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被半夜的电话吵醒,陈亦浩再次烦躁到了极点:是家里打来的。

  他记得昨晚他是主动挂断赵西羽电话的。

  不用说,这个肯定又是她打的。他郁闷的用枕头罩住头,但是打电话的人并没有停下的意思。

  他的手机顽固的震动着,伴着清脆的铃声,在深夜里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当手机第五次响起时,陈亦浩再也忍不住了,他跳起来,接通电话就对着话筒里大吼:“赵西羽!你到底有完没完?!!”

  手机里并没有赵西羽的声音,反而传来他家保姆着急、恐惧、哭泣的声音:“陈总,是我!”

  陈亦浩稍平静下来,颇不好意思的问:“怎么了?这么晚,急着打给我?有什么事?”

  “陈总,你快回来吧!赵总她出事了,我叫她好久了,她一点反应也没有。”保姆紧握着电话,声音都在发颤。

  陈亦浩的手机,也嗖的掉在了地上。

  赵西羽真的自杀了。

  当陈亦浩扣上电话的那一刻,她就发疯似的吞下了所有的药片。

  直到保姆半夜起来,发现她没有关房门,没有关灯;同时也发现了她的异样。

  意识模糊的刹那间,她还轻轻的笑了,笑自己生如夏花般灿烂;遥远处,伫立着自己的孩子,还有父母,似乎还有陈亦浩。

  睁开眼,还真有一簇鲜艳的花立在墙角里。

  “我到天堂了吗?”她想着,不由自主的呢喃。

  闭上眼,她似乎不想这么快适应这个新环境。

  但是,不对,她分明能感到自己的眼泪落在脸庞上的凉意。

  她再次睁开眼,无力的抬起手,赫然发现手上的输液器。

  转过头,陈亦浩正伏在床边,显然已经睡着了。

  她的心宛如从空中落到踏实的土地上:我还没死!几乎是立刻,她的眼眶充满了泪水:感谢上帝,我还没有死!原来她内心是多么眷恋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眷恋着自己的亲人,眷恋这个正在熟睡的男人。

  尽管无力,她仍慢慢把手移过去,轻抚着陈亦浩的头发,这种亲昵的动作在记忆中,仿佛也是第一次。

  陈亦浩累了,身心俱累。

  飞车把赵西羽送到医院,眼看着她被送进急救室,他整个人就软在了墙上。

  他想不到,赵西羽竟然会走上这条路。

  他简直不敢相信,是谁给了她死的勇气。

  同时,他责怪着自己,如果下午仔细些,他应该能觉察出她情绪上的波动。

  直到赵西羽被推出来,医生告知他人已经得救了时,他紧张的心才稍稍松弛。

  如果她就这么走了,他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看着躺在病床的她,脸色苍白,一动不动。

  他忍不住轻抚过她的脸,发捎,轻声的,有点哽咽:“你怎么这么傻?”

  他暗思着,如果不是自己提出要离婚。

  她永远不会对他爆发出如火般炙热的感情,一辈子都会是那个养尊处优,高傲自大的精致女人。

  面对她突如其来的执着,他该怎么办?他想要的,只是在还能感动的年龄里找寻属于自己的爱情,但绝不想在这个过程中,有伤害。

  或许伤害是难免的,万万不是这种伤害,不要是这种舍弃生命的伤害。

  这太沉重,太沉重了。沉重得让他觉得无法呼吸。

  抬起头,睁开浮肿惺松的眼,他惊讶的抓住赵西羽的手:“你醒了??”

  赵西羽想给他一丝笑,但嘴角怎么也扯不出弧度。

  她让他握着自己的手,用无语代替了回答。

  陈亦浩是被她的***突然惊醒的,他有点尴尬的松开她的手。

  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他的性格一直都是温柔的,所以他接着安慰起她来:“医生说没事了,多休息就好。”

  停顿了一会,他起身给她盛了一碗早就准备好的热粥,“要吃一点吗?”

  赵西羽脸上多了一丝悲伤的表情。

  她在想,如果不是自己迈出这一步,陈亦浩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守在自己的身边。

  她轻轻的摇头,声音中透出她的虚弱:“我吃不下。”

  陈亦浩深深的凝望着她,“西羽,不许再这么傻,好吗?”

