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你爱我吗

    杨可的突然现身更加深了这层难堪。

尽管许卓一再告慰杨可暂时不要出现,但他还是忍不住的出现了。

在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如果只是在旁边看着、等着,那和缩头乌龟有什么区别?

陈亦浩对他的出现是始料未及的。

尽管错愕,但瞬间就恢复了正常,他甚至还冲杨可微笑着:“你来了?正好,我还有点事,你陪小卓吃饭吧!我先去办事!”

这仿佛是最好的办法,他快速抽身,可以解决自己和许卓之间的难堪,也可以给自己一个好好打理情绪的空当。

杨可不无愧疚的拉住了正起身的陈亦浩:“大哥,我们谈一谈。”

陈亦浩脸色微变:“改天吧,今天真的不行。”

话毕,已不顾杨可和许卓的反应,迅速的往大门外走去。

  杨可满眼无奈的目送他走出去,此刻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份了?

起码应该和陈亦浩说一声!

来不及去碰这道难题,他坐下来关注着许卓越来越难过的情绪。

他默然的拍着许卓的肩膀,许卓把头搭在他的胳膊上,轻声说着:“怎么办?怎么办?”

  “大哥说什么了?”杨可继续拍着她安抚着。

  许卓在他怀里重复着陈亦浩的话:“浩哥说,他不同意。”

  “不同意?”杨可双手扶起许卓的肩膀反问着:“不同意?大哥又不是你的父母,凭什么不同意?”

  许卓摇着头,似乎不愿意再讨论下去,她盯着杨可:“我们走吧,我觉得很难过。浩哥他一定很生我的气,都是我不好。”

  杨可此时也不知该如何安慰许卓。

事实上,他对陈亦浩也怀有相当大的愧疚。他只有平静的守着许卓,希望自己能为她带去些许宁静,不再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才上车,他就紧紧的抱住许卓:“乖,不要想多了好吗?一切都会过去的,大哥会理解我们的。他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相信我,还有我在你身边呢?嗯?”

  陈亦浩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

他结婚早,因为懂事的性格,从来没有想过要违背家里的意见,去特意找寻爱情。

有时候,他认为爱情也许就是激~情。

激~情或许还是很危险的。

长久以来,在他生活的圈子中,刺激艳丽的女人,他不比杨可见过的少,更让他觉得与其去碰这危险的激情,不如维护家庭的稳定来得重要。

他更没有想过要和杨可去争一个女人。

在见到杨可前,他认为自己可以努力不生气。

但是见到杨可,他才知道自己的心原来是这么痛。

许卓不是他的激~情,而是他潜意识中的爱,久违的爱。

他还没有来得及品尝爱的滋味,就被自己最好的兄弟掠夺了,他的心真的如一首歌名那般难受-----《心如刀割》。

  他第一次在杭州城里开快车,第一次独自进了酒吧,喝了个酩酊大醉。

不知道是怎么把车开回家的,也不知怎么喊开了家门;不去看赵西羽满脸的吃惊,还推开了保姆好心递过来的醒酒茶,他摇晃着走进卧室,趴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起来。

  赵西羽自从认识他以来,就只见过他温柔、儒雅的一面,还从来没有看到他这副模样。

她满心以为一定是陈亦浩的生意上碰到了大的难度,事业了有了不小的阻碍。

她急急的跟进卧室,不顾一切的想把他扳正过来,嘴里问着:“老公,你怎么了?为什么喝这么多酒?醒醒,醒醒!”

她使出吃奶的力气帮陈亦浩翻过身,并用手拍打着他的脸,提高嗓门想继续询问。

陈亦浩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喝醉酒的人力气特别的大,让她怎么也没办法挣脱。

陈亦浩就越把她往自己身边拉拢。正在她以为陈亦浩是想借醉酒亲热时,她清楚的听到陈亦浩轻轻哼道:“小卓,小卓!”

  她听得很清楚,陈亦浩叫的是“小卓”。

蓦然间,她脑子里轰的一片空白,更加生气的她用尽全力从陈亦浩的手中挣脱出来,揉着手腕疼痛处,她软软的瘫坐在床上,望着醉得不省人事的陈亦浩,喃喃自语:“小卓?难道是许卓?”

  如果换作是别人,听到自己的老公喊着其他女人的名字,心中肯定是愤怒与难过并存。

但赵西羽不,她只有愤怒,她一向如此。

因为她是赵西羽;有钱、自信、优越、好强、好胜、目空一切的赵西羽。

她望着渐渐沉睡的陈亦浩,满心愤怒的想把他打醒。

如果不是因为儿子在隔壁睡着,恐怕她早这么做了。

  买醉换来的是一夜的惊梦和第二天无以言喻的头裂感,陈亦浩醒来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头痛!

他睁开眼环视四周,感叹着自己醉了还能回到自己的卧室,这可真是一大奇迹啊!

天知道昨天他开车的时候,差点就要撞到人行道去了呢!

他依稀记得昨天梦里有许卓,有杨可,还有赵西羽。

呵,不,赵西羽不在梦里,而是坐在梳妆台前呢!他喉咙发涩的开口叫着:“西羽!”

