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太过极端

  在凌沫烟被自己爹爹接走后,夜瑾然顺路和宫翊又走了一段路。

“宫翊,你感觉凌沫汐怎么样?”到了一个路岔口,该是分离的时候夜瑾然问。

她想知道,一向冷冰冰有着严重洁癖不沾女色的他,对凌沫汐到底是什么心态。既然以后是要和她共度一生的,怎么能喜欢上别人呢?凌沫汐,是宫翊第一次如此注意的女子。

“夜小姐感觉她怎么样。”他薄唇轻起,冷冰冰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

“不怎么样。”看了宫翊一眼,夜瑾然转身离开。这次,她的脸上以没有以往的笑意,取而代之的是万年寒冰。若是宫翊真的喜欢上凌沫汐,那凌沫汐,就不能留。

宫翊看了看她离去的背影,往翊沉宫走去。以前都是夜瑾然看着他离去,而今天貌似是反了。一向习惯了被她那灼热的目光注视的他,今天竟是那么的不适应。

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夜瑾然五年如一日的良苦用心也没有白费。起码让宫翊养成了习惯,一种每天被她目送的习惯。

等到夜瑾然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刚进门,就看到月弦影坐在庭院里石卓旁的凳子上喝着茶等她。

走到她身旁,夜瑾然也坐在了月弦影对面的凳子上。

“怎么?瑾儿不开心么,如此闷闷不乐的。”月弦影给夜瑾然倒了一杯茶说着。

“娘亲,今天女儿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夜瑾然端起茶杯品了一口。娘亲她见多识广的,应该知道凌沫汐是怎么回事。如果不知道凌沫汐的底线,她如何对付她。

“哦?什么怪事。”月弦影抬眸望着夜瑾然。

“娘亲可知道尚书府的庶二小姐?”

月弦影笑了笑摇摇头,“不知道。”

“哦,娘亲,怪事就是 以前的那个庶二小姐身上根本没有内力,而且还软弱至极,说话都不能完整。可是今日女儿感觉到她身上有着强大的内力,甚至可以与女儿相抗衡。今天在大街上她还差点弄断自己嫡姐的手腕。说话也是和正常人一模一样,和以前的她判若两人,好似是前几日生了一场大病,说也奇怪,明明那大夫都说回天乏术了,却突然就醒来了。娘亲可否知道为什么?”夜瑾然说着,眼前的月弦影面色沉重,好似是想到了什么。

“瑾儿可知有一史册上面记载着,古有怪闻,江宁富商之女,一夜之间,性情大变,是为魂变。 ”说着,月弦影又倒了一杯茶。穿越?以她看来,估计是个特工杀手之类的吧,不然怎会如此狂妄的弄断了嫡姐手腕,内容好似和许多年前看过的言情小说如同一辙。过了这么多年,她都要忘了自己也是穿越来的了。

“娘亲,听你这样说,女儿倒是想起来了。可是这不是传说么?”夜瑾然不太相信。

“不知道,不过,瑾儿,你要小心那个庶二小姐。”月弦影扶额。据她所知,特工杀手穿越者必定会在穿越的时空内混得风生水起。而且,那人内力竟是可以与她的瑾儿相抗衡,看来并不是一个小角色。

夜瑾然秀眉轻轻皱起。魂变,人还是那个人,只不过身体里的灵魂已经变了。但是,魂变又如何,她夜瑾然是谁,何须小心她。“娘亲多虑了。”

“或许吧,瑾儿,你和那个庶二小姐关系怎么样?”放下茶杯,月弦影问。

“不怎么样,不满娘亲,女儿觉得凌沫汐她,是女儿和宫翊之间的阻碍。”想起宫翊对凌沫汐的种种,夜瑾然心里就不平衡。“若是宫翊真的喜欢上了凌沫汐,女儿不介意将她除去。”

“瑾儿,你这样是否太过极端。”月弦影皱起眉头,这孩子,虽说本性不坏,可是对那个宫翊的事总会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太过极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