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朵鲜草插到牛粪上

  清晨!

冬日里的一缕阳光打在雪舞长长卷翘的睫毛上,雪舞慵懒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杨阳和自己的合影,开心的笑了起来,对着手机吧唧一口道

“亲爱的!早上好!”

起床后!走到卫生间,准备刷牙!挤上牙膏,正刷牙的时候,抬了抬头!

“啊!……”雪舞看了看镜子,这是谁啊!?眼睛怎么肿这么大?今天她还要录制节目呢!她还要看她家杨阳呢!这么丑怎么办?

雪舞无声的懊恼,都怪慕言,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这么难过!刚想一会不理慕言的时候,就闻到一股饭香味,看了看扁扁的肚子,雪舞无言的往楼下走,真的有些饿了,昨天晚上因为生气没有吃晚饭,可不一大早饿醒了吗?

下楼的时候看到慕言在炒菜,香味越来越浓,本身就很饿的雪舞此时闻道炒菜的香味与粥的香味,就更饿了,本来还打算除非慕言对她道歉,要不然绝对不理慕言,但是此时雪舞没有骨气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小手无意中扶了扶眼睛旁边的秀发,装作若无其事的拿起碗舀了一碗粥,先喝了起来,刚到嘴边,就听到慕言着急的话语

“小心烫!”

雪舞一愣,出于本能的礼貌,准备回复谢谢,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来,小心吹了吹,只见慕言端了一盘松仁玉米,小心得放到雪舞的面前,说道

“你最爱吃的松仁玉米”

然后自然的端过来几盘雪舞爱的菜,给自己也舀了一碗粥,坐在了雪舞的对面

本来看到自己最爱吃的饭菜食欲倍增,但是现在却有些尴尬,粥也喝不下去,饭菜也觉得没有味道了,而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有些尴尬!

看着雪舞不像平常吃饭似的那样大口大口的吃,而是只喝粥,菜基本上不动,并且不说话,从未见过如此安静的雪舞,慕言心里害怕极了,原来他最害怕就是雪舞不理他,心里有些难过,想到雪舞昨天哭了一下午,又有些心疼,一向不善言辞的慕言轻声说道

“雪舞,对不起!”

声音冷傲,脸上带着难过的苦笑!

本来雪舞还觉得有些生气,听到慕言的道歉心里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眼睛无意的看向眼前的饭菜,却无意中看到慕言的胳膊红通通一片,心中有些疑问?还有心疼!

慕言看到雪舞的表情有些缓和,接着说道

“昨天的事是我的错,我不该说那样的话,我向杨阳道歉”

听到慕言的道歉,雪舞并未在意,也没有丝毫的高兴,心里关注之事全是慕言的胳膊,脑海里回想起,最近一两个月以为,慕言好像全身包裹的很严实,以前在家都是穿短袖短裤的睡衣,虽说现在是冬天,但是家里的暖气却很暖和,不至于穿的如此严实,顿时皱眉!

看到雪舞皱眉,慕言以为雪舞还在生气,刚想说什么,却听到雪舞的话语

“你胳膊怎么了?”

慕言一愣,脑子快速反应过来,刚才因为炒菜有些热,袖子挽了起来,因为看到雪舞喝粥,担心雪舞烫着,着急的过来,就忘了放下袖子,胳膊快速躲到饭桌下面,不露痕迹的放下袖子,眼睛闪烁其词,话语有些磕磕巴巴

“没…没事…”

正在喝粥的雪舞,放下手里的碗,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睛认真的的看着慕言问道

“我再问最后一次,你胳膊上的伤痕是怎么一回事?你想好再说,我知道你不会撒谎”

慕言听到雪舞认真的声音,眼睛余光看到雪舞认真严肃的表情,知道他如果不说实话,那么雪舞可能会生气,会不理他的,于是慕言小声说

“身上痒,抓的”

雪舞认真平静的看着慕言,说道

“我知道!我听的不是这个!”

