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给我一个她

叁伍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时隔几年再次见面

  “苏经理,您的咖啡。”

“谢谢。”收回思绪,拿起杯子一口气喝光。喝完才发现这是咖啡,苦涩的麻木传遍了整个口腔,若不是助理还在,她真的会一口喷出来。

看她心不在焉的样子,助理关心的问:“又没睡好吗?”

她只笑了笑,并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好了,下班的时间到了。”

助理轻笑,说:“您还是这么准时。”

苏芣苡穿好大衣,笑道:“有个约会,我走了,亲爱的小姐。”走之前还不忘调侃,“今天出门照镜子了吗?风格太棒了。”

助理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她知道自己今天穿了一身黄色的衣服,并且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穿了。

关上车门,苏芣苡呼了口气,这几年里,失眠已经不能离开她了,她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去SPA,来掩盖自己无精打采的脸。今天的状态还好,起码没有头疼。拍了拍自己的脸,给自家大姐打了个电话后,才驾车慢悠悠的离去。

到约好的地方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刚走进大厅迎面‘撞’上来一个气势汹汹的人。

“苏芣苡!你看时间没有!这会儿几点了!”

她定过神看着自家大姐,无辜的眨眨眼睛说:“大姐,路上堵车。”

“呸!这地儿就离你公司两条街的距离,还有这会儿并不是高峰期,开个车还不如走路,你买个乌龟车啊!” 苏漠就差没把心肝肺喷出来。

苏芣苡:“好大姐,你知道我不习惯开车,这车还是沈叔送的,不开总不好吧。”

苏漠:“……”

苏芣苡卖个萌,撒个娇说:“好啦好啦,今天我请客,姐姐你就放开吃,成不?”

开始点菜的时候,苏漠突然抬起头看着她,盯的她浑身不舒服,她看了看衣着并没有发现什么,还想问她怎么了的时候,被苏漠打断。

“你每次都是这样迟到,只是因为不习惯开车?”苏漠想起那辆BMW,好像是沈家小公子亲自买的,只不过送出的时候附上的是沈家的名义。

苏芣苡知道她要说什么,刻意的回避她的目光,拿起桌上的白开水喝了一口,再咽下,直到把那杯水喝光,才开口说:“嗯,一点也不习惯。”

苏漠叹口气,直说:“人都走了五年了,你要是放不下就不会去找么?干嘛非得给自己找罪受。”

苏芣苡:“不会。”

苏漠用菜单拍了一下她的头,瞪着眼说:“说你笨你还喘上了。”

苏芣苡不作答。

吃到一半,苏漠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面无表情。轻啐一口红酒,说了句足以让苏芣苡软到腿站都站不起来。

“他要回来了,今晚的飞机。看来今天晚上有场子要聚了。”

“哐当”,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儿绝爱的石头,扑腾扑腾的来回跳动。小心翼翼的问:“是沈大哥?”

“嗯。”苏漠吃完盘子里的牛排,“当然还有……他,沈薄言。”

只听“哗啦”一声,苏芣苡的酒杯掉在了地上,整个人发抖的坐在那儿,手指泛白紧握着叉子,说不出来一句话,她是被吓的。不顾闻声投来的目光,站起来,飞快的跑出去。

“喂,帮我订张机票,去哪儿?你问我去哪儿,我怎么知道!找个今晚最早的时间,不管去哪儿!”她拉着车门的把手,却发现怎么也拉不开,着急的使劲拽着,嘴里骂了一句。

苏漠拉住她,狠狠道:“苏芣苡,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

“大姐,我求你,我真的不能见到他。”隔着车身,都能听见她微微颤抖的声音。

两人僵持了五分钟,苏漠先是叹了口气,然后从苏芣苡包里拿出钥匙打开车门,坐上驾驶位置,扭头说:“上车。”

车内也是沉默,除了苏芣苡打颤的声音,怕是找不到别的声响了。

苏漠烦躁的开了音乐,一阵熟悉的音乐想起,“啪”!她一掌关掉音乐。

“苏芣苡,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苏漠是苏芣苡亲伯伯的女儿,俩人虽相差几个月,却隔了个年。也都相互了解,可以这么说,苏芣苡穿多大尺寸的内衣她都一清二楚。更别提现在开的这辆车和车上的音乐,车是沈薄言在苏芣苡过18岁生日的时候送的,音乐是沈薄言在苏芣苡过20岁生日的时候弹的一首钢琴曲,外加一件毛衣。

