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间接接吻

   夜瑾然躺在贵妃椅上,闭着眸子,好似睡着了一般。一黑影悄然出现,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放在桌子上用一书籍覆盖着。随后悄然消失,好似一阵风般,神秘。

  忽然,她睁开凤眸,打了个哈欠,起身,拿开书籍,将信慢慢拆开。

  只见那字霸气外露,狂傲潇洒,上面写着:

  ‘公务繁忙,没能参加你订婚大典,虽人未到但礼已到,望妹勿气。待你大婚之时,定当千里红妆,凤冠霞披,万金陪嫁,大礼相送。过些时日,为兄亲自来寻你。’

  夜瑾然看过信之后便将它点燃,本来那夜瑾言不来她也不会生气,可是如今收到了来信之后,她心里闷的要死。夜瑾言那妖物在外人面前是绝世君子,在她这里就是妖魅邪男。

  想着,夜瑾然将订婚大典那日夜瑾言托人送给她的礼物拿了出来。

  那是一个紫檀木的盒子,打开盒子只见里面装着两颗剔透无比的夜明珠。一个闪着淡淡的蓝光,一个闪着淡淡的紫光,因为是白天,虽是关着房屋但也不是太暗。

  拿出两颗夜明珠,只见盒子里放着一张纸条:瑾然,蓝有催情之效,紫有得子之效。无毒无害且有益身体健康,放心使用。蓝于宫翊紫于你,望你早日得到心仪之人。

  夜瑾然傻眼,说白了那蓝夜明珠就是慢性催情散,紫夜明珠就是速性得子药,这是在教她要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得到他的身和他的种么?

  正想着外面便传来了一男子的声音。

  “瑾然。”

  夜瑾然连忙把夜明珠放好,把盒子锁了起来,放在柜子上。

  “来了。”夜瑾然开了门走出房间便看到了一墨衣男子,长相俊美,墨丝轻挽,眸如深潭,脸如刀削,菱角分明,肤如玉脂,唇如樱瓣,一笑倾城亦倾国,举足间透着贵气与凌冽。

  恍然一笑,将那人拉入自己的闺房。“宫翎。你怎么突然来了?”是的,宫翎,钰王宫钰的儿子,钰王府的世子。

  坐在椅子上,端起桌子上的茶品了一口,他道,“瑾然,多日不见,想你了不应该来么?而且听说你又吃了那家伙的闭门羹,本世子一是来安慰你二是多日不见实在思念泛滥。”

  夜瑾然灵动一笑:“哦,你消息果然灵通。不过,呀,世子,你可知刚刚喝了我的茶?”

  “喝了又怎样?”

  “那你可知那茶是我刚刚喝过的。世子爷,难道你不知道喝别人喝过的茶是不礼貌的么?而且娘亲说,那可算是间接亲吻了,你可懂?”看着宫翎世子越来越僵硬的脸色,她很满意的笑了笑,想着那世子会不会如往常她戏弄他时说,夜瑾然,本世子才不会看上你这个毒妇。

  谁知那世子却在僵硬了之后莞尔一笑,“那本世子负责可好?你若愿意,十里红妆,我予你风光大嫁,许你一生无忧。”

  夜瑾然笑了笑,虽有些奇怪,不过却未有动心,因为这人与她相处五年,以前可是日日黏在一起,他对她是蓝颜,而她对他则是红颜。

  他们虽不是恋人不是兄妹不是父女确比恋人兄妹父女之间更加亲密,彼此之间有着天生的默契。那时,第一眼相见,她懂,他亦懂,此生,彼此用适为知己。

  “快黄昏了吧。太阳开始落山了。”窗门已打开,她看向外面。

  “为何不问我刚刚为什么这样说。”

  “为何要问?玩笑罢了,你懂我易懂。”多年来的默契,她道。

  “走,本世子带你去看余晖晚霞。”笑了笑,他起身拉起她的手,向外走去。

  没有反驳,她任由他拉着离开家门往幼时相遇的那独壹顶走去。

间接接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