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不过时间过的久了

  姥姥说过,等到春天来了,冬天就会变得很遥远。

可是,等到春天过了,春天就会变得很遥远。——苏芣苡。

到底,是怎么了?

饭忘了吃,关门把钥匙忘在了屋里,找不到手机。。。。。。从福利院回来后,苏芣苡一直就是这样的状态。虽然之前也是会忘记东西放在哪里,但那是因为很久以前这些事都有人帮她做了,一直在习惯自己一个人,时刻提醒这着自己不要忘记东西放在哪里,所以,才会偶尔犯糊涂。

这是怎么了?这样的生活习惯,竟然悄无声息的又来了。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吧。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总之先打电话给苏漠吧,她那里有备用钥匙。

结果,翻来翻去的找不到手机。

哦,想起来手机找不到了。。。。。。

助理在一旁提醒着:“苏总,这是今天的安排,你看下。”

她拿过看了一眼,惊讶的说:“这么满?”

助理无奈的耸了耸肩:“这点很少了,苏总,你以前可是充足充量的都搞定了。”

苏芣苡看看表格,指着说:“这个画展,不是说交给乔总了吗?为什么还要我去?”

助理看着她,一脸无奈:“乔总家里添喜已经请过假了,这不是经过你批准了吗?今天是怎么了?”

苏芣苡撑着额头吩咐:“给我来杯咖啡。”

她犹豫着还是给苏漠打了个电话,最近状态太差了。

等苏漠过来的时候,她自己处理的都差不多了。

“苏大老板,什么事儿啊,人家也是很忙的好吧。”苏漠刚进门就开始抱怨,毕竟也是刚出差回来。

苏芣苡合上文件,捏了捏眉头:“我最近记性越来越差了。”

苏漠甩她个白眼,说:“要不要我给你俩来几箱核桃补补你的猪脑子。你说你脱离苏家,自己经营这不大不小的公司,能有多少烦心事儿啊。”

“那也总比你的那些表面嬉皮笑脸内心恶心想吐强吧。”

苏漠瞄到桌上的表格,冷笑:“呦喂,这个展子你去啊?”

“乔云生这个混蛋,他老婆怀个孕生个孩子,他这一年请了多少天假。本来是让他去的,你也知道,他那个嘴皮子,能说会道的。”说完,苏芣苡摇摇头喝了一口咖啡。

苏漠感叹:“这样的男人才好啊。知道疼老婆。”

苏芣苡淡笑,说:“这么羡慕,要不你也赶紧生一个,歇歇脚是不?”

苏漠瞪了她一眼,点了支烟说:“话说回来,你真的和林家的小子成了?呵呵,我还真是惊讶。”

苏芣苡低头微微一笑,说:“嗯,他对我很好。”

苏漠点了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那就好。”想起了什么,继续说,“对了,前几天这邀请帖刚递我手里,还没暖热乎,本想着让苏彦去的,这下好了,不去面子往哪儿搁。”

这个展子,虽说只是一个画展,但邀请的都是有名有望的人,一圈子好友,一揽子生意。

谁也不敢不来,谁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谁叫,这是顾家发的邀请呢。

顾家的声望,在本市赫赫有名,顾老太爷叱咤风云,纵横整个商界,退隐后将企业交给了二儿子顾铧,二儿子继承了老太爷的衣钵,处事的风格简直一模一样,难怪当时整个商界属顾铧的声气最高,持久不下。

而这个画展,是顾铧为小女儿办的。

苏芣苡身体往后靠在椅子上,疲惫不堪的说:“你身边还有个苏彦能替你忙里忙外的,总归得去,想想就头疼。”

苏芣苡根本就不是能跻身前茅的料子,当初放弃了苏家的产业,自己自力更生就是为了这样自由,做自己喜欢的事儿,不用看人脸色。

其实真正的做起来的时候,回想起来,看人脸色是时常有的事儿,每谈一笔生意,就是自己公司的设计再好,没有三言两语的讨好也不能成事。但虽如此,苏芣苡是不会去酒场的,即使因为这个生意谈不成。

所幸,初心不变。

苏漠:“我先回去,泡个澡,这几天累死我了。”苏漠伸个懒腰,看样子累坏了。

苏芣苡:“去我那儿吧。”

苏漠:“你要下厨?”