  赵西羽不知是答应自己,还是答应他,点头“嗯。”

  陈亦浩搬回去了,他还是很感激赵西羽的,这么大的事,她硬是瞒下来,没让自己的父母知道。

  他想,就算她父母指着他鼻子骂,他也得承受下来。毕竟,他有错。

  但他却发现,现在和赵西羽呆在同个屋檐下,是多么难受的一件事。

  因为内疚,他总是很早就回到家里。

  而从来不下厨的赵西羽,总会小心的问他:“今天想吃什么?”

  或者会在饭后,亲自为他切上水果,这让他多少有点不适应。

  他谨小慎微的和她说:“西羽,让阿姨做吧,这样你会很辛苦的。”

  她马上就会紧张的问:“怎么了?我做得不对吗?应该怎么做呢?”

  他虽然搬回来了,但并没有和赵西羽躺在一张床上。

  他想,这个婚迟早是要离的,只是现在要照顾她的情绪。

  所以,他睡在书房。上网,依然成了他整个晚上的活动。

  整整半个月下来,他的头皮每天紧绷得像一张弓,有时候感觉发麻。

  赵西羽同样也不轻松。她是个女人,还是一个刚从鬼门关回来的女人。

  她尽力改变自己,或者说是尽力去讨好陈亦浩。

  临睡前,她总要亲自送一杯牛奶到书房给他。

  有时候,她还会特意换上性感的睡衣,在书房里赖上一二分钟。

  她渴望着陈亦浩能轻轻推开她掩着的房门。

  每天早上,她很早就起来,和阿姨一起为他准备早饭。

  准确的说,她起得比阿姨还早,她换上很精致的衣服,化上很流行的妆容。

  她总是满心期望的希望陈亦浩能看出她的变化,能夸她两句……

  但,没有,陈亦浩对她很温柔,很关心,也很客套。

  失望在她内心里一天一天的堆积,深夜里会悄悄袭上她的心头,让她感到有蚂蚁在噬咬着自己的意识,发痒、发酸,直至发恨!

  她不知道,电脑的那头,是不是还有个许卓在和陈亦浩聊天;或者陈亦浩向她诉说?

  无巧不成书,这句经典的古语很快就验证在他们的身上。

  仿佛是巧合,又仿佛是必然,而最后的结果,就是伤害。

  陈亦浩并没有和许卓聊天,因为许卓现在不会整晚的和他聊,她有杨可。

  他如赵西羽渴望他那般,渴望着许卓能听听他的苦恼、烦闷。

  他知道自己的变化,最起码变得懒散了,他对什么也提不起兴趣。

  每天早上,赵西羽总热心的替他搭配衣服、领带,他都婉言拒绝说没有应酬,不需要这些。

  这是一个周日,阳光明媚。

  西子湖畔仍有着兴致高涨的游客,杭州城里暖洋洋的,懒懒的向游客诉说着自己的悠闲。

  杨可是兴奋的,自从和许卓恋爱起,他就一直让许卓去自己的公寓住。

  许卓总是以要有自己的空间为由拒绝他,他也委屈着自己,赖在那座小公寓里。

  但今天不同,他要回父亲家去,和父亲商量自己的婚事。

  他兴冲冲的,想要重新买一套公寓,营造一个属于他和许卓的小窝。

  当然,结婚是大事,要和父亲商量的。

  心底的兴奋,让他恨不得有一双翅膀马上飞到家,再速度飞到许卓的身边。

  许卓也懒懒的,习惯性的坐在窗台上,任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在她洁白的脸上。

  她内心和杨可一样,憧憬、兴奋。虽然还有些不安,还有点忐忑,但还是答应了和杨可厮守。

  不管这一切是不是来得有点快,她很想抓住自己这份感觉,还能冲淡自己对陈亦浩的那份内疚吧?

  听到敲门声时,她有点诧异:不可能是杨可。

  “谁呢?”她问着。

  门外传来陈亦浩低沉而疲惫的声音:“小卓,是我。”

  许卓急忙开门,才看到他就吓得不轻。

  才短短20来天不见,他怎么变成这样了?整个人憔悴而无神。

  她慌忙的迎他进来,关切的问道:“浩哥,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陈亦浩征征的望着她:“小卓,我可以坐一会吗?”

  “当然可以。”许卓迅速的回应。眼看着他坐下来,才小心翼翼的说:“浩哥?”

  陈亦浩望着她,苦笑着,寻思着,要不要告诉她实情。

  终于,他还是没有说,反而说了一句让许卓拘束不安的话:“我没事,突然想你了,就上来看看。”

  许卓拿不准他是不是知道了自己和杨可准备结婚的事,踌躇着,“今天,杨可回他爸那儿去了。他爸爸一直不太同意我们的事。”

  “是吗?”陈亦浩点头,“他会同意的,你是一个好姑娘。”

  “浩哥,”许卓试探性的说话,她总觉得他不对劲,但又说不上哪儿不对,“过得不好吗?”