苏芣苡看向窗外,整个城市黑成一团乱麻,和光点扭曲在一起,在她的眼睛里放大又缩小。偶尔还有流动的车经过,她默默的看着,感受时间的一点一滴。

手机响了,苏漠帮她接了。是助理打来的,说是手续都办好了,在机场那里等着她。

压了压胸口的绞痛,她缓缓开口:“我没出息,大姐。我一直都没出息。”

从与沈薄言的遇见开始,她就没有挺直身子装做无所谓过,更没有高傲的昂起头可以与他并肩的说法。

苏芣苡,永远是那颗最渺小最遥远的星星。而沈薄言这个比太阳还要耀眼,比月亮还要皎洁的人,怎么可能会在意细微的尘埃。

也许,有时候人都需要一点软弱无能来掩盖伤痕累累的躯体。

到了机场,和助理打个电话。不久就看见助理急匆匆的跑过来,嘴里还不忘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苏芣苡下车的时候没站稳差点跪在地上,这更让小助理担心了,问:“下班的时候不还好好的么?到底怎么了?”

一旁没说话的苏漠实在忍不下去了,甩个白眼,说:“没事儿,她就是怂的。东西备齐了就带着她赶紧走,看着真特么心烦。”

苏芣苡把车上的口罩脑子全戴上,这还是苏漠给她买的,她一直嫌弃太卡通所以没敢戴,又不是小孩子了。

“几点的?”

“8点30,这是最近的一趟了,海南。”助理看了看表,“还有半个小时。”

“辛苦了,你回去吧,我自己可以。”又转身相对苏漠说什么,“姐……”

苏漠拍了拍她的脸,说:“知道,我就说你出差了。”

找个位置坐下,等待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想起今天是周五,周六上午要去福利院做义工,要给院长打个电话说一下,摸口袋的时候才记起来手机和钱包都在车上。苏芣苡有个毛病,生活中丢三落四,常常会忘记东西放在哪儿,这个毛病从她会记事儿的时候一直陪伴她到现在。

急急忙忙的就找出口,发现自己迷路了……这里就要说苏芣苡的又一个毛病,路痴。相对于走了很多遍的路还好,偶尔接触的,就很难了。

还好旁边有位男士,她上前询问,“您好,请问……”

那位男士转过身,苏芣苡当场石化,这……不是沈大哥么!!!淡定,还好自己带了帽子和口罩,亲妈都认不出来。

“小芣苡?你是来接我们的?这么久没见,还真不知道你的方向感变好了。”

苏芣苡再次石化……

“呵呵……咳咳咳咳咳……呵呵……”

“感冒了?就你自己来了?你姐呢?”沈家大哥沈未明很绅士的在等着她的回答。

苏芣苡强壮镇定,说:“好久不见啊沈大哥……那个……我赶时间,我是出差,有事儿,很忙,事儿很多。”

“去哪儿?”

“额……上海。”看了看表,“呀时间到了,沈大哥,我该走了,等我回来再聚啊。”

刚转身,就和人来了个身碰身,差点没躺在地上,晕乎乎的歪了半天,醒过神才发现东西都掉在地上,一遍捡一遍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那人笔直地站着,叫了一声:“小胖子?”

沈未明捡起票,看了看,拿在手里,责怪道:“小言,你就不能帮芣苡一下么?”

苏芣苡现在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她只觉得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味道,连每一个细胞都在扩张着,不断的涨大,然后快速的缩小,仿佛都在叫喊着沈薄言这三个字。

发白的唇已经被她咬破了,血流进嘴里,酸酸的,咸咸的。她不敢抬头看一眼,生怕被他一眼看穿。

怕让人听出自己颤抖的声音就小声的说:“小胖子,是谁?不认识。”

沈薄言弯腰看了看那双水汪汪的眼睛,还以为自己撞疼了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说:“撞傻了?”

苏芣苡晕眩了,以前的她特别喜欢这种感觉,就这样轻轻的触碰着,在心里埋下一颗种子,浇灌,发芽。

有一天或许可以长成参天大树,或许开花结果,可是,人总不能一辈子待在幻想里,总要面对现实,当她把枯萎了的小树苗拔出来的时候,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才让她清醒。

“咳咳咳咳咳。。。。。。”她蹲在地上不停的咳着,总希望能在自己还清醒的时候,离他远点。

沈未明皱眉,有些担心,没想到自家弟弟已经把人抱起来了,还特别霸气的说了句:“回家。”

苏芣苡没想到会突然这样,稍微挣扎了两下,弱弱地说:“我没病,你快放我下来。”

“苏芣苡,你就不能好好照顾自己么?”他越说眉头锁得越紧,“多重?”

