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天生是一对

   在杭州的这些夜晚,许卓很少去想简兴华。她是刻意的,就算简兴华的影子闪到脑海里,她也是强迫自己把他忘却。她没有想过,越想忘掉的东西,就越难忘记。

  今天晚上,陈亦浩的QQ头像是灰色的,让她觉得有点意外。她下意识的上了另一个QQ,这个QQ上有简兴华,是她在和他刚分手时加的。她以前总是跑到他的空间去看,但是好几个月他都没有更新。还是那个版面,还是那些照片。到了杭州后,她还一次也没有逛过他的空间。

  刚打开页面,她就发现,简兴华的空间变了,花花绿绿的热闹。这肯定不是本人所为,因为简兴华对从来不对这种东西感兴趣。然后她发现,他还建立了一本新的相册。她的心马上狂跳起来,她知道只要打开这个相册,就可以看到几个月前自己深爱过的人。她也同时不知道,这个相册里,是否还有她不想看到的画面。她鼓足勇气打开了相册,果然她曾经的爱人正搂着另一个女人,脸上露出她熟悉的笑容,这些合影一张一张,一张又一张在电脑里晃。他熟悉的笑容曾在她面前出现过NNNNN回,可现在,已经不属于她了。

  这是真的心痛了,眼泪很快涌出了她的眼眶,占据了她整张脸庞,一滴一滴的掉在键盘上。她捂着嘴,哭着翻看照片,每翻一下心就跟着痛一下,当感觉受不了的时候,她就紧紧闭上眼睛,仰着头哭。暮地,她站起身,猛的扯掉电脑的电源,然后大声的哭着,慢慢的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自己的肩膀,很大声的哭着,哭着,发泄着。

  头一回,在杭州的夜晚,她为简兴华哭得这么伤心。她呆呆的坐在窗台上,就像刚来的那个夜晚。窗外依然是美丽的杭州夜景,她思想着,在这个美丽的夜景下,有多少人会像她这样哭泣?她怎么这么傻?就像那首歌:有没有人曾在你日记里哭泣?她在简兴华的个人空间里哭,哭得这么不值,这么愚蠢。

  清晨的阳光温暖的照在窗台上,准确的说,是照在许卓的身上。她居然蜷在窗台上睡了一个晚上。她迷迷糊糊的看看时间,回想起昨晚的一切。征征的发了一会呆,才慢慢的起身收拾自己,收拾思绪。

  昨晚的突然注定了许卓今天的木然。她站在公司下面呆呆的等着电梯,一点也没有注意到杨可已经走到她身边了。杨可好奇的看了看正在发呆的许卓,上下看看,然后又把头探到她面前看。她才抬起眼,轻轻的问:“你在干嘛?”

  杨可挺了挺腰身:“我还想问你在干嘛呢!电梯来了怎么不进去的?”然后又打量了一下许卓,继续发表着让她心烦意更乱的话:“你今天怎么脸色这么差,恩?眼还肿着!”说着,竟然伸手过来,要去摸摸许卓的眼。

  许卓把头歪过去,躲开了他,横着眼看他:“这些和你有关系吗?你自己上去就好了,你等在这里干什么?!”

  “许卓,你吃错药了?你不要总拿这张面孔对我好不好?怎么说,你也是我的秘书,你成天这个面孔,还让不让我活了?”

  许卓接下来的话,更让杨可气得半死:“我天生就是这样的面孔,不想看啊?杨可,你不是讨厌我吗?你不是鄙视我吗?不想看就赶我走啊,我告诉你,只要你不赶我,我就偏要呆在你这里,让你看了就烦,让你看了就不顺眼!我就要让你不好过!!!”她似乎要把昨晚的郁闷发泄在杨可的身上。

  杨可气得目瞪口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对他这么说话。哪个女人不把他当神一样的伺侯?哪怕你许卓是我大哥的情@人,也不用这么嚣张吧!

  他看看周围不停过往的人,也不好发作,只能气鼓鼓得瞪一眼许卓,自己进了电梯,扔一句:“神经病了是哇?”

  此刻他在办公室里越想越冒火,一大早的就让许卓扎了一下。简直就是影响一天的心情嘛!他心里恨恨的想:这是个什么女人呀?浑身是刺!!!他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还不时透过玻璃望望许卓。在他提起电话的同时,许卓也拿起了电话,耳朵里传来杨可的声音:“刺猬,进来一下!!”许卓愣愣的拿着话筒,看看了杨可办公室的方向,暗暗的哼道:“谁是刺猬???”

