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杨阳演唱会

  窗外寒风刺骨!冷风吹的树叶哗哗作响 !

李阳看着窗外的漆黑的夜晚,不由的叹了口气!胸口压抑的气息不住翻腾!

“哇………”

李阳扶住窗户,从口中吐出一口鲜血,瞬间染了一地,俊美的脸颊很是苍白,接着李阳剧烈的咳嗽,仿佛要把心肝肺都咳出来一样,让人很是心疼!

从包里掏出一手巾,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向洗澡间走去!笔直的背影在此刻显得很是落寞!

洗澡水声从里面传来,凉月的眼睛看着洗澡间的大门,心疼的不能呼吸,她的少主是多么优秀多么完美多么睿智的人啊,怎么会突然这样?记得少主吐血有一段时间了,最开始以为可能少主是内伤还没好,也没有在意,但是后来越来越频繁,等她发现不对劲的时候,赶快找来卿澈教授来给少主看时,已经迟了,虽然少主和卿澈教授的谈话她没有听到,但是看清澈教授的表情,她知道似乎情况有所不对,冰雪聪明的她立刻去调查最近的事情,包括最细小的事情,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她查到了一丝线索,那就是少主的的素描纸,似乎素描纸是心荷小姐送过来的,本来她也没有在意,直到她查不到任何其它问题,而少主的身体却每况日下,一次无意中看到少主房间里挂着那幅画,想着少主似乎每天都会作画,于是给少主倒了一杯水,却因为着急放无意中被椅子绊了一下,杯子里的水撒到了素描纸上,她担心极了,急忙拿到窗外的桌子上,压上木块,晾干,当时桌子旁边放着一只雪白色的兔子,这个兔子是她和少主一起去外地办事时,少主看到这个兔子无意中说了一句,凉月的性格就像嫦娥一样,气质出尘,如果再养只兔子就完美了,于是她马上就买了回来,如今也养了有三年之久,凉月抱起兔子摸了摸兔子软软的毛,又放到了笼子里,等下午来看的时候,却看到兔子口吐鲜血死了,当时一向冷血的凉月心疼的直掉眼泪,凉月从小跟在李阳身边,从有记忆开始无论是多艰苦的训练从未流过一滴眼泪,可是如今因为兔子,流了生平第一次眼泪!

眼泪刚好落到兔子的毛上,突然凉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素描纸,心中有一个可怕的想法,这个想法把她自己吓了一跳,于是拿起纸张,抱起兔子,擦点眼泪,立刻开车去找了卿澈教授,她要知道真相,一刻也等不了!

在卿澈教授的门外她等了一个晚上,因为管家说卿澈教授第二天早上才会回来,让她第二天再来,可是她等不了,她今天一定要知道,终于等到卿澈教授回来,她的脸冻的通红,甚至脚都冻麻了,手更是冻僵了,当她拿着素描纸抱着死去的兔子,急忙走到卿澈教授面前时,还未张开嘴,却听到卿澈教授简简单单的一句

“回去吧!他知道!”

于是手里兔子掉落地上,就连手中的素描纸也随着风吹到了一旁,凉月呆若木鸡,她不明白,什么是他知道?难道是少主明知道素描纸有毒还用?为什么?他不要命了吗?

想到这时,平时一贯冷静的凉月,对着她平时十分敬重的教授怒问道

“少主知道?”

卿澈没有看愤怒的凉月,脸上也没有丝毫生气的表情,然后说了一个字,向大门走去!他一向不喜欢说话,更不喜欢说废话,而他今天说的已经够多了!而他也相信一向聪明的凉月会知道如何去做!

“是!”

听到卿澈教授的话语,凉月无助的转身,眼里已经没有了泪水,可她知道此刻她的心也随着那句是,死了,一向聪明的她又岂会不知道教授说的含义,那就是少主早就知道那个纸张有问题,可是为什么明知道也要留在身边,她实在想不出原由,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此毒已经渗入骨髓了,并且看少主最近的状况,她不敢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表情漠然的开着车,眼睛却流露出的哀伤能让人泪崩,一滴滴无声的眼泪从眼角滑落,她不停的对自己说不能哭,不能哭,不能哭,可是眼泪却像大雨一样倾眶而出,终于她站在山的顶端,大声的问上天,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一句句为什么回荡在整个山间,凉月终于支撑不住,瘫倒在山顶上,大声的痛哭起来,她不懂为什么命运弄人,为什么那么优秀的人要经历如此磨难,他的一生从未有过丝毫快乐,一直为了那个所谓的理想,可是如今这算什么?当她拼劲全力,可是她也保护不了她想保护的人,她该怎么办?

眼神看着洗澡的大门,眼角有些湿润,漠漠的拿起毛巾,从抽屉里拿出喷雾,对着地上的鲜血喷了喷,熟练的擦拭起来,眼睛接触到地上的鲜血时,豆大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心中心疼道

“少主这是何苦?”

