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谁对谁错??

  才见到杨可,陈亦浩就急不可奈的问起来:“杨可,今天你嫂子对许卓做了什么?”

  杨可欠身坐下:“嫂子怎么和你说的?”

  “她说和许卓吵起来了,但我不相信。我觉得她唱独角戏的可能比较大。”陈亦浩的脸上写满了焦虑。

  杨可的心情也是奇乱无比。他知道许卓现在多么需要一个人的安慰呀!但他偏偏不能去安慰她!

面对眼前的陈亦浩,他的心情更是复杂。如果他也能像陈亦浩这样,对今天的事情表示极大的关心和焦虑,那多好?

可他偏偏还是不能这么做,他只能表示出兄弟之间应有的关心。

这让他很烦恼,基于这份烦恼,他对陈亦浩的提问,显得有点爱莫能助,甚至在陈亦浩眼里看来,他根本就不想再过问这件事情。

  “嫂子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了。”

  “杨可!”陈亦浩有点责备的说着:“你就快点告诉我吧!我找不到许卓,都要担心死了。”

  这句话引起了杨可的共鸣:“找不到她吗?没有打电话给她吗?”

  “我打不通,你打打看!”

  杨可马上拿出电话拨着许卓的电话号码,话筒里仍然传出这样的回答: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杨可内心也急虑起来,他看着陈亦浩自言自语道:“她是不是回家了?”

  陈亦浩点点头,“有可能,我现在到她家里去。不过,你先告诉我,西羽到底做了什么?”

  杨可盯着陈亦浩的眼睛,寻找到的尽是急切和担心。

他答非所问:“你为什么不担心嫂子的情绪呢?”

  陈亦浩被他这么一反问,愣了愣,很快的就给出了答案:“因为我喜欢许卓!杨可,我喜欢她!”

  杨可没料到会得到如此直白的回答,而这个回答不亚于当头给了他一棍。

他演了这么久的戏,目的只是想刺激许卓。

他的目的似乎并没有达到,虽然许卓最初有点变化,却只是停留在惊讶上,而后就一直平静的接受着他所有的举动,一如既往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

  他从来没有在一个女人身上下如此大的功夫,也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对他如此不屑;越是有这种感觉,就越让他从内心里发誓:一定要真正得到许卓!

而他似乎忘了,还有个陈亦浩呢!这个看上不去并不英俊,但却很儒雅的陈亦浩一直都在以一种特有的温情关心、爱护着许卓,而且已经潜移默化成了他口里的“喜欢”。

这个年龄的陈亦浩或许不会公开和别人谈及所谓“爱情”,但能从这个稳重的男人嘴里听到这种回答,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也很想得到许卓。

  加上赵西羽这么一闹,陈亦浩可能会更加的关爱许卓。

  杨可顿时感到沮丧,陈亦浩是他的大哥,难道他们俩真要为了一个女人争风吃醋吗?

陈亦浩,你既然这么喜欢许卓,又为什么要让她受到你老婆的侮辱呢?

沮丧的火冒,他大口的喝下一口啤酒,“大哥,嫂子今天打了许卓!”说完,他带着恶作剧般的心理看着陈亦浩。

  陈亦浩将杯子往桌上狠狠一放:“打了许卓?她打许卓了?!”沉思了少许,他接着自责:“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现在去找许卓!”说完起身就准备走。

  杨可叫住他:“大哥,不管多晚找到她,都给我来个电话吧!”

  陈亦浩点点头,对他说:“杨可,你对西羽说她是你的女朋友,我知道,你当时是为了让西羽不要误会才这么说的吧?谢谢你!”

  杨可有点无奈的笑着说:“你去吧,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就给我打电话!”

  陈亦浩感叹着杨可对许卓态度的转变,他并没有深究,因为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找到许卓。

  许卓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远的路,她只记得自己从下班开始就一直漫无目的的走,走过一道又一道街口,一个又一个叉路口。

有时候,站在叉路口前,竟然不知道该选哪条路。她才明白,原来,偌大的杭州城,她其实并不熟。

  走到天色渐渐暗下来,她才感觉眼前的建筑有点眼熟。

可不是吗?头顶上的天桥人来人往,大厅里来往的人不是行色勿勿,就是满脸的归心似箭。就在几个月前,她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陈亦浩。

那时候的她满怀信心的认为可以过崭新的生活,但在杭州这短短三个月时间里,日子仿佛过得一团麻。

  她坐在天桥的台阶上,特别特别的想家,想自己的爸爸妈妈。她拨着家里的电话,按完号码又清除掉,接着又按。

最终她没有拨出去,甚至拿掉了手机电池。

  她呆呆的坐在地上,抱着手机低低的看着地面。

身边是阵阵急促的脚步,路人时不时对她投来诧异的目光,而她什么也不顾,宛如雕像那般一动不动。

初冬的夜晚有点冷,许卓觉得自己的心比天气还要冷。

  直到感觉到腿有点发麻,她才抬起头望着四周。

因为火车站总是灯火通明,所以她已经分不清现在到底几点了,她打开手机看看上面的时间:00:30!

  天冷,加上坐得太久了,又没有吃东西,许卓刚站起来的那一刻,竟然有点目玄。

手中的手机不停的震动:是陈亦浩发来的一条又一条的短消息。

  每一条短消息都透着他的着急:小卓,你在哪?为什么不接电话? /小卓,我很担心你,给我回个电话好吗?/小卓,你到底在哪里?

  许卓翻看着短消息,不争气的眼泪又涌上了眼眶,这个时候的她何尝不需要安慰呢?

但她却在这时想到另一个人的安慰:杨可。

  她从内心感激杨可在公司里替她解围。

她胡思乱想着,他只是一个花心的公子,他这段时间不是经常带着情人混在酒店吗?

在他对自己表示着爱恋时,自己不是感到特别的难堪么?

可为什么自己又不愿意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甚至现在希望得到他的关心,而不是陈亦浩的呢?自己此刻为什么会如此渴求杨可的关心?

  她昏昏沉沉的打车回家,临到小区门口有预感似的叫住了司机。

等她走进小区时,果不其然,熟悉的别克停在她家楼下。

她借着黑暗把自己藏在了墙边,静静的看着车里的陈亦浩,同时又拿掉了手机上的电池。

  陈亦浩是真的着急,他在车里一遍遍的拨着电话,脸上变化交替的出现着着急心痛的神情。

许卓看不到他的神情,却能想像得出。

  将近一点的时候,陈亦浩放弃了打电话,他摇下车窗,往许卓家的窗户望了望,又回头看看小区门口,叹了口气,倒车,回家。

  许卓眼睁睁的看着陈亦浩的车从不远处开走,从黑暗里走出来,喃喃的说着:“浩哥,对不起!”

第二十章 谁对谁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