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自身难保

  “姐姐,妹妹以往痴傻是因为小时候发了烧没有得到医治,结果硬生生的被烧坏了脑袋,想必这件事,大夫人也知道吧。而如今变得聪慧则是因为前几天的那场大病把脑子又给病好了。”以前的凌沫汐小时候得了病没有及时治疗才会智力低下,痴傻不已,说来说去还是拜这位大夫人所赐。“至于武功呢,妹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醒来之后就有了,哦对了,或许是因为在生病的时候做的那个梦,我当时梦到了我那早已亡故的娘,她说她希望我好好的活下去,不再被别人欺负,还说什么要给我传功,还有,要我替她报仇……”陆浅夏抬眸看着凌大人,又道,“大夫人,您知不知道娘她为什么要我替她报仇,她不是病死的吗……”

话落,所有人都感觉屋子里异常阴寒。或许是一阵风悄然而至的缘故……

“凌沫汐你什么意思。”凌沫烟也站了起来看着陆浅夏。凌沫汐的意思是她的娘亲害死了她娘吗,小贱人。

“够了。”凌大人扫了一眼四周,再看看大夫人铁青的脸色。顿时了然,再问下去,指不定又会闹出什么大事。不过他很想知道,怜儿的死到底是不是跟他这个结发妻子有关……

“汐儿,无论是什么原因你始终伤了你姐姐,今天就罚你跪祠堂一夜,烟儿你也给我好好反省,这两天不准踏出你的院子半步,过几天我再给你请个教养先生,好好教教你礼仪。”

“女儿知道了。”陆浅夏低头神秘一笑,当然没有人看到。

凌沫烟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爹爹,我明天和瑾然约好了要出去您不能把我关起来。”她可不能失信于人,特别是对瑾然。

都怪凌沫汐,哼。

现在的她是不是算赔了夫人又折兵。

“明天我自会派人告知夜小姐,你就在屋子里好好反省不许再出去惹事。”

凌大人生气的看着凌沫烟,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凌大人转身又对对大夫人说,“夫人,随我进屋来,我有话对你说。”

“是,老爷。”大夫人看了看女儿一眼,只望烟儿以后给她争点气,不要再像以前一样胡作非为。

“爹爹,您不要怪娘亲,她和那个女人的死没关系。”凌沫烟连忙道,她相信她娘亲没有做出害人性命的事来。

“烟儿,你快回房间去。”大夫人瞪了她一眼。

陆浅夏看着这几个人,像是看笑话一般。看来,她的第一步,成功了。

“娘亲。”

凌沫烟咬唇,待大夫人和凌大人离开后,瞪着陆浅夏。“凌沫汐,本小姐以后和你势不两立。”

陆浅夏冷笑,不理会她,然后也离开了正堂,老家伙让她跪祠堂她就跪,她可不信老家伙不会派人监管她。其实,老家伙还是没有多信任她……还是比较偏向凌沫烟。

凭什么她要跪一夜祠堂而凌沫烟就只待在她的院子里三天就可以了。分明就是偏袒,看来她还要抓紧得到老家伙所有的信任。

凌沫烟气冲冲的回到了房间,早知道就不费事的把凌沫汐抓回来了。现在凌沫汐没倒霉倒是她倒霉了。爹爹已经有些偏信凌沫汐了,竟然叫她汐儿。而且还就因为凌沫汐的一个梦就觉得那个女人的死和娘亲有关就轻易的不再追问凌沫汐武功的事……

娘亲现在怎么样了,她好担心。而对于瑾然,她也只能说对不起了,她目前自身难保,无法赴约。

自身难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