  赵西羽很早就醒了,准确的说是大半夜没睡。

她看着陈亦浩醒来,还慢慢的坐起来,却并不理睬,只是用一种生气的目光盯着他。

陈亦浩的心情并没有因为买醉而舒缓,相反因为赵西羽此刻的举动而更加糟糕了。

他觉得很难受,先不说头爆炸似的痛,就是喉咙里火烧似的渴,也让他特别的不舒服。

他讨的这是什么老婆?难道不会替他准备一杯水吗?他有点艰难的起身,不再理会赵西羽,自己往外走去,他太需要一杯水了。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赵西羽一看他下床,竟然马上冲过来,以自己的身体撞开了他,挡在他的正前方,并大声的冲他吼着:“小卓是谁?小卓是谁?!!!!!!”

  这个时候的陈亦浩恐怕是处于最原始的状态之中了,他不愿意去想别的,他只想要一杯水,一杯让他干涸的喉咙滋润的水。

看到疯了似的赵西羽,嘴里还嚷着许卓的名字,他突然间对她感到厌恶之极,他恨恨的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赵西羽,冲进厨房,两话不说:喝水!

  整整两大杯的水灌下去,他才觉得舒坦,直到灌到肚子里有饱胀的感觉,他才停下来。

而他那愤怒中烧的老婆也追到了厨房,不厌其烦的冲他吼着:“小卓是谁?你倒是告诉我呀!”话说间,大有冲上前撕扯陈亦浩衣服的可能。

  陈亦浩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了,得到矿泉水滋润的喉咙清爽而舒服,让他得以大声的向赵西羽反问道:“一大早的你发什么神经?”

  女人愤怒的时候更容易来眼泪,赵西羽也是如此。

她很快就流出泪来,但丝毫没有显示出怯弱,更象是示威,她冲着丈夫嚷着:“你昨天为什么喝那么多酒?是不是为了那个小卓?”

  “你疯了!”陈亦浩厌烦的甩开她抓着自己的手,“西羽,你这样累不累?”

  “我疯了?”赵西羽重复着他的话,“小卓就是许卓吧?她是杨可的女朋友吧?为什么你喝醉了还要叫着别人女朋友的名字?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

  这句话让陈亦浩彻底清醒过来,原来他喝醉时不知不觉叫出了许卓的名字,还让赵西羽听到了!

他暗暗骂着自己:该死!他叹了口气望向别处,却听到赵西羽得意的声音:“没话说了吧?你怎么解释?我等着你给我解释!”

  陈亦浩收回目光,碰上了老婆愤怒质问的目光,刹那间,他忽然不想再辩解,很想对她说明这一切。

他默默的走出厨房,坐在客厅那宽敞的沙发里。

感受着沙发的柔软舒适和赵西羽的愤怒,他冷静的对赵西羽说:“小卓就是许卓。”

  赵西羽正卯着劲要抓他的小辫子,没想到他竟然轻松的承认了。

这让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问下去,也跟着慢慢的坐在沙发里。

陈亦浩见她坐下,继续陈说着:“她现在是杨可的女朋友。我很喜欢她!”

  赵西羽一听到这句话,马上又像拉满的弓似的紧绷起来:“什么?你喜欢她?哼,陈亦浩,我说是你疯了吧?她既然已经是杨可的女朋友了,你为什么还要喜欢她?”

  陈亦浩犹如得到解脱似的说着:“我为什么不可以喜欢她?她温柔,善良,善解人意,是个很好的姑娘!”

  “哼!温柔,善良?”赵西羽刻薄的反问着:“你可能还说漏了一点吧,爱钱!”

  陈亦浩严肃反问起她来,“西羽,如果我没有钱,你会嫁给我吗?”

  赵西羽没料到他会这么问自己,喉间噎了一下,她强硬着说下去:“我们家比你们家更有钱!”

  “西羽,你爱我吗?”陈亦浩忽然转换了话题。

赵西羽也突然无所适从起来。

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讨论过这个话题,刹时间无语。

在她的思想里,有钱就是一切。

他们双方的家里都有钱,他们可以比别人更轻松的得到奢侈的生活,这不就够了吗?

有了物质上的享受,难道两个人在一起还不快乐吗?

很多人都追求着爱情,可是当爱情碰到面包这个现实问题时,还快乐得起来吗?

  陈亦浩显然知道她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他继续说着:“你真正关心过我吗?你了解我吗?我喜欢什么颜色?我最喜欢穿什么样的衬衣?我最喜欢哪本书?最喜欢吃什么菜?作为妻子,你知道吗?”

  赵西羽又哏了一下,马上问着:“许卓都知道,?知道这些,就是爱你吗?”

  陈亦浩望着她,仿佛觉得她无可救药般的摇摇头:“她不知道,她不可能知道。并不是说知道了这些就是爱我。而是,你有没有用心的来关心和了解你的丈夫?”

  “这些和许卓有什么关系?和你喜欢上别人的女朋友有什么关系?我看不出这其中有任何关联!”赵西羽开始蛮不讲理起来。

  陈亦浩不准备再和她谈下去了,他起身,冷冷的说:“西羽,人的一生有几个十年?你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好好想想吧!”接着又扔下一句:“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如果你还想去杨可公司丢人的话,我不会拦着你。”

第二十七章 你爱我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