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这是在表白吗?

  医院!

走廊里,雪舞不停的走动着,眼睛从未离开过手术室的大门,垂下的手指不停的颤抖,浓重的消毒水深深刺痛着雪舞的心,如果可以她这辈子都不希望来医院,但是她还是来了,为了此刻在手术室里的男人,她从未如此无助过,害怕失去的心是如此的强烈,她不敢想象如果李阳不在了她该怎么办?

无涯山庄的一战,她受得伤也不轻,此刻身体里的气流到处乱窜,肚子仿佛被人生生绞开一样,但是她丝毫没有在意,因为此时她的心里不会比此时她的身体更痛,突然雪舞扶住身旁的墙壁,嘴里吐出大量的鲜血,身体的剧烈疼痛让她的身体不停的颤抖,要不是此刻她扶着墙壁,恐怕早已摔倒,即使是这样,雪舞一只手胡乱的擦点嘴旁的血迹,眼睛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手术室的大门,冷心在一旁扶住雪舞的身子,感受到雪舞身体已经快接近崩溃,心疼的她眼泪一直的往下掉,大声哭泣的呼喊

“辰溪,快来,怎么办?李阳再不从里面出来,雪舞会死的!怎么办?怎么办?……”

眼泪吧嗒吧嗒的往地上掉,辰溪看着此时的雪舞,他也不好受,眼睛红红的,他又何尝不心疼,这可是他兄弟最爱的那个女人啊!在慕言临走之前慕言说过让他好好照顾雪舞,他没有做到,当雪舞一人在面对那么多人时,他在干吗?他在想方设法的逗冷心开心,他这样怎么对的死已经死去的慕言,强烈的愧疚感使他真想打死他自己,也想打晕雪舞然后带她疗伤,但是他不能这么做,这么做对雪舞来说太残忍了,因为他知道雪舞此刻心里只想看到手术室里的那个人!

手术室里,雪白的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五官却很是俊美的人,虽然身体上插着很多管子,胳膊上伤口还不断的往出溢血,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仿佛睡着了一样,身穿白色工作服的医生带着白色口罩,手里不停的拿着工具再帮李阳止血,露出一双眼睛不停的看机器上的心跳,眉头不时的紧皱着,心荷穿着护士服装,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生怕发生声音影响了卿澈教授,胸口大幅度的起伏和地上早已湿透的地能看的出来此刻的她有多悲伤!

三个小时后!

卿澈紧皱的眉头终于平和了起来,额头滴答滴的汗水已经湿透了脸上的口罩,脱掉手上的手套后,眼睛看着玻璃外那个弱小的女孩,目光扫向雪舞嘴角的鲜血,眉头一皱,却没有说什么,默默的推开后边的门,从门里走出来一位年长的教授,然后卿澈默默的走了进去!大门关上,清澈摘下口罩,浑身几乎虚脱,他刚才几乎传尽他整个功力,折寿10年才勉强救回李阳一年的寿命,如果可以他宁愿以命换命,但是无奈毒素早以渗入骨髓,他的内伤实在是太重了,以无力回天,只是一年的寿命,那么外面的丫头怎么办?他的小雪儿能否承担的住,还有她现在的身体?一想到这,身体终于承受不住这么大的负荷,直接晕了过去!

进来的院长,收拾好一切,从门口走了出去!

听到开门声,虚弱无力的雪舞仿佛立刻像吃了大力丸一样,冲了上去,冲击力之大,因为辰溪在雪舞前面,雪舞直接拨开辰溪,辰溪猝不及防直接摔倒在地,等觉得疼了,雪舞已经到了手术室门口!

看着刚刚出来的医生,雪舞的手上还有干了的血迹,拉住医生的衣服,急切的问道

“李阳呢?没事吧!”

雪舞瞪大双眼,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手指不可自制的颤抖意味的雪舞此刻急切担心的心情!

院长看着雪舞此刻的眼神,突然有些哽咽,有些说不出口,这么玲珑剔透,澄澈单纯的人,他怎么忍心欺骗,只是这也是少爷的吩咐,于是说道

“已经过了危险期,不过还得观察观察,你不能进去,以防感染!”

听到医生话语,雪舞仿佛从阎王爷那回来一样,那松散无助的眼神此刻才有了光彩,说道

“我不怕感染,能不能让我看看他,哪怕是一眼?求求你了!”

“不是怕你感染,而是怕他感染!”