苏芣苡:“我钥匙放屋里了。”

苏漠:“。。。。。。”

免不了被苏漠臭骂一顿,所以苏芣苡下厨做了几道苏漠爱吃的菜。

苏芣苡做菜一流,以前跟着姥姥学的比较多,久而久之,菜做的也越来越好了。

苏漠换了一身居家服,手里剥着虾壳,说:“行啊你,一个人住着,做菜技术还是没变。”

苏芣苡吃的很少,动了一两下筷子就再没动过。

苏漠甩了她一个白眼,擦擦手说:“苏小姐,又有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打扰到您了呢?”

苏芣苡:“听说,顾家小姐回来了。”

苏漠:“人回不回来关你什么事儿?”

苏芣苡:“你不是知道吗?她回不回来是不关我的事儿,但……”

苏漠:“沈薄言和顾忴忴早分了。”

苏芣苡:“前几天,她还给沈薄言打电话,不过不凑巧被我接到了。”

苏漠:“然后你就把记录删了干脆一了百了?”苏漠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脸,轻轻拍了拍,“现在,沈薄言跟你毛关系啊,就算他俩真在一起结婚生孩子也不关你事儿。你要时时刻刻记住,你有男人了。”

苏漠的话就像一盆水,把她从头到脚淋了个彻底,冷不冷,只有苏芣苡知道。

苏芣苡扯着嘴角微微一笑:“我的意思是,我不想看见顾忴忴,我有阴影,你知道什么是阴影么,不会费尽心思的爬出来,不会占据我的脑海,但是,它就是在我心里。”

苏漠继续吃着,但也是食不知味,总感觉有什么挡住了她的喉咙,让她难受:“你想没想过,其实只有你在这件事情上在意,难受的只有你自己,人家根本不屑一顾,或者听到苏芣苡这个名字,已经记不起是谁了。”

她将脸上的油擦干净,那是苏漠留下的爪子印,说:“她不会忘记,我保证。”

苏漠凑近,神神秘秘的对她说:“有件事我得告诉你。”

“?”她一脸茫然。

苏漠:“刚刚沈未明问那天晚上我能不能做他女伴。”

苏芣苡:“?”

苏漠:“我同意了~”

苏芣苡真想把这一桌子虾壳全扣在苏漠脸上,来掩饰自己的愤怒,说好的一起呢!老子给你吃这虾是让你墙头草的么!

卧槽!

当乔云生火急火燎的出现在苏芣苡面前的时候,苏芣苡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生哥,一切拜托你了!”

还好留了一手,一个电话给乔嫂,乔云生立马就来了。

果然,怕老婆的,是好男人。

看着苏芣苡身着及膝的黑色小礼服,他额头上的黑线越来越多。

苏妹妹,你不会是让哥哥当炮灰的吧?”

“乔哥哥,刚送来的礼服,试试吧,今晚,星光都为你而闪亮。”

乔云生-_-||,认命的换了。

他本来就是衣服架子,再加上英俊爽朗的外表,简直酷毙了。

人来人往厅外,车子陆续到达,他们来的比较晚,但也不是最后到的。

苏芣苡笑道:“顾伯伯,近来可好?”

顾铧爽朗一笑,说:“哈哈,当然好,芣苡还是这么漂亮,这位是?”

乔云生面无表情,说:“乔云生。”

打了个招呼,乔云生携着她进入大厅,还不忘调侃:“看你这么正经,我都不好意思了。”

乔云生:“这叫入乡随俗。”

苏芣苡:“我说你好歹也是乔家二公子,有点气势好么?”

乔云生不以为然,说:“放眼望去,你看谁认识我,多学学你哥哥我,做人就该低调。”

苏芣苡笑笑,突然,眼光被一幅画吸引了。

那副画画满了向日葵,衬着落日的余辉,竟也不失风采,最脚边,一个小娃娃手里拿着风车,很开心的样子,身后是一位老奶奶,看起来很惬意。

乔云生注意到她的暮光,问:“怎么了?”。

“没什么。”

乔云生凝视了许久,后说:“看,主角出场了。”