“啥?”

“我说你多重?”

“50。”感觉到气压越来越低,小声说出口:“大概40。。。。。。”

出去的时候,发现苏漠没走,苏芣苡仿佛看见了救星,但是当苏芣苡看着满面笑容的她,就感觉不对劲儿,算了算时间,难不成真被她家大姐摆了一道?!

其实她今天约苏漠,想跟她说个事儿,没想没有机会说出来。

苏芣苡看机会从沈薄言怀里下来,她的个头还是跟以前一样,错了沈博言一个头。

时隔五年,再见面,原来是这个滋味儿,酸酸的,苦苦的,本可以甜甜的,可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苏芣苡,已经二十五岁了。

别人家的姑娘,早早的选了如意郎君,孩子都一两岁了。而苏芣苡早就定了良缘,可是没想一等就是五载,本想不会再见面,命运偏偏就是这样,爱捉弄人。

当你等了的人终于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你想逃避的时候,该怎么办?

苏芣苡压了压胸口的一团气,明明车里有四个人,为什么还是感觉气压很低,像是快要把人压进泥土里。

而且,为什么自己会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为什么开车的是沈薄言!

她透过后视镜看向苏漠,苏漠在看着手机,根本没空搭理她。倒是沈未明对她笑笑,转而又瞄了眼苏漠的手机,轻微皱眉却不做声。

手机放在了苏漠那里,她只好继续望向窗外,看一看来往的车,数一数路边的灯。

沈薄言一直不说话,他是在生气,生苏芣苡的气,这小丫头离开了他,活的像模像样的,这使他心里不舒服极了。在国外这几年,他趁着工作减轻的时候给她打过电话,可她从来不接,就会发个短信过来说一句忙,好好照顾自己的话。

他瞥了眼她,暗骂道:苏芣苡,你大爷的!承蒙本公子还能记得你,可你倒好,忽远忽近的,玩儿爷啊!

本来想问她,为什么这么冷淡,这几年,有没有想他?但是看苏芣苡的样子,他真的说不出口。

突然,沈薄言觉得腿上多了个东西,低头一看,这不是苏芣苡么?怎么连坐也坐不好?刚想开口说她两句,又止住了。

因为这丫头,睡着了……

短短五分钟的时间,就这样睡着了。

苏芣苡轻微的呼吸着,头蹭了蹭他的腿,弄得他哭笑不得。

不禁地说:“真是个猪。”

苏漠抬眼看了看,继续手上的动作,说:“这你可说错了,看她的样子也知道她很久没好好休息过了。”

沈薄言诧异一过,转而就是沉默。

车开的很慢,却很平稳,可能是沈薄言想让苏芣苡睡好一点,也可能是这车本来就慢,不过后者可能性不大,毕竟咱沈公子买的,他心里清楚。

到沈家园子的时候,都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本想着苏芣苡睡一会儿就会自己醒过来,没想这丫真把咱沈公子的腿当席梦思了,睡了一路竟然还没醒。

苏漠没有下车的趋势,她把手机放包里,作势让沈薄言下去她来开。不料沈薄言并不买账,想把苏芣苡抱下车,身子挡住了苏漠,苏漠靠在车身上,点了个烟说:“她不住这儿。”

沈薄言没说话,就要抱起苏芣苡的时候,苏芣苡睁开了眼。

“呦,小言回来啦!怎么还不进屋,傻站着干嘛!”说话的是沈薄言的妈妈,她只穿了件毛衣就出来了,想必是等不及看见自己的儿子吧。

“阿姨。”这次是苏芣苡先说话。

“小芣苡?!这孩子,这么长时间不来看看我,是不是忘记沈妈妈了。”

“很想呢,工作忙。”她抱了抱温晴梅。

“快进组快进屋,今儿个别走了,要留下来陪我说说话。”说着拉着苏芣苡的手就往屋里走,忽略了两年前见过一面的俩儿子。

这边沈薄言把行李箱拿下车,就听见吵架声音。

沈未明:“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苏漠:“用不着你管。”

沈未明:“我怎么不管?”

苏漠:“不用你管。”

沈未明:“苏漠,你在挑战我的底线么?”

苏漠:“沈大公子还有底线?头一次听说。”

沈未明:“……”

苏漠:“怎么了?被我说中了?是不是心里特虚啊,少爷。”

沈未明:“……”

苏漠:“切,没本……唔……唔!”

沈未明:“嘶……”

苏漠:“占老娘便宜!咬死你!唔!你要带我去哪儿?!小心我告你啊!”

