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痛苦的开端

  陈亦浩心烦意乱的回到车里,神经触动般若有所思,接着迅速拿出手机拨通了赵西羽的电话。

电话刚接通,他就用严厉的语气问道:“你在哪?在干什么?”

  赵西羽没料到他上来就这么严厉,她总认为,他现在对不起她,应该是她高昂着头才对。

电话那头,她顿了顿:“怎么了?我去哪和你有什么关系?

  陈亦浩平生第一次冷漠的对赵西羽说:“赵西羽,如果你敢去找许卓,明天我们就离婚!”

这话他说得斩钉截铁,也说得赵西羽气慨不已。

  她其实刚从杨可的家里出来,她是真的很有心机。

她找到了杨可的父亲,不管许卓是不是杨可的女朋友,她都在杨可父亲面前添油加醋、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番他们的恋情。

既然许卓会破坏到她的幸福,那么她就不能让许卓这么个什么也没有的女人,平白得到像杨可这样的男人。哪怕只是为钱!

她正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杨梅吐气的时候,听到陈亦浩这番话,让她立刻在大街就失去了控制。

她没有想到陈亦浩竟然没有道歉,没有请求原谅,反而把离婚两个字摆上了台面,她对着电话怒吼:“陈亦浩!为了个一名不值的外地女人,你居然要和我离婚?你不要忘了,她是杨可的女朋友!”

  陈亦浩反而很从容的:“我已经警告过你了,如果你一定要这么做,我也一定说到做到!”

挂上电话的那一刻,他征征的望着前方,他忽然很想看到许卓,他很想再和她谈一谈,很想亲口问问她:他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如果说现在的赵西羽在家里是颗定时炸弹,随时会和陈亦浩吵上几句的话,那么对杨可的父亲来说,她也绝对是颗有力的炮弹。

  因为都是生意圈里的人,杨可的父亲也差不多是看着她长大的;所以,当她以晚辈的身份BAI会杨家的时候,杨父显得特别的高兴和热情。

由于杨可的聪明能干,他差不多把公司完全交给杨可了。

对于儿子,他唯一不满的就是女人太多。

当赵西羽向他问及杨可的女朋友这回事时,他是好笑又好气的摇头:“唉,西羽呀,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这个臭小子,就喜欢泡那些不正经的女人,成天瞎混,总让我操心。”

末了,又很得意的补充着:“不过他还年轻嘛,让他玩玩没事!这些女人啊,只要他不带到家里来,我就随他去了。”

  赵西羽故作神秘状:“伯父你不知道吗?如果说杨可只是又找了个玩玩的女人,我倒也不觉得稀奇。”

看着杨父一副知子莫若父的模样,她继续煸动着:“但是我听说的是,他好像是真的对现在这个女人动心了呢!”

  “哦?”杨父如她所料的那般感到意外,他饶有兴趣的问着:“小可动凡心了?你见过这个女人吗?是个怎样的人?”

  赵西羽换上了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扭扭怩怩的,吞吞吐吐:“怎么?他,没和你说呀?呵,我们都以为既然是动了真心,就应该早带回来见家长了呵!可能,是我们搞错了吧!”

  杨可的父亲却不吃她这一套了,一个劲的催促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嗯?西羽呀,你就不要卖关子了嘛,快说给伯父听听。”

  透过赵西羽口中转述的许卓,不说面目全非,也已经让杨可的父亲倍感失望和生气了。

赵西羽眼瞅着杨可的父亲脸色越来越铁青,心中就越来越欢愉。

说到最后,她适时的停下来,“哎呀,伯父,都快三点了,我还得去运动呢!我就先走了哈!这些呀,也只是我听来的,因为大家都在传,所以,你可不要往心上去哦?”

  这实际上就是在往杨可父亲的心口上加盖个印,让他牢牢记住了!

  杨可还没从和陈亦浩谈话的郁闷中反应过来,就被父亲的电话急召回了家。

父亲对他一直都是严厉的,从年少到成年;从上学到创业。

他刚大学毕业,就接到父亲交给的一项任务:赚五万块钱!只要他赚到五万块钱,就让他直接做总经理;否则,从基层干起。

结果,他赚了一套小公寓。或许是觉得自己对儿子太过严厉,所以杨可的父亲从来不过问他那略为放纵的私事,不管和模特混也好,还是泡大学生也罢;从不过问!

  但今天父亲问的话却让他半天摸不着头脑:“杨可,听说你又找女人了?”

  杨可嬉皮笑脸的答着:“爸,怎么了?你可是从来不管我找女人的呀!”

  杨可的父亲继续问着:“我听说这次你找的是女朋友!我确实不管你找女人的事,但如果你找的是女朋友,你是不是应该带给我看看呀?”

  杨可呆住了,他发现父亲好像是有备而来。

是的,父亲说得有道理,泡女人他管不着,但如果是找儿媳妇,他就很有理由过问了。

但是要让父亲轻易接受许卓,这是得花费一点时间和心思的。

这不是说,如果父亲不接受许卓,他就会放弃。

事实上,他早就想过,如果父亲不同意他和许卓交往,他也要好好把握这段爱,这一段让他唯一想要付出的爱;而且他不想许卓会因为他的家庭,他的家人受到不应该受到的伤害。

他要给许卓安全、温暖的港湾。他试探的问着父亲:“爸,你这是听谁说的?”

  实际上 ,杨可的父亲一看到儿子这副模样就什么都明白了,换作平时,杨可一定会带着满不在乎的口气打发过去,但是今天······

看来,赵西羽的话是可信的。如果她的话可信,那这个和儿子恋爱的女人,是不是太糟糕了?

他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望着杨可:“小可!你平常怎么胡闹,我都不管你!但你这是找老婆,找老婆怎么可以找那样的女人?”

  杨可听得突然跳起来:“那样的女人?爸爸?你听谁说过什么?你可不能听风就是雨!”

  这几乎就是承认了,杨父一听就痛心不已,他愠怒的说:“看来这是真的?”

  杨可急于维护许卓,急于维护自己这份感情,他也不高兴的说着:“是真的!我谈恋爱了!”

  “和自己的秘书?一个外地人?”杨可的父亲反问道:“你是不是太随便了?”

  杨可顿时明白,这会儿,在父亲的心里,许卓的形象是好不到哪去了。

至少在他父亲面前说起许卓的这个人,没说过一句许卓的好话。他实在想不起来,会有谁去父亲面前说这些事。

  他耳边继续响起父亲的声音:“把她辞掉!不想她受到更多的伤害就亲手做吧!如果等到我出面来辞掉她的话,她受到的伤害就不止这些了。”

  望着父亲似乎不愿意给自己一丝机会,杨可立刻起身冲到父亲的面前:“爸爸!”

  父亲冷静的看着他:“你不要忘了,我才是董事长!”

  “爸爸!”杨可坚持着:“我爱她!长这么大,我第一次这么爱一个女人!我不管别人在你面前说了她什么话,我只想告诉你的是,她不是你现在想像的那种人!”

  “我以为,你这么多年在外面早就找过自己的爱了!小可,我从来不当着你的面过问你的私事,那是因为我相信你知道该怎么做。你确实做到了,没有带过莫名的女人来烦我。所以,我认为,你该明白,以你的身份,该找什么样的女人当老婆!”

  “爸爸!过去我只是贪玩,只是······哎!”杨可一时乱了方寸,不知道该怎么向父亲阐述自己的感情:“我是真的爱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爱一个女人!”

  父亲深遂精明的目光,严厉的看着杨可:“照我说的做!”

第二十九章 痛苦的开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