慕言惊住,平时看雪舞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从不会计较小事,而且刚才雪舞只是看了一眼,就能从中想到厉害关系,原来雪舞不是无心而且不想,如何不是触碰到底线的话,雪舞是不会这个样子的,慕言知道自己可能瞒不下去了,才小声说道

“我的皮肤对狗毛有些过敏”

雪舞听闻,身体一抖,眼睛带着震惊与心疼,说道

“你为什么不说?”

语气有些责备,却不乏心疼一意,走到慕言身旁拉起慕言的胳膊,说道

“我看看!”

慕言连忙后躲,雪舞却拉住了慕言的胳膊,只见慕言的表情痛苦,嘴里却一声不吭,雪舞见此情景,轻声说道

“对不起!是我的错!”

轻轻卷起慕言袖子,不禁冷吸一口气,只见慕言袖子红红的抓痕触目惊心,有的鲜血都已经凝结,有的结痂脱落后一道道痕迹斑斑,雪舞的眼里有些浓浓的愧疚,却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一直说,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的!都已经好了!你看我现在不是把霓裳照顾的好好的么”

不说还好,一说,雪舞更是难受的不行,对着慕言柔声说道

“现在立刻马上我们去医院看看!”

说完穿上外套,还未收拾碗筷,就着急往门口走,恨不得马上出现在医院里

“好!好!好!”

慕言心里一阵暖流流过,心知雪舞如果不确定他没事的话,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也是让雪舞当个心,慕言穿上衣服,马上车钥匙就往门口走,谁知雪舞从他手里拿过车钥匙说道

“我来!”

并且慕言注意到雪舞今天穿的是平底鞋!

话音刚落,雪舞已经跑出视线范围以外,慕言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满足,原来雪舞还是挺关心他的,只要这样就够了!其实他也还挺幸福的,至少他能陪在自己所喜欢的人的身边!所以他比起那些相爱而不能在一起的人要好的多!

仁和医院!

医院里浓重的消毒水味,把雪舞呛的连连咳嗽!慕言不禁皱眉!

如果不是因为慕言过敏,那么雪舞这辈子也不想来医院,小时候雪舞看到一些亲戚到了医院,然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亲戚从医院出来,而且周围人都悲伤的表情才知道那些人再不会回来了,雪舞对医院本能的带着恐惧!并且发誓如果自己有一天也得了什么病,她想看看蓝天白云和身旁优美的风景,然后安详的死去!不想受那病痛的折磨然后再死去!所以雪舞哪怕感冒,生生扛着,也不想去医院,由于这么一个心里,雪舞对医院有着抵抗情绪!

医生说起慕言来,狠狠的训斥一顿,明知道对狗狗过敏,却不及时的远离,并且还细心照顾,并且指责雪舞

“他不注意也就罢了,你说你做媳妇的,怎么能让自己的老公过敏成这样,你这媳妇怎么当的?”

“你!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是媳妇了,你会不会说话!”

慕言刚才听到医生误以为雪舞是他媳妇,心里透着一丝欣喜,媳妇?自己从未有如此奢想!

雪舞今天没有化妆,并且穿的还是睡衣,头发膨胀,发丝静电在空中丑的简直不能看,而且关键是雪舞这位昨天晚上的哭泣眼睛肿的和核桃一样,医生认不出雪舞有些正常,但是接下来医生说的一句话,他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恼

只见医生用着非常小的声音说道

“我就说么,这么精干的一小伙子能看上你,这不一朵鲜草插牛粪上去了吗?”

慕言听完忍不住大笑!

雪舞听完,眼睛瞪的衮圆衮圆的,顿时火冒三仗对着医生大声说道

“你刚才说什么,有种在说一遍?”

慕言连忙站在雪舞与医生中间说道

“别生气,别生气”此时医生还有些上火,有些情绪,但是也有些郁闷,刚才他明明说的很小声了,在自己身边的护士都没听清,她中间还隔着病人怎么就听到了,于是也中气十足的说道

“这小姑娘,怎么这样?”

慕言拉上雪舞,往门口走,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影响也不好,可是雪舞脾气上来了,怎么哄都没用,本来慕言也不太会哄人,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听到雪舞手机的震动,灵机一动对着雪舞的耳朵,轻声说道

“下午还要录制我们相爱吧!”