雪舞急忙抓住要走的医生,苦苦哀求道

“我不进去,能不能让我透过玻璃看他一眼,一眼就好”

“不行”

雪舞扶住手术室的大门,眼睛无神的看着手术室,虽然什么也看不到,嘴里说着什么,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

“没事,没事,医生说了没事,没事,对,没事……”

冷心扶住雪舞,看到雪舞这个样子,难受的看了看屋顶的灯,忍住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顺着雪舞的话说道

“医生都说了,没事,肯定没事的,我们先去吃点饭,换一件干净的衣服,一会李阳就醒了”

然后扶住雪舞往出走,走了两步,却怎么拉都拉不动雪舞!只见雪舞两眼无神,眼睛始终不离开病房,独自说道

“我要陪着他!”

听着像正常人一样的说话,冷心终于明白她现在是拉不走雪舞的,除非里面的李阳出来,否则即使是天王老子也拉不动雪舞,也明白雪舞想要守护李阳的决心,只是担心雪舞的身体,刚想说什么,胳膊被辰溪动了下,紧接着,辰溪轻声说道

“随她吧!如何强行带走掌门,对掌门来说说不定是更大的伤害”

“可是她的身体?”冷心担心的说道!

“刚才我摸了一下掌门的脉像,气息逐渐稳定下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我去买点吃的和用的,你照看一下掌门”

“好!”

辰溪走后,雪舞瘫倒在地,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头靠在手术室的门口!眼睛终于支撑不住闭上!脑海里是他们的过往一直不停的在回放,眼泪从紧闭的眼睛里无声的流淌下来,落在了冰冷的地上!

冷心看着雪舞这个样子,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默默的捂住嘴,害怕打扰此刻的情景!眼睛扫向附近,快速跑开,一个人一个人的问,一间房间一间房间的找,她不能让雪舞在这冰凉的地上坐一晚,会着凉的!

一夜后!

初晨的阳光打在雪舞的脸上,雪舞的睫毛轻微颤抖,梦里她和李阳走在那颗柿子树下悠闲的散步,手里似乎还有李阳的温度,睁开眼睛看向一旁空荡荡的一切,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才意识到她在做梦,想站起来,却发现腿脚早已经麻了,根本站不起来,挪动了一下,才发现似乎身后很柔软,转头才看到冷心陪着她在这坐了一夜,心里有些内疚,看着睡得正香的冷心,她不敢交醒她,看到辰溪轻声走了过来,示意辰溪抱冷心,辰溪会意抱起冷心,雪舞轻声说道

“带她回去睡觉吧!不用管我,我没事了!”

辰溪抱起冷心还是没有动,似乎在纠结什么,接着雪舞说道

“让我一人和阳阳呆一会,我陪他说说话”

听到雪舞这么说,辰溪才抱起冷心轻轻的走了出去!

雪舞依旧坐在病房门口,背对着手术室大门,看着清晨冉冉升起的阳光,手指遮住阳光,微笑着,想象着她背后是李阳靠在那面,轻声说道

“阳阳,你猜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呢!?”

手术室这边,雪白的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李阳,地上坐在雪舞这边的是卿澈,两人隔一面大门,他却能听到雪舞的呼吸,心跳声,还有那调皮而轻快却有些心疼的话语,听着雪舞讲述她与李阳过往的种种,他却在这么悲伤的情景下吃起了醋,心里有些不舒服!

看了看手上静音的手表,算算时间李阳快醒来,那么他也该走了,雪舞在门外睡了一夜,他在门内默默的陪了雪舞一夜,听着雪舞均匀的呼吸,他才放心下来!只是现在他该走了!轻轻的离开,就去轻轻的来一样!

病床上李阳修长的睫毛动了动,耳边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眼睛缓缓睁开,又闭上,害怕此刻是梦境,如此反复两次才确定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声音,仔细的听才发现雪舞似乎在门外自言自语,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病号服,丑死了,慢慢艰难的坐了起来,听到雪舞说的那句

“阳阳,你猜我是什么时候注意你的呢?”

李阳在心里回道!

“当然是第一次见我的时候,饭店里的第一次相遇,20✘✘年✘月✘号”

接着听到雪舞说道

“那应该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吧!看见你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人怎么长得这么帅,就像天上掉下来一样,眼光不由自主的被吸引,虽然装作很正常,其实心里炸开了锅,只要看到你哪怕是背影都喜欢到不行”

说的正劲的雪舞,就听到后面传来的一句话!声音浑厚带着磁性,很是好听!雪舞转头愣住!

接着手术室大门打开!

那个如阳光一样的男子出现在雪舞面前!

“你,这是表白吗?”

你,这是在表白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