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好像在滴血!

  “你回来啦!”

“嗯!这是慕言做的饭吗?”冷心看着饭盒里的饭问道!

“应该不是吧!?慕言也会做饭吗?”雪舞有些惊讶的问道!以前从没有听说过慕言也会做饭!当然他们认识的时间很短,而且也没有时间问!

“对啊!而且不但会做,而且还好吃呢,而且慕言还是国家级级别的厨师呢,得过的奖更是不计其数”冷心说起慕言,带着崇拜的语气!

“真的吗?下次一定要尝一尝他做的菜”

“当然是真的,不过他一般不做给别人吃,只有等他高兴的时候才会做的”说到这里,冷心有些沮丧。

“那你是不是还没有吃饭,我们一起吃吧!说实话味道还不错哦!”雪舞提议到!

“我已经吃过了呢!”冷心说完拿过饭盒准备给雪舞盛汤,然后说道“这个饭盒好萌哦!真漂亮,像你一样”

雪舞听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脸颊有些红扑扑的!

这时听到敲门声,两人转过头来,雪舞看到冷心有些不太一样,似乎有些开心带着期待还带着羞涩,然后听到冷心问慕言。

“你带来的盒饭吗?”

“不是!我刚才还吩咐辰溪去给你买饭”然后看着饭盒,似乎若有所思!

“辰溪也来了?”雪舞惊讶的问道!

“对啊!我和辰溪一起来的!”冷心说道!

“哦!那你们吃吧!我吃这个就够了”雪舞指着饭盒说道!脸上还带着甜甜的笑容突然说话有些慢,装作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汤问道

“慕言,你来之前有没有见到一个男生,瘦瘦高高的?”

“没~有”慕言有些迟疑!

“没有?确定没有看见吗?”雪舞心想也许慕言来的时候他有事先走了吧!

慕言下意识的擦了擦脸上因为刚才惊吓出的冷汗!他以为雪舞说的是王然!

“那我的手机呢?”

“屏幕摔碎了,送去修了”慕言说道!

“哦,但是没有手机好无聊,冷心,我能用你手机打个电话吗?”雪舞想给李阳打个电话,想听听他的声音。

“我手机没拿”冷心心虚的说道!眼睛也不敢看雪舞!

“不是在你口袋里吗?我都看到了,你看”雪舞指了指手机有些调皮的说道!

冷心手摸着手机,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慕言雪舞欲言又止的样子雪舞有些茫然问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久久听不到声音!

病房里的安静的仿佛没有人存在一样!

辰溪提着热腾腾的饭菜回到门口时,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好像冰窖的感觉,冷冰冰的,而冷心在门口安静的站着,一动不动,甚至都好像看不到自己走过来一样!

而病房里,雪舞的脸色苍白,眼睛大大的,没有神采,身体有些站力不住,手在颤抖,似乎说一句话都得用尽全身力气,慕言看着眼前脆弱的少女,心里有些难受,然后默默的退了出去!她现在应该需要安静吧!

听到关门的声音,雪舞终于支撑不住,瘫痪在地,脸上斗大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到衣服上,手控制不住的在抖,似乎用尽全身力气手都握不住,眼前模糊一片,刚才她听到什么了!

心好像在滴血……

她算什么?她就是一个笑话!什么温柔?什么贴心?都是演戏,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在骗我,可笑!……

然后怦的一声,地板碎了,手上全是红红的鲜血,像河水一样一直流,可是雪舞感觉不到疼痛!看着手上红红的血,眼睛木木的!

慕言听到声音匆忙推开门,快步跑到雪舞面前,看着满地的鲜血,连忙大声叫快叫医生,冷心看着地上的鲜血,急忙跑出去叫医生,经常看到鲜血的辰溪,此刻突然感到有些无助,这么脆弱的一个人怎么能承担起掌门的重任,不由的担心起来。

慕言准备抱起雪舞,雪舞后退一步,转过头去,她不想别人看到她的脆弱,用着已经湿透的衣服擦了擦脸上,若有无力的声音,声音带着浓重的嘶哑声说道“我没事,不用担心”

医生看到雪舞手上的一层皮都磨得不像样子血肉模糊,连忙用消毒水擦掉手上残留地板砖的残渣,准备包扎!本来还想吐槽几句,看到旁边三个人的冰冷的表情,不由得把刚到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心里在想一个女孩子看起来不大怎么这么大的力量把砖打破,而且看起来其他的人表情那么严肃,觉得不像平常人!还是不问的好!

包扎好后,医生千叮咛万嘱咐不可再受伤了,然后走了出去。

慕言给雪舞换了一个病房,冷心在旁边照顾着雪舞。

在对面的李阳看到雪舞的情景,匆忙跑下楼去,然后愣住自己要干嘛?握紧手中的拳头,她竟如此恨我?