说完向前潇洒的走去,他知道雪舞会以最快的速度跟上,并且速度会很快,说不定,一分钟之后会出现在车上!

果然,听完雪舞也不闹腾了,快速消失在医院里!

正在看好戏的病人,不由的面露疑色,四下张望,刚才还吵的很凶,谁也不让谁的那人呢?竟然没有任何预兆,好好的不见了,要不是刚才感觉有些挤,他们似乎都以为自己的眼睛出现了毛病!

就连医生也是同样的想法,他刚才还说的很激动,甚至现在生气快速跳动的心脏还是跳的不停,而嘴里刚说的话语,已经说出,只是一转头的时间,竟然发现他在和空气讲话,也只是一转头的功夫,人什么时候不见,他都未知道!

雪舞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说道

“还是你开吧!我开的太慢了!我们快回家,我还要打扮呢?”

慕言发动车子,想了许久,多次欲言又止,雪舞看慕言想问又纠结的时候,说道

“想问什么,就痛快的问”慕言脸上有着被人拆穿的不好意思,说道

“我还是觉得你的眼神似乎不太好?”

雪舞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说道

“我只能呵呵了!”慕言哈哈笑了起来,这才认真的说道

“雪舞!你还是去医院看一看吧!”

“没事,真的,我觉得这都快好了!不碍事”

慕言紧皱的眉头看着雪舞,说道

“那我只好也感冒了,我们一起”

雪舞连忙摆手,说道

“千万别,我一会回去就喝药,马上,并且我保证两天绝对好,如果好不了,就是医院!但是要彻底好也需要时间啊!你说是不是!”

“行!如果两天后你还不好,那我就光着膀子去外面冻一晚上”

雪舞打个哆嗦,说道

“不用这样吧!”

雪舞看着慕言认真的表情觉得慕言真的有可能这样做,不禁有些害怕,算了,她回去还是乖乖喝药吧!

刚回到家,雪舞连忙跑上楼准备收拾,去参加节目,想马上就能看到她们家杨阳了,心里顿时激动到爆,早就把刚才在车上的话给忘了,马上就到二楼,听到慕言的声音

“两天后”

雪舞乖巧的转身,微笑的看着慕言,说道

“嗯嗯!我去倒水!”

“我倒好了!”

“哦!哦!谢谢!我还说那啥,去楼上倒呢!”

雪舞不好意思的扶了扶头发,慕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雪舞手指无措的样子,觉得这样的雪舞可爱极了!

雪舞看着那杯白开水,就像看着毒药一样,难以下咽,看着墙壁上秒针不停的在动,雪舞一咬牙,喝了下去,雪舞喝药的气势大有重视一去不复还的悲凉,慕言看着这样的雪舞不由得被逗出了声,说道

“你看!喝了药其实也不咋样,怎么让你喝药就和让你喝毒药一样!”

“是药三分毒!药不能乱喝的”

雪舞喝药,转身就跑,却被慕言拉住了胳膊,雪舞回头,慕言手里拿出一个带着透明包装的橘子糖,雪舞摸起来有些软,然后吃了起来,又往上走,仿佛很赶时间,边快步小跑边说

“谢谢啦!慕言!真没发现你这么贴心!但是我最喜欢吃橘子味的软糖,你又怎么知道”

也是随口一问,心里着急下午和杨阳的见面,也没有过多在意,却未层想慕言说了一句话,震撼了她一生,她一生何其幸运,能遇见如此贴心之人,慕言声音不大,却异常暖心

“我记得你说过你小时候喜欢吃橘子味的软糖,刚好昨天晚上看到了,就顺便买了点”

雪舞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往上走,心里却是久久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她的习惯,慕言似乎都知道,而且她并未特意说过,有时候给慕言讲一些她小时候的一些事情,说者无心听着有意,没想到慕言全都记了下来,并且付出行动,只是慕言为什么对她如此之好!

考虑了一下,本想想想为什么,原因之类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打断了雪舞的思路,雪舞连忙的开始洗漱起来!

一朵鲜草插到牛粪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