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你在我的内心里

    许卓没有向任何人打招呼就下班了,走的时候,杨可正和敏敏在办公室里聊得火热。

站在公交车站,她又一次在大街上发起呆来。

街上大大小小的店面都布置得喜气洋洋,满世界充斥着圣诞的气氛,更有很多年轻人已经戴起了圣诞帽。

她的心情犹如与世隔绝,压根没去感受欢快的气氛,反而恨恨的想着:“去国外过圣诞?很浪漫嘛!呵,杨可,说什么很想我,还跑来质问我?呵!什么男人这是?自己做出来的事情根本就是自相矛盾!平时胡作非为就算了,竟然还要我帮你和别的女人订机票?可恶!简直很可恶!可是,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灰暗的天空,凑热闹般的下起了毛毛雨。

冬日的雨是冰冷的,煞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当雨丝变成雨点倾斜着打湿地面,许卓再也不能在公交车站呆下去了,不容她再细想,她钻进了公交车。

车里人真多,平安夜嘛!迎面扑来一阵温暖,许卓这才发觉自己的脸蛋和手指已经冻得冰凉冰凉。

站稳脚,她使劲用手搓着自己的脸蛋。公交车窗上印出她的模样,恍然中,还有杨可的影子。

  许卓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小窝。

她从身到心都觉得疲倦而冰凉,就像刚才淋到的雨。

随手把包甩在了沙发上,她又坐到了卧室的窗台上。

窗外依然是灯火阑珊,许卓的眼面却出现着杨可的身影。

  除开杨可最初对她的鄙视不说,他真的算得上是很英俊;他当然有资本鄙视她啊,年轻、帅气、有钱,比陈亦浩还多了份活力和洒脱;他并不是真的纨绔子弟,虽然自己一直这么认为。

他对生意还是很认真的,尽管在躲着她的时间里不经常在公司里呆着,倒也没有落下过正式的会议和商业聚会。

几个月下来,她也亲眼见证了杨可的能力,不是还独特的和韩国人开高档健身厅吗?

凭心而论,在工作上,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可挑剔,合作得很默契,虽然有时候会抬扛。

  后来,她觉得杨可变了,至少不完全是鄙视自己的。

他似乎因为陈亦浩的关系偶尔关照着她,或者可以理解成为关心。

他俩在互相看对方顺眼的时候不也很能开玩笑吗?还有在赵西羽面前,前前后后,他都坦护着她。

  这时,她觉得自己的自尊心是不是太强了?

世界上不可能只有一个杨可,也不可能只有他会鄙视她。

兴许在任何一种场合,都可能碰到并不认识她的人对她翻白眼呢!难道她也要一一的去向他们证实自己吗?

  实际上,在银泰百货碰到他的那个晚上,如果不是他对自己的伤心表示关心,又怎么会?

那个夜晚,她分明感到他的心是温暖的,他用心的亲吻抚摸着自己,不像是作戏,玩弄!

事实上,自己不也渐渐沉沦在他的温情中吗?

  许卓痛苦的闭上双眼。

后来面对杨可,她真的是难堪的。

所以当杨可对自己表白,谈不上表白吧?她想都不想的拒绝他,甚至冷言相对。

  她内心底倒是有点得意的,连陈亦浩都说杨可是花心的,但他却对自己表白,她小小的虚荣心多少得到点满足,只是满足中带着点不真实。

再接下来的事情,她更不愿去想了,只能证明她许卓也只是一个虚荣之至的女人而已。

什么表白,什么想念,全是假的!她每次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就感到心烦,每次给他打电话,总是尖着耳朵聆听电话那头是否有女人的声音!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而她却不得不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摆出一副平静的面孔面对他。

  想到这一切,她顿时领悟到:她的心里一直都有他!

  她浑浑噩噩的回想着,从生气到伤心,从伤心到失望,再从失望到无奈,最后转换成无尽的后悔。

她自己都把事情做得这么绝了,还期望杨可会对她抱有想念的情感吗?

  唉,许卓,多情而善感的许卓又哭了。为杨可哭吗?为失去杨可哭吗?

她难过的捧着头,止不住阵阵的头痛,她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想越沉,眼皮也跟着越来越重,屋内的家俱越来越模糊,杨可的模样在脑海里越走越远,在自己慢慢倒在地上时,她想用手撑住自己,但却扑了个空。

  圣诞真好,满街的热闹!

杨可开着车一路边欣赏边笑着,等一下许卓看到他出现在办公室,将会是什么模样?他忍不住的想像,同时也害怕着。

如果敏敏的什么第6感是错误的,那,他要怎么办呢?

  没有哪位老板比杨可更倒霉了吧?都走到自己的公司门口了,还要因为害怕面对秘书而踌躇不前。

他扯了扯很整洁的西装,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员工们对他是很尊重的,还不乏女职员们的爱慕。

他不为所动,带着激动的心情走过许卓的位置------空无一人。

  他本能的停下来,看看手表:8点半了!许卓基本上不迟到的呢!

他回过头,叫来了李主任,指着空空的椅子:“许卓呢?”

  李主任唯唯诺诺的:“许秘书可能是有点事吧?要不,我打电话催催?”