  陈亦浩突然笑出声了,“呵”,他笑着:“小卓,你是真天真,还是假天真?”

  许卓被这句话反问得极其不好意思,但这是她的内心话。

  她是很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而且希望他能过得好,尽管,她知道,他过得可能不太好。

  她起身:“我给你泡咖啡去。”

  陈亦浩点头默许,不再出声。

  顿时屋内一片安静,偶尔传来楼下的车声,还有许卓磨咖啡豆的声音。

  蓦地,房门再次被敲响。

  许卓和陈亦浩同时望向门的方向,还同时对望着一眼。“可能是杨可回来了。”

  许卓轻轻说着,端起杯子往客厅走来。陈亦浩也起身:“我来吧!”

  他先许卓一步跨过玄关,一把拉开门——是赵西羽!!

  “砰!”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客厅,许卓手中的杯子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她也看到了门外的客人,睁大着眼睛,惊恐的站在那。

  陈亦浩惊讶万分,但他还是马上镇定下来,拉过赵西羽:“西羽,你怎么来了?”

  是啊,赵西羽怎么会找到这来了?

  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巧。她早就知道许卓的住所,不仅来了,还带着一把匕首。

  她并不想来伤害许卓,而是吓她来了。

  她想来找许卓,告诉她,自己曾经死过一次,有颗不怕死的心,希望许卓不要再和陈亦浩网上聊天。

  这样,或许陈亦浩不会在书房里过夜,自己也不会整晚整晚的难捱。

  她相信许卓听过她自杀的事情后,一定会同情自己。

  如果许卓不答应,她就要在她面前再死一次。

  她万万没有想到,才进小区,就看到熟悉的别克——陈亦浩的车。

  “果然如此!他们还在藕断丝连呀!”她顿时又恨又气,握了握藏在包里的匕首,冲上了楼。

  屋内果然有她不想看到的一幕:陈亦浩开门,许卓端着杯子。多么自然的动作?

  瞬间,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她已经为他死过一次了,他怎么忍心在自己伤口还没有愈合的时候再来伤害自己?

  还有许卓,这个貌似柔弱的女人,到底有着一副怎样的心肠?

  总是出尔反尔?有了杨可,还抓住自己的丈夫不放?

  懵懂间,陈亦浩轻推着她出门:“西羽,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她突然一把推开陈亦浩,闯了进去,站在两人中间,反问着:“我不走!我不走!”

  她一手指着许卓,冲陈亦浩嚷了起来:“亦浩,为什么要这样?你不是口口声声说和她没有关系吗?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你就这么不怜惜我吗?你就急不可奈的要到这来和她幽会?”

  陈亦浩急忙上去扳正她的肩膀,诚意的否定:“不是这样的,西羽,不是你想像的这样!”

  “不是什么?”再次甩开陈亦浩,赵西羽彻底疯狂了:“难道还有什么比亲眼看到的,更真切吗?你难道还要我捉奸在床,才承认吗??”

  许卓听着他言我语的争吵,也急急的冲到赵西羽面前:“西羽姐。浩哥他刚到几分钟而已。”

  “啪!”许卓话还没有说话,已经挨了赵西羽一记耳光,耳边响起她恶狠狠的声音:“是吗?刚到?你是不是想说,我应该等到你们上chuang的时候再上来?”

  许卓扭过火辣、滚烫的脸,深深的咽气,突然间,不想再作解释。

  陈亦浩也火了,他抱着赵西羽的肩膀,准备把她拖出去:“赵西羽,你有事冲我来!不要在这里撒野好不好?”

  疯狂的女人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脱他的怀抱,冲到了客厅的敞开式阳台前,迅速从包里拿出那把匕首:“你们都不是人!为什么要逼我!!!不要过来,都不要过来,再过来,我马上死给你们看!”

  亦浩和许卓都看到了她手中的匕首,阳光照在上面,讽刺的折射着刺眼的光芒。

  两个人都同时惊呆。尤其是陈亦浩,他一阵阵的感到恐惧:赵西羽是有勇气去死的。

  他竭力让自己的语气缓和:“西羽,你不要这样。你答应过我,不会再做傻事。”

  许卓听得迷糊,但隐约听出,赵西羽曾经自杀过。

  她的神经已经高度紧张到极点。

  她极温柔极温柔的,慢慢的靠近沙发:“嫂子,允许我叫你一声嫂子。”

  赵西羽像一只发狂的野兽,双手死抓着匕首,流着泪,猛烈的摇头:“滚,滚,我不要听你们说!都给我滚!不要过来!”

