,一个字叼,老人的子女们本来还有些不满,但看到老人的棺材,于是乎都签了字。我刚想问老王保证书现写么,没想到老王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纸,给了他们,他们快速的签好之后,老王当着棺材的面的烧了,然后说这些已经给你们的母亲看了,若有违背,后果自负。

说完这些之后,老王转身对我说,该你了,既然老太太的心愿已经满足了,你这问题也不大,老太太其实不想杀你的,只是想通过你来要求咱们事务所快速解决这个事情,毕竟已经超过七天还未下葬了。

不想杀我,卧槽我差点都断气了啊!我刚想挤兑老王,但一想老太太说不定这会就在我身边,于是不敢开口。

老王说你跪下,给老太太烧点纸,一定要心诚,这样老太太也不会再找你了。

我按着老王的说法,也当了回孝孙,烧完纸之后,感觉身上一下子变得轻快起来,我心里在默默的想着,看来老太太是走了。

果不其然,之后老太太再也没找过我,老王对我说,老太太已经投胎了。

回去的路上,我问老王,咱们调解员,不是道士,为什么用的符咒像道士的呢?老王叹了口气说道,咱们的确不是道士,但是咱们做的要比道士多的多,像风水、墓葬、驱鬼等等都是咱们要掌握的。

卧槽这么多,能学的过来吗?我问老王。

老王说这就是阴阳调解员,做的比任何人都多,但是最终没有落不到好,可以说是默默无闻的贡献罢了。

也许你现在感受不到我们调解员的伟大贡献,终有一天你会明白阴阳调解员的真正含义。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跟着老王回市区了。

第九章 不孝儿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