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倾城绝色

  隔天,夜瑾然曰午时左右用过膳后便到了尚书府,凌大人特意找了下人把她送到了凌沫烟的桃夭苑。当然,她上午是到了翊沉宫的。若有一日不到翊沉宫,夜瑾然会闷得慌。习惯,哪里是可以轻易的舍去的。

凌沫烟虽还被禁足着,但是经过昨天一事也安分了许多。

看到夜瑾然来了,十分欣喜。

“瑾然,快坐下。”

凌沫烟招待着夜瑾然。

“沫烟,那日究竟是怎么回事?”想起凌沫烟把陆浅夏带回府之后,竟也被关了起来。夜瑾然就有些许的不明白,而小桃虽与她道明了事情的经过,只是,却依旧有许多疑点。

凌沫烟摇摇头,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该怎么与你说,瑾然,那日……”

“哦?”

“那日我让小桃将凌沫汐带到家里之后就把爹爹娘亲都请了出来审问她,本想让她跪个家法,谁知道,竟被她给算计了。”凌沫烟说着顿了顿看着远处,未来真的很迷茫。“虽然我看到了她和洛泽在街上亲热,可是我并没有证据,她就说是我看错了,然后把我在街上做的事又添油加醋的说了个遍,让爹爹对我失望透顶,所以便罚了我两日。”

夜瑾然看着凌沫烟,笑了笑,“或许真的是你看错了吧。”

凌沫烟笑着摇头不想再说话,怎么可能是她看错了。

凌沫汐分明就是故意的在爹爹面前丑化她,可笑的是,当日她竟没有识破她的意图,被她耍了一番……

想起那日凌沫汐的种种,凌沫烟不来气是假的。

夜瑾然看着眼前茶杯里的茶,凉风吹过,将茶的香味吹到了她的鼻前,闻起来很香很香……

“瑾然,昨日真是抱歉了。没有依着约定和你一起接你哥哥。”凌沫烟突然想到她与夜瑾然的约定。

“没关系,我理解。”

“那你哥哥如今可是接回来了?”

“嗯。有机会,我带你见见他。”夜瑾然早想把夜瑾言推销出去。

“好。”

“对了,那日你身边的丫头告诉我,凌大人要给你找个教养先生?”

“是啊,爹爹说我不像个大家闺秀,便要我学习礼仪学识,不过,我已与他说好了,先生由我自己挑。”凌沫烟点头笑道。

“是吗。”

“嗯。”

夜瑾然的脑子里此时突然出现了个想法,“沫烟,不如我帮你推荐个人选怎么样?”

“是谁?”

“一个朋友,他叫叶言。”

“那他性子如何?”

“温文儒雅。”夜瑾然说,他的性子在外人面前确实是个温文儒雅的翩翩君子。

“那明日瑾然你告诉他让他来府里应征吧。”凌沫烟对于温文儒雅的先生十分满意,这样才好欺负……

不过,似乎也不能太过,那可是瑾然的朋友啊。

“我会告诉他的。”

“嗯,瑾然,我带你转转看风景吧。”

凌沫烟说着起身,夜瑾然随后站了起来,两个人到了桃园。

桃夭苑的风景里,桃园是最。

夜瑾然站在桃树下,不觉间,粉嫩的桃色变成了白嫩的梨色,心绪也不知不觉间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她住的院子里,也有一片园子,不过,不是桃园而是梨园,那些梨树是五年前她亲自种的。

十岁那年的初见,宫翊白衣胜雪,站在众多的梨树之间。

她看着他的身影,不觉间沦陷。

那人转身,回眸一笑,倾城绝色,俊美至极。从此,夜瑾然心里只有宫翊一个人。那么的美,明明才是十一岁的少年,却已美的不可方物。

夜瑾然至今还记得,那天,天很蓝,风很暖,景很好,宫翊也很美。

……

不知何时小桃也来到了这里,对着凌沫烟说,“大小姐,查出来了,是以前在我们院子里做事的燕子。”

凌沫烟听后,笑了笑,将一桃花搬硬生生的用指甲掐毁,然后松了指甲,花瓣掉在地上,渐渐的被埋没。

“小桃,将那丫头给我带过来,不要声张。”

“是,大小姐。”

倾城绝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