心中仿佛在滴血一样。

王然当然也知道了事情,急切的想知道伤势,连忙跑到医生那里询问情况,得知伤的是皮肉伤,还放下心来,然后带着怒起向李阳走来。

王然看到李阳站在楼梯前,二话不说上去先打,楼梯间打斗的声音惊扰了旁人,其他人纷纷闪躲,王然本来受伤未愈,况且本来就不是李阳对手,渐渐的败下阵来,但是眼神的怒意却丝毫不减!两人针锋相对,李阳拆开王然的招,随后后退一步,然后转头像房间走去,好像根本没有打过似得,而王然有些狼狈,衣服这位打斗有些凌乱,裤子还被楼梯磨了一个洞,然后默默的跟在李阳背后!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又不是不知道,前几天你不是已经调查了吗?”

“那你前几天派我来签合同是不是就知道雪舞是陈氏新一代掌门人?”

“是!”李阳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你是故意接近雪舞的”

“是”

“我也被利用是吗?”王然怒道!

“这个事情一直都在进行,你又不是不清楚,只是前一段时间临时更换掌门人,让我们有些措手不及,无奈才出此下策”

王然此时竟然无话可说,是啊!他自己又何尝不知道,这个事情是他一直跟进,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让一个女孩子,而且还这么小接替掌门人位置,顿时心里有苦难言,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

此时却听到李阳说。

“我也不想伤害她,可是事关重大,只能以大局为重,我知道你对雪舞有好感,但是没办法我们只能敌对!”这句话李阳是对王然说的,可是又何尝不是对自己说!

“你出去吧,我想静静,没事,我不会伤害自己的”雪舞轻轻的对冷心说道!

冷心看着雪舞好像恢复了不少,脸上表情也没有刚开始那么悲伤,才慢慢退了出去!

雪舞看着缓缓闭上的房门,眼角的眼泪不自觉的流出,雪舞缓慢的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突然像做了一个虚幻的梦,还好,梦醒了,一切都不晚,既然事情已经成了这样,难过悲伤也解决不了问题,何不看开一些,雪舞在心底对着自己说道!

夜微凉!

李阳在道馆里练拳,心思久久不能集中,眼前到处是雪舞踢腿的动作,心里感觉到可能自己认真了!但是事到如今能怎么办?

王然在道馆里的角落坐着,身上还有练拳后的汗滴,还记得丫头和李阳进来的那一瞬间,还有前两天丫头跑步的身影,久久无法平息,哪怕是丫头和雪舞交往,都好过与自己敌对,那样的话至少自己可以见到她,至少自己还能和她做朋友,但是如今什么都做不了。他该怎么办?

李阳,王然,换了衣服出来夜已深,两个大小伙子在绿灯下慢慢走着,谁都不想走的太快,想看看路灯下还有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雪舞心情莫名的烦躁,无论怎么强迫自己安静下来,还是不行,然后对着冷心说道。

“我们去外面街道上走走吧!”

“好,可是得穿厚些”冷心嘱咐到,她又何尝不知道雪舞心乱如麻,要是自己可不一定能承受的住!

雪舞的手包的和粽子似得,那边胳膊缠个厚厚绷带,看着有些心疼,冷心给雪舞披上一个雪白的皮草,虽然脸上有些苍白,但是依然不影响雪舞那绝世之资,看起来有一种林黛玉的那种美!

冷心不由的看呆了,真是换一件衣服就能美出这种高度,也只有雪舞了,雪舞名字绝对实至名归!

月光下,穿着雪白披风的雪舞就像嫦娥一样美得不食人间烟火,因为胳膊骨折的原因,胳膊缠着厚厚的绷带,就像怀里抱着玉兔一样,全身散发着清雅柔静的气质!

雪舞与冷心一起静静的在街道上慢慢的走着,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安静的好像可以听到尘埃的声音,雪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冷心就默默的陪着她,就够了,这是慕言请求她的事,她一定会做好。

一幕幕的场景还在眼前,心情确是两个世界,这究竟是命运弄人,还是他们天生就没有那个缘分,那就不要相遇,为什么要相遇,如果不相遇,估计自己就不会这么痛苦。

抬脚,收回脚步,耳边有熟悉的脚步声,缓慢而有力,两个人的脚步声,那个梦里的熟悉的脚步声,那个梦里的如太阳一样温暖的人如今怎会在这里,自己这是中了魔了吗?

耳朵竟然开始幻听!?

可是突然紧张的心跳该如何解释!?

抬头,怔住!?

心好像在滴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