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近女色

  尚书府

凌大人和大夫人,也就是凌沫烟的生母都坐在正堂的主位上。

而凌沫烟则坐在两旁的椅子上,小桃站在她的后面。

尚书府的主子们很少,只有尚书大人和大夫人以及二夫人还有两个小姐,只是二夫人早已过世多年,所以目前也只有四个主子,再加上以前的凌沫汐并不受宠,被大夫人苛刻每月的俸禄零花钱还有食物饭菜衣服棉袄。活的连个丫鬟都不如,也算不上是个主子了,下人们叫她二小姐也是给她面子。

“跪下。”凌大人看着站在正堂中间的陆浅夏怒道。

“我为何要跪,敢问父亲大人女儿何罪之有。”陆浅夏面容平静的看着主位上的凌大人。

她既没有犯罪,也没有犯错,为何要跪。陆浅夏一生中,何时跪过别人。

现代活了二十四年,从来都是别人跪她,她没有跪过任何人。

“你这个孽女昨天在大街上差点弄断你姐姐的手腕,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勾引你姐姐的未婚夫,你说你该不该跪下。”凌大人数落着她的‘罪行’。

凌沫烟看着陆浅夏笑了笑,我就不信你凌沫汐能在爹爹的面前一直这么的镇定下去。

陆浅夏眼底不耐,但依然解释道,“父亲大人,昨天在大街上差点弄断姐姐的手腕是因为姐姐她要打女儿,女儿只是还手罢了,而在大庭广众下公然勾引姐姐的未婚夫也实乃子虚乌有。”

凌沫烟听着陆浅夏的话,噗嗤一笑,道,“凌沫汐,本小姐当日可是亲眼看到你在大街上和洛泽亲亲我我有说有笑的,哪里是子虚乌有了,你当日有胆子勾引自己的未来姐夫,今日怎么没胆子承认。”

今日若不让她凌沫汐跪家法,那她凌沫烟可是寝食难安。

“还有,当日本小姐要打你是因为你勾引本小姐的未婚夫,明明是你有错在先,如今又何必再理直气壮的一副自己才是受害者的样子,你到底是要演给谁看?”凌沫烟说着拍了声桌子站了起来。

大夫人看着凌沫烟激动的样子,皱眉道,“烟儿,坐下。”

“哼。”凌沫烟生气的又坐了下来。

“你说你,哪里还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大夫人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烟儿若再这般,老爷恐怕就要向着那个庶女了。

虽是生平最疼爱自己的女儿,可是今天丞相来退婚让老爷颜面尽失,老爷又是这么重面子的一个人……

而丞相退婚的原因就是因为女儿的泼辣刁蛮。看来,如果以后不改了女儿的性子,以后就会被老爷逐渐放弃。

凌沫烟撇嘴不满,她这样怎么了,哪里不像大家闺秀了,娘亲她真是的。

凌大人看着自己的大女儿叹了口气,然后又对陆浅夏说,“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毕竟也是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年还受了许多苦。亏得她还养成了如此稳重的性子,和大女儿完全不一样。

本来凌大人的气还很大,可是在他看到了陆浅夏临危不乱以及和刚刚凌沫烟的不识大体的时候,顿时对陆浅夏的气消了不少。反而反省自己,怎么将凌沫烟惯成了这种性子,如今沦落到没人要的地步……

以后一定要让他的宝贝女儿改了这个性子。

陆浅夏闵唇,看来这个老家伙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对凌沫烟宠爱。既然老家伙不喜欢凌沫烟的性子,那她就继续说凌沫烟的任性妄为让老家伙更讨厌凌沫烟好了。

“当日女儿并非是和洛泽亲亲我我,洛泽当时是在大街上对女儿说他十分讨厌姐姐任性的性子,还说要和姐姐解除婚约,女儿便对洛泽说姐姐的好话,说姐姐贪图文雅举止端庄,实乃做他妻子的不二人选。可是未料姐姐看到后不由分说的就说女儿勾引她的未婚夫,还在丞相到来之后,当着丞相的面骂女儿和洛泽是一对狗男女……”

“嘭。”的一声,凌大人重重的拍了下桌子,然后看向凌沫烟。

“烟儿,她说的可是真的?”即使自己再怎么宠爱烟儿,也不能容忍她当街侮辱自己的妹妹,还是在丞相的面前,如今他的面子可往哪搁,看来以后见着丞相就得绕道走。

凌沫烟摇摇头,不可能,凌沫汐肯定在撒谎。“爹爹,凌沫汐她在说谎,您要相信女儿。爹爹,当日若不是女儿阻拦及时,凌沫汐就和洛泽亲在一起了。您也知道洛泽他不近女色,肯定是她勾引洛泽的。”

不近女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