他才真的是世故圆滑。杨可和许卓的关系他实在是看不太懂,换作是别的员工这会没来上班,他早就告状了。

杨可点点头:“打一个吧!”说完,满心不解的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然而整个上午,许卓都没有来。

杨可差不多隔半小时就拨一次她的电话,电话是通的,就是没有人接听。

杨可再也没法保持冷静了,他迅速打通陈亦浩的电话:“大哥!”

  “杨可,怎么了?”陈亦浩的声音听上去攸闲适意。

杨可几乎要断定许卓就是和在他一块了。

  杨可试探性的问着:“大哥,圣诞怎么过哦?”

  陈亦浩答着:“哈,陪着你嫂子给儿子买礼物呢!看中了一棵大圣诞树,正让商店帮着送回家。”

  杨可松了一口气,他装作没事似的打着哈哈:“哈,没事没事,那代向嫂子问好,圣诞快乐哦!”

可是他马上陷入了上一个苦恼之中:许卓哪去了?

  看看手表,已经快中午时分了。

他很快做了决定,去许卓家看看。

想到做到,一直是他的习惯。驱车来到许卓家楼下,他习惯性的往上眺望。

可是不管他把门砸得有多重,许卓家里硬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砸了十来分钟的门,他叉着腰站在楼道里,茫然的想着:许卓到底去哪了?会不会跑回老家了?

  他又拿起电话开始给打给许卓。

隐约间,他听到许卓家里有声音,这是什么声音呢?微弱而动听!

这,这不是许卓的手机在里面铃声作响呢!

他奇怪的看着门,把耳朵凑近门仔细的听着,再看看手机,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明白过来后,他的心情马上转变成了紧张和担心。

这么说许卓在屋里,但是不接电话,不开门,她?出什么事了吗?

  他不顾形象疯了似的跑下楼,找到物业管理处。

冲着值班的人叫着:“请帮我开一下27栋二单元501的门。”

值班的人只当他是神经病发作了,冲他嚷着:“你干什么的?和这家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给你开门?”

杨可恨不得给他一拳,冲他吼着:“草,我让你开门,你就给我开门!我是业主!我告诉你,你再不开门,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得负全部责任,靠,你负得起责吗?”

  值班的人一听他说自己是业主,又听说要出事,态度稍微好点,但还是坚持让他出示证件。

他气冲冲的扔出身份证,然后急不可奈的按值班人员的要求办了一些手续。

因为他确实是业主,所以物业管理处的人最终帮他打开了门。

  刚进屋,他已经顾不得再去吼物业管理处的人了。

看到被许卓扔在沙发上的包,他就箭步冲进她的卧室,一眼看到了蜷缩着倒在窗台边的许卓!

他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大步冲上前,一把把许卓抱了起来。

  杨可把她抱在怀里,用手拍着她的脸庞,往她额头上摸去:烫得吓人。

他焦急的唤着:许卓,许卓,醒醒。他很心疼很心疼的望着她整张没有血色的脸,让她的头靠着自己的胸膛,紧紧的环抱着她,试图用自己的体温给她带去清醒,可自己仍然急得不知所措。

  “许卓,快醒醒,听话,快醒醒。”杨可继续拍打着许卓的脸, 甚至轻轻的摇着她。

突然,他听到许卓轻轻的哼着:“杨可!”

  他睁大眼睛不相信的望着她的脸,她的眼睛并没有睁开,但是她仍然断断续续的哼着:杨可,杨可。

  许卓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中的杨可时而在她身边坏笑着,时而温柔的看着她。

后来她到了个叫不出名的地方,漫天大雾笼罩着世界,她怎么也走不出去。

忽然间,杨可从她身边窜了过去,她紧跟着追上前,却怎么也追不上他。

她越追,杨可就走得越快;她越追越累,不甘心迷失在浓雾中,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

她忍不住的想大声的喊,喉咙里就像卡着什么哼不出一丝声音。

终于她拼尽全力:“杨可!”

  在梦里,就像得到回应似的,她远远听到了杨可的回答:“许卓,许卓。”

她努力想睁开自己的眼睛,有一刻她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杨可了。

可当她终于抬起眼皮时,虽然感到嘴干舌躁,感到喉咙里有把火在燃烧,她还是清楚的看到了杨可那张脸,同时感觉到温暖的怀抱,还有杨可身上特有的体味和呼吸。

  她叹了口气,又紧紧的闭上了眼:这还是在梦里吧?

可是脸上一阵阵的生疼让她回到现实,杨可在她的上空紧巴着脸,更用力的拍打着她的脸,同时叫着:“许卓,许卓,不要睡!醒来!我带你去医院!”

  她真的醒来了,睁开眼就直勾勾的望着杨可的脸。

杨可欣喜若狂的冲她笑着,加大了手臂的力量,把她搂得更紧了,甚至有点语不成句:“醒了吗?许卓,怎么样了?不要睡了!我是杨可呀!”

  许卓下意识的想挣脱他的怀抱,却被他加大的力量束缚着。

她不知道哪来的气力,对着杨可大声的说着:“放开,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混蛋,你把我放开!!!!”

话并没有说完,她就觉得自己再也喊不出一句话来:嘴唇已经被杨可用唇封住了。

  这个吻并不长,因为她太虚弱了,杨可也没有再浪费时间,抱着她走出了房间。

第二十三章 你在我的内心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