穿过人群的,好像是顾铧,他身后跟着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聊着什么。

苏芣苡不会忘记,那张高贵典雅下尖酸刻薄让人恶心的脸。

顾忴忴。

跟她说话的,是……沈薄言。

没见苏漠和沈未明的影子。

一旁的闲言碎语:

“看,郎才女貌啊,两人真是配。”

“是啊是啊,沈顾两家联姻,想必也是肯定的。”

“听说沈家去年的股票风险还是顾家在暗地帮忙。”

苏芣苡看着沈薄言的笑容,心里早就不知道怎么了,像是压了一块石头,堵住了,疼得不得了。

原来,人世间的变故,可以这么快。

“我有点头晕,想出去透透气。”

乔云生正在想着自家老婆,听到苏芣苡这么说,他就更不想待了,就说:“我送你回去。”

没过多久,苏芣苡就憋不住了,说:“生哥,你回去吧,没多远了,我想走回去。”

乔云生也是个聪明人,知道她心里不舒服,也没有拒绝,看了看路上还有不少人,就把外套递给她:“小心着凉。”

苏芣苡接过外套,披在身上,确实有点冷,想想这种场合以后还是少来。

感觉脸上时不时的有些小雨点,她还以为下雨了,抬头一看,原来是雪。

下雪了。

一片片的飘落下来,轻盈的落在她的身上,转眼即逝,伸手一摸,凉凉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就是,连老天爷也在可怜她么。

喜欢的人,不喜欢她。

想说出的话,放在心上不敢说,结果错过了一次又一次。

她总以为,她与沈薄言,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她每天都要追寻他的脚步。

就是他晚上睡觉的时候,她还在努力着,生怕一个不小心失之交臂,这种辛苦,只有她最清楚。

越是辛苦,越是痛苦。

就连他接受了顾忴忴的表白也是一样,那晚,她清晰的躲在树旁,听着顾忴忴冲他喊:沈薄言,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

那个晚上,不就是圣诞节么,不就是沈薄言答应了她要陪她一起过却没有来么,不就是听见了他说,好。

特么这有什么,有什么大不了。

她也可以,她每天和沈薄言一起上学放学,为他带便当,为他抄写笔记,为他洗球服,还有生病了照顾他,就连他捡的一条狗也是苏芣苡在照顾着,她可以陪着他,无时无刻。

最后沈薄言还不是丢了顾忴忴和她在一起了吗?

可是,这又怎么样,又有什么大不了?

别人轻易的就将整个沈薄言,带走了。

而苏芣苡,傻傻的以为,他会回来。

春夏秋冬,等了几个四季。

越走觉得越冷,索性进了一家咖啡店,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又想起自己没带钱。

服务员好像看懂了她,也没有打扰她,给她拿了一杯热白开。

“我没带钱。”她记得水也要钱,如实说。

这位服务员笑了笑说:“你就在旁边住,我认识你,这杯水可以暖暖身子,不收钱。”

“谢谢。”

捧着这杯水,苏芣苡看着想起来姥姥常对她说的一句话:

等到春天来了,冬天会变得很遥远,这样就不会冷了。

因为她怕冷,所以姥姥常常握着她冰凉的小手暖一暖,这样会让她觉得,暖和。

可是姥姥,春天过了,那春天不就变得很遥远了么?

这个冬天,注定要冷。

突然,有人挡住了视线,一阵清香的味道扑面而来,问:“小姐,介不介意我坐在旁边。”

她抬起头,眸子无辜又有些伤感,见到来人后,满脸的惊讶。

“林许然?”

来人穿着还未换的西装,正式的样子与咖啡厅的惬意格格不入,他还喘着气,看起来急忙忙的样子。

等林许然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后,才说:“刚飞回来,来找你,但是你家里没人,就看见这个咖啡厅靠窗的人像你,就想过来看看,没想到真是你。”

他伸出手,握住苏芣苡温热的手,苏芣苡感到冰凉,下意识的想要收回手,没想到林许然握的更紧了。

他像是撒娇,手指蹭了蹭她的手,说:“帮我暖暖呗。”

窗外,雪花还未停,落在还未熄火的车顶上,车里的人久久都未出声,只是盯着这间咖啡厅里时不时开心笑着的两人,放在方向盘的手,紧紧的蜷缩着。

是不是时间久了,人心最易变。

第四章 不过时间过的久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