同时也是恨死了心荷小姐,以为都是心荷惹的事,并且把一切罪责都归到了王波身上,并且发誓一定要除了王波!

收拾好地上的血迹之后,看到少主穿着雪白的睡衣手里拿着雪白的毛巾擦拭着头发,水珠溅到地上,有种诱惑人心的美,可是凉月此时眼里确是满满的心疼,想到明天少主的行程说道

“少主!明天去无涯山庄还是让我去吧!这两天您的………”

李阳打断了凉月的话语,说道

“没事,不碍事!”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

“高米店北附近有一个心语花店,你把茶几上的那束花给送过去,告诉店员明天会有一位女士去买”

凉月虽然有些茫然,但是还是应了下来,因为她知道既然少主都已经安排好了,那么肯定有少主的意思,她就执行就好了,于是说道

“是!”

在镜子面前照了好久,镜子里的美女穿着一身蓝色连衣裙,大波浪的卷发恰到腰肩,长而卷翘的睫毛像假的一样,微微一笑眼底的卧蚕可爱而魅惑,一双明亮澄澈的眼睛仿佛如清水一样,秀气高挺的鼻梁在雪舞精致的淡妆下更显得尤为好看,橙色的口红更加衬托的雪舞皮肤白皙,随后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向门口走去,边走边戴口罩,优雅的走到门口,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帽子戴了上去,随后又拿起雪白的披肩披了上去,刚打开门的那一瞬间真的有不想出门的冲动,这天气是要想让人冻死的节奏啊!

一出门,冷风吹来,雪舞打了个寒颤,右眼跳了一下,雪舞快速的走到车里,要不是为了给杨阳留一个好的印象她至于穿这么少了,快冻死了!但是很奇怪今天这眼睛都跳一早上了,难道是昨晚因为要见到杨阳导致太高兴,没有睡好?

开车路过一家花店,看到上面写着《心语花店》雪舞停下车,走了进去,然后轻声说道

“您好,请问有蓝色妖姬吗?”

店员很是热情的说道

“刚包好一束,您稍等?我去取”

然后从身后的房间里拿出一束非常漂亮的蓝色妖姬说道

“您看,可以吗?”

看着店员手里的蓝色妖姬,雪舞的眼睛移不开视线,真的太漂亮了,连忙拿起店员手里的花束,连连称赞

“太漂亮了!真好看”

但是心里隐隐觉得很是熟悉,但是却说不出为什么这么熟悉?

于是拿起花束,说道

“有没有贺卡?”

店员拿起一张红色的信封,拿出一支笔递给雪舞,雪舞接过纸和笔,却迟迟不下手,不是因为不知道要写什么,而是她的字实在是不敢见人,拿不出手,于是对着店员说道

“你写的字好看吗?”

店员被问的一塌糊涂,回道

“不好看!”

雪舞的手把帽子挪了挪,想了想,于是在纸上画张杨阳的侧颜,店员被雪舞流利的画资给吸引到了,于是脱口而出

“你有没有对象?”

雪舞被店员给问懵了,脑子里还没反应出来是什么意思?其实店员此时也懵了,他只是看着眼前认真的女子,那双认真好看的眼睛,鬼使神差的把心中所想给问了出来,似乎雪舞的眼睛有魅惑人心的感觉,意识到到刚刚自己的尴尬,忙说道

“没事,没事!”

雪舞画完后,拿起花束,走了出去!

虽然连雪舞的面容都没有见到,就看到一双眼睛,店员的鼻血流了出来,眼睛呆呆的看着雪舞的背影,仿佛被勾走了魂魄!

杨阳出道十年暖心巨唱,暖心尖叫演唱会正式开始!

台下的观众人山人海!

此时雪舞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却能清晰的看见台上的一切场景,并且可以轻松的走到台上给杨阳送花,此时雪舞戴着帽子,戴着口罩,武装的那是严严实实,只是那双澄澈如泉水的眼睛实在太引人注目,身旁的小鲜肉,眼睛盯着雪舞看个不停!

雪舞的脸颊都红了,还好戴着口罩,别人看不到!

现场的气氛很是火热,雪舞似乎都能听到身后五排那两个姑娘的说话,一会要是看到杨阳我会不会激动的晕过去,那可是我的男神啊!是啊!是啊!我也是,我的心现在还跳个不停呢!

雪舞也意识到自己似乎也很是紧张,手心一直在冒汗!她和杨阳自从录制完节目已经三个月零三天了没有见面了,她记得很是清楚,没有想到事隔三个月再次听到有关杨阳的话题,她的心还是会激动的跳动,原来是真心喜欢过的啊!

伴随着主持人,现场的观众全部都站了起来热情的鼓掌!雪舞也站了起来,可是右眼却一直的跳着!

杨阳演唱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