看着远去的车,沈薄言在心里为自家大哥加了个油,又想了想自己,好像连自家大哥都不如。

刚进门的时候,苏芣苡就觉得好笑,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还是说这是身体的本能。

“爷爷。”她一进门就看见了苏家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和沈家叔叔有说有笑的聊着什么。

“回来了?”

苏芣苡看着苏老爷子,笑说:“我送沈大哥们回来。”

“咦苏爷爷,我们家老头儿去哪儿了?他疼爱的小孙子回来了也不见见,真是冷淡。”沈薄言把行李箱放在门口,嘴里一个劲儿地没完没了。

“小言,那是你爷爷!”温晴梅责怪地看着他,但眼里也有一丝丝的宠溺。

“好小子!有我不就行了,他那一把老骨头了,还出来臭显摆什么。”

温晴梅笑了笑说:“好了好了,别听你苏爷爷瞎说,你爷爷病犯了,刚吃了药在楼上躺着呢,快去吧。”

“那我去看一眼老头儿,指不定多想我。”

等沈薄言走了,坐在一旁的沈清文才松了松皱着的眉头,对苏芣苡说:“芣苡,过来坐。”

沈清文对自家儿子一直严格管教,却疏忽了父子之间的感情。大儿子还好,这小儿子是句句不听,常常闹翻天,与他更是水火不容。沈薄言离家这几年的一些原因也是因为沈清文的牛脾气,父子俩不对头,搁谁心里谁难受。

沈清文喝口水,问:“芣苡,最近还好么?”

“还好。”

苏老爷子哼了一声,“好什么好,自个儿在外面顺心如意,也不管我这老头子的死活了。”

“……”苏芣苡拿了个苹果,削起皮,并不打算接话。

老爷子一见苏芣苡一声不吭就更生气,“怎么,跟我也没话说了?”

“爷爷,我跟你说过了,什么时候那个女人走了死了,我就回去,照顾您一辈子。”苏芣苡把削好的苹果递给苏振华。

“死了?你是盼着我早早入土为安是不是?”说是这么说,苏振华还是接住了她递来的苹果,咬了一口,“那毕竟是苏家的种!”

“他是,我就不是了,对不对,爷爷?”

其实苏芣苡有这种倔脾气,也是托了苏振华的福,苏家不是没孩子,众多子孙里,他就对这个丫头喜欢的不得了,恨不得把她宠上天。说到底,也是因为苏芣苡和他的老伴儿,太像。特别是这个脾气,简直不能再一样了。

“好了好了,芣苡,听话,回来吧,你看你爷爷这么大岁数了,还在操心,你就忍心?”温晴梅劝道。

“我会在休息的时候回来看爷爷的,天不早了,我该回去了,爷爷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让福伯来接你。”

苏振华知道自己理短,叹了口气:“女大不中留啊。”

“我哥把车开走了,我送你。”不知道沈薄言何时出现在楼梯口,看样子是刚从沈老爷子屋里出来。

苏芣苡笑了笑,说:“好。”

沈薄言开的是沈未明是车,看样子像是很久没开,但被清理的很干净,车上有一股清香味儿,沈薄言把车窗打开透了透风。两人都没说话,是没话说。

沈薄言率先打破了沉默,“过的好吗?”

苏芣苡先是没回过神,突然听到他这么问还没得及思考就说,“啥?”

沈薄言轻笑,“还是一样呆。”

这个笑,看呆了苏芣苡。有多久,没见过这样温暖又耍帅的笑了。

五年,长短自知。可就是这么过的浑浑噩噩的日子里,能叫苏芣苡放不下的,也只有沈薄言了。

“你,好吗?”苏芣苡看着他问。

沈薄言没有回答,安静的开着车。

苏芣苡觉得,沈薄言不说话是因为不想回答这种白痴级的的问题,沈公子怎么可能过的不好,怎么可能不好。

再说话的时候,是过了二十分钟后。车子停住,他说了两个字,“到了。”

苏芣苡下车,关上车门回了两个字,“谢谢。”

当苏芣苡走了五步路的时候,听见了车门打开的声音,背后的人说:“你就不问,我是怎么知道你住在哪儿的么?”

苏芣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坚决的不回头,“因为你聪明啊,一猜就知道我在哪儿。”

说完,加快了脚步,不敢再停留一分一秒,怕自己忍不住去看,忍不住去想,忍不住叫他一声,薄言。

就是在这个夜里,那个人不动声色地仰望着灯光亮起的地方,站了很久,直到黑夜吞噬了光亮,才带着潮湿冰凉的躯体,离去。

第一章 时隔几年再次见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