  “嫂子,”许卓没有停下来,反而更亲切的说:“嫂子你看看我,我比你,不知道要差多远。你漂亮,你优雅,你能干,你有钱。我从来没有想过,能比得过嫂子。”

  赵西羽听着,没有答腔,许卓继续着:“我更加没想过,要从嫂子身边夺走浩哥。这是不对的,也是不可能的。而且,我有杨可。我们已经决定结婚了!”

  陈亦浩听着,向许卓投去一记疑惑的目光;赵西羽也停下抽泣缓缓的望着她。

  许卓有点不好意思的微微低头,向陈亦浩使眼色:“今天,是我叫浩哥来的。我想告诉他这个消息。我知道,在浙江,办喜事时,新娘都应该有个伴娘。我在杭州一没亲,二没故,所以,我想问问浩哥,是不是能麻烦嫂子当我的伴娘。”

  许卓讲得颇为诚恳,而且动情,她一边说一边偷偷观察着赵西羽。

  果然,听到这里,赵西羽不仅不再抽泣,甚至有点走神。依稀可以看出她双手上的劲道微微松弛……

  许卓再次使了个眼神给陈亦浩,同时再向前迈了几步,轻轻的说:“嫂子,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就在这里等一会好吗?杨可今天去他父亲家商量我们的婚事了,很快就会回来的。浩哥是爱你的,他刚才还对我说,看着你做傻事好心疼。嫂子,你做过一次傻事,不要再在浩哥面前做第二次,好吗?”

  赵西羽的目光有点痴痴的望向陈亦浩,陈亦浩无可奈何的圆着许卓善意的谎言:“西羽,你答应过我的不是吗?”

  陈赤浩和许卓的这场戏让赵西羽的思维暂时陷入了混乱。

  她一直不相信陈亦浩和许卓之间没事,而且刚才也亲眼看到他们俩独处一室。

  但他俩这番话又说得如此丝丝入扣,没有一点虚假的迹象。她握着刀,发着呆。

  许卓是聪明的,许卓是勇敢的!

  她不仅看出了赵西羽的迟疑,更是迈开大步,急速的冲上去,一把抓住了赵西羽的双手,抓住了刀柄。

  赵西羽的发呆暮地被许卓打断,反应过来时,发现她已经在抢自己手中的刀。

  她下意识的更加抓紧了刀柄,仿佛要紧紧抓住陈亦浩般不放手。

  许卓急得大叫:“浩哥,快来帮忙呀!”

  陈亦浩眼看着两个女人就要扭作一团,赶紧冲上去,抱住自己老婆,想把她拉开,好让许卓从她从手中抢下刀来。

  赵西羽双手越握越紧,弓着腰越来越往地上缩下去,想要逃脱陈亦浩用力的拉扯,手腕顺势往下一翻,许卓也顺着她的力量想往上反拉,夺刀。

  这场混乱在许卓的惨叫声中嘎然而止——赵西羽松开双手时,锋利的匕首深深的插在许卓的小腹里。

  许卓只觉得身体里一阵冰凉,然后是钻心的疼痛。

  她痛苦的叫出声,双手按住疼痛的地方,力量渐渐从她身上消失,她越来越支撑不住自己,缓缓的倒在地上。陈亦浩箭步冲上来,接住她,喊:“小卓,小卓呀!!”

  而赵西羽已经被许卓身上越冒越多的鲜血吓得不知所措了。

  她呆呆的看着丈夫抱着许卓,此刻,心底一点醋意也没有。

  伫在那,双手抱着自己的头,紧紧咬着双唇,喃喃自语:“我怎么了?我怎么了?我怎么了?”

  屋内很快弥漫出血腥味来。许卓眼看着就要躺在血泊里了,她虚弱的对赵西羽说:“嫂子,相信我们吧!”

  陈亦浩疯狂的抱紧她:“坚持一下,小卓,坚持一下。求求你,坚持一下!”

  他立刻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告知他自己所在的位置,让他把赵西羽带回去。

  他看着赵西羽失魂恐慌的模样,更是指示着助理,一定要守着赵西羽,不许她出门。

  他一把抱起许卓,冲赵西羽吼着:“你在这里等人来接你,听到没有??哪也不许去!!听到没!”

第三十五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