  许卓刚推开杨可的门,就听见他说:“你今天帮我把所有的行程全部取消了。”

  许卓就像看怪物似的盯着他:“你今天的行程很重要。”

  “不就是去个卖场吗?”杨可斜着眼冒火的说。。

  “可你这一个月还没去过卖场呢,而且你今天还必须去一趟工地。”许卓的语气更老板,而不是秘书。

  杨可越来越佩服面前这个女人了,难道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恼火?太会演戏了吧?他不再说话,沉默着看她。许卓没坚持多久,就点头说:“杨总,我知道了。”

  正当许卓转身走的时候,杨可又叫住了她:“等一下,不用取消了,该去哪就去哪,你先出去吧!”

  许卓转过头,看杨可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歉意。她知道自己一早就冲杨可发脾气是不对,毕竟杨可那会并没有特意来招惹她,而且她自己的脸色嘛,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不好!

  杨可却懊恼到了极点,他竟然想用这种故意颓废的方式,来引起许卓的注意。

  这一整天,因为杨可不在公司里,许卓显得有点闲,下班也早。她一个人早早的下了班,四处乱逛。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喜欢逛街,然后乱买东西。陈亦浩已经有两天没有联系她了,而她现在无心去顾及这个。她的心被昨晚看到的照片弄得四分五裂。

  她停在一个花卉市场入口,记得小的时候,她总认为花就是一张笑脸,只要一看到这张脸,什么难过的事都可以忘记。她仔细看着一盆盆的植物,这些朝气蓬勃的生物,就像没有烦恼似的正长得茂盛。为自己选了一盆仙人球,嫩嫩的刺远远望去毛茸茸的,她低头想了想,又选了一株观赏型的西红柿。

  第二天,她早早的来到办公室,把仙人球放在自己桌上,跟着把西红柿放在杨可的桌上。她在心里轻轻的说着:“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杨可一进办公室就看到了那株西红柿,他拨弄着它的叶子,转过头望着门口,很快的走到许卓的位置上,又一眼看到了她桌上的仙人球。他明白了许卓的意思,呵,这是在为昨天的事向他道歉呢。许卓看着他走过来,自然的站起身:“杨总,有事吗?”今天的她感觉上是平静的。

  杨可微微笑道,嘴朝着仙人球弩了弩:“我那个是什么东西?”

  许卓有点尴尬的笑道:“是西红柿,观赏型的。我会替你浇水的,不知道它会不会真的结出果实!”

  “哦?”杨可来了兴致般的问着:“为什么我的是西红柿,你的是仙人球呢?西红柿配仙人球??”

  “还是头一回呢!”许卓也调侃起来。

  杨可终于笑出声来了,他又变得轻浮起来了似的:“天生是一对吧?你怎么不买个刺猬?不过仙人球也带刺,不错不错。”

  许卓不再理会他的调戏,打发起他来:“不要在这里抄袭广告词了,我还有事呢,你不用工作吗?”

  他们两个人第一次不像以前那样抬扛,同时露出了轻松的笑。

  快下班的时候,许卓接到了陈亦浩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向许卓解释着:“小卓,这两天,我儿子想外婆了,我带着他在外婆家住了两天。也不方便和你联系,你还好吗?”

  许卓一听到陈亦浩的声音,脸上就自然的露出了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她在陈亦浩面前总是那么乖,不用刻意去装,也不用刻意去想,她就会变得温柔而乖巧:“浩哥,我挺好的。真的,和杨可啊?相处得也蛮好的,他没有为难我,你就不用担心了。”

  “小卓,晚上我约了杨可吃饭,你也一起来好不好?”陈亦浩柔和的说着:“我想你了哦!”

  许卓握着电话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陈亦浩的这份温柔让她很受用,几个月前如此,现在更是如此,尤其是看过简兴华的空间照片后。陈亦浩的温柔总是很及时,她觉得对于自己来说,他的这份温柔一直是最好的疗伤药,尽管她从来不曾想过要和他怎么样。

  放下电话她就看到杨可走出来了,不用说,是让她一起去见陈亦浩的。杨可又恢复了那份常态,还是那样的坏笑:“走吧,许卓,和我一起吃饭去。大哥指名了要我带你去。”

  许卓没有计较他的语气,继而收拾办公桌、拿包、走人。

  坐在杨可的车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杨可打开了CD,嘴里嘟喃着:“来点music吧!”放出来竟然是这首歌: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有没有人曾在你日记里哭泣。。。。。。

  这首歌绝对触动了许卓心底的忧伤,她轻叹着,别过头去看窗外,生怕一不小心会在杨可面前掉眼泪。

  杨可感觉到了她情绪上的波动,侧过头来望了望她,“怎么了许卓?”

  没有回声,他又继续问着,语气有点迟疑:“许卓,我,听大哥说,你是因为失恋了才到杭州来的?”还是没有回声,但许卓把手撑在了车窗上,用嘴轻轻咬着手指尖。

  杨可还是不甘心,他依然在试探:“不至于吧?男人遍地都是,一个结束就是新的开始嘛!许卓,真有那么伤心吗?”

  许卓扭过头盯着他,没有任何表情;“你懂得什么是爱吗?你懂得什么是互相依恋吗?你会为了一个人伤神吗?你是为了她等待吗?杨可,你可能还没有真正谈过恋爱吧?在你的词典里,恐怕还没出现过爱情这两个字吧?”

  杨可轻哼一声,呵呵笑着:“我只是还没碰到值得我爱的人而已。再说了,许卓,即使是再浪漫的爱情,再美丽的诺言,到了生活中不就是很通俗的男女关系吗?你没有必要把男人看得这么重要和神圣。他能实现自己的诺言,他就是好男人。他实现不了,或者说,压根就没有给你诺言,那他就是不负责任的。你为了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感伤,值得吗?”

  许卓没有想到看起来玩世不恭的杨可竟然也能说了这么一番感性的话来。而这番话也恰恰戳到了她的痛处。她和简兴华是上@过@床的,简兴华也总是强调:“我不能给你任何承诺。”而在她天真的编织自己的梦想时,简兴华不负责任的把她甩了。

  但她逞强的反驳着杨可:“如果每个男人都像你这样玩世不恭,这样不负责任的话,这个世界上恐怕就真的没有爱情了。”

  杨可把车停在一个红灯前,眺望着远方,若有所思的说:“你要知道,和我上chuang的女人,没有一个想要我对她负责,那我还需要负什么责任呢?”

  许卓轻轻的摇头,表示不想再和他讨论下去。但他之前的那番话,却在她心中起了不小的反应。

  晚餐很丰富,陈亦浩仔细着对付着一只螃蟹。许卓是内地人,很少吃这种东西,所以,根本就不会剥弄。陈亦浩认真的剥,她低着头认真的看。杨可就在一边打趣:“哎呀,你们两个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亲热?是不是看到我今天没带妞?”

  陈亦浩头也不抬,只是笑着说:“你就化郁闷为力量,多吃点菜吧!今天可不许带妞了啊,你每次带的那些不是模特就是跑场的,我看了就吃不下饭。”

  许卓听了这句话,笑着看了看杨可,眼里尽是嘲笑和理解,好像在对杨可说:我可算是明白你说的那句不需要负责任的话啦!

  吃完饭,许卓上了陈亦浩的车先走。杨可看到他们走了后,突然有点失落。每次他和陈亦浩聚完后,都是他带着妞先开路的,今天怎么倒过来了?他怅怅的开了车门。

  在陈亦浩的身边,许卓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她觉得很安全,很舒适,而且很平静。陈亦浩送她到楼下时,并没有马上走。他轻轻的问许卓:“不请我上去坐坐吗?小卓。”

  许卓刷的一下,脸就红了,杨可的那番话冒在了她的脑子里:“到了生活里不就是通俗的男女关系吗?”她摇了摇头:“有点晚了,浩哥,喝了点酒,我的头也有点晕,想早点睡。”

  陈亦浩轻笑着点点头,他的目光却没有放过许卓。他也喝了点酒,就是这酒精的作用,让他现在特别想单独和许卓在一起。他也不知道,如果,他和许卓单独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但就是很想。他看到许卓显得有点拘谨,心在有点不忍,他伸过手,揽着许卓的头,温柔的说着:“好,今天早点睡,睡着之前,给我发个短信!”

  许卓在他的目光下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都要睡着了,还怎么发消息啊?”

第九章 天生是一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