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老天有眼毅然无情

  午夜两点,柔黄的灯光一直开着,本以为床上的人睡着了,她翻了个身,眼睛怎么也闭不上。

手机亮了,只是没有声音,她开了防扰,一到时间就会自动切换成静音状态,为了浅眠不被打扰,但有的时候也睡不着,比如,现在。

接了苏漠的电话,说:“这么晚了还不睡?”

“我想着某个蠢货可能睡不着所以打过来陪陪她。”

“玩儿的还好么?”

电话那头顿了顿,“你怎么知道我在外头?”

“只要睡着就雷打不动的猪半夜会给我打电话?”

“切,真没意思,既然你睡不着那就出来吧,超嗨!”

她叹了口气:“不了,没什么事儿我挂了。”

如果说她现在还有心情玩儿的话,那就太没心了。

说起来,这种感觉,还不如不要的好。

像这种失眠的状况不是经常出现么?安安静静的躺着,什么也不做,却什么都想,比什么都做还要累。

手机又亮了,看了没看就接了:“苏漠,我说你到底要做啥!”

“真没睡啊。”那头打了个哈欠。

是个男的,她看下手机来电显示,大大的三个字:沈薄言。

故作镇定的说:“苏漠打电话把我吵醒了,话说,这么晚了,有事儿么?”说完装模作样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不小心被口水呛着,“咳……”

该死。

“没什么事儿,突然想起来好久没联系了。”

苏芣苡黑线连连,咬牙切齿地说:“好久没联系,也不用半夜打电话过来吧。”

“本大爷喜欢。”

“我要告你扰民!”

那头又打了个哈欠,看起来很困的样子,“告吧,反正不犯法。”

“你!”苏芣苡气的想把手机摔了。既而想了想,为什么自己会发这么大脾气?上火了?还是声音大了?

“咳,我明天还要上班,我睡了……”苏芣苡作势就要挂掉电话,又听到对方均匀的呼吸声,一下子就忍住了。

突然,一个思绪,又将她拉回那些所谓的回忆里。

“怎么,又没睡好?”沈薄言手里拿了一杯豆浆,时不时的发出‘跐溜’的声音。

苏芣苡将手里的包子递给他,打了个哈欠说:“失眠。”

“累成这个狗样你还说你失眠?”

“唔。。。。。。可能认床,自从搬回来就没怎么睡过。”

“呦,这架子够大的啊。”沈薄言鄙夷道。

“哦。”苏芣苡懒得跟他吵,实在没力气了。

沈薄言无趣的耸耸肩,总感觉自己将要少了一个乐趣,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我得给你治治。”

苏芣苡当没听见。

结果当天晚上,零点的时候接到沈薄言的电话,那头骄傲不容小嘘的嗓音传来:“本大爷特意打电话陪你,别笑啊,你应该感到荣幸。”

苏芣苡一脸茫然的说:“我又不是小孩子,况且你不睡吗?”

“睡啊,等你睡了我在睡。”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反复在嘴里咀嚼他的话,接着又听到沈薄言说:“我正好也失眠了。”

“哦。”苏芣苡差点笑出来。

两人一阵沉默,大概过来五分钟,听筒那头的人好像是睡着了,均匀的呼吸声在空旷安静的黑夜里显得格外清楚,苏芣苡不禁的嘴角上扬,这么大的人了,逞什么能。

就这样,连苏芣苡也没发现,这次她真的睡着了,可能是有了来自那边的安全感,第一次睡着了。

苏芣苡一直以为,这只是有人陪着她,所以才会这么安心。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这其实是沈薄言带给她的力量,这份力量转化成她心底的温柔。

她偷偷地将泪水擦掉,胳膊放在眼睛上,想要抵挡内心的软弱。

沈薄言,为什么是你呢?世界上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是你?让我。。。。。。

无法自拔。

她还是睡着了,是沈薄言的作用。在这个黑夜里,是沈薄言像个骑士一样的拯救了她。

只是她不知道,在她不知不觉的安心中,这个黑夜里,温柔的传来一句:

真是傻。

对现在的苏芣苡而言,苏芣苡已不再是苏芣苡了,她没等到沈薄言,就要自食其果的按着自己选择的路走下去,所以她才会这么痛不欲生。

你有没有这样选择过?一边是心里喜欢,一边是手心里选中,你会选择哪一边?若是将直接的话当做耳旁风,或者装傻隐瞒,这与一个狼心狗肺的人有什么区别?很多时候,当我们拿着不喜欢的东西放在手里的时候,不管怎么样,也是自己的选择。选择了,就要珍惜。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敲击键盘的声音。不难看出,这屋里的人,正在忙碌。

助理开门而进,说:“苏总,有位沈先生找。”

她头也没抬,说:“让他进来。”

苏芣苡想起来沈未明找她有事儿,说是想要帮忙设计几套西装,好像是公司要办什么活动要用的。

这当然是没问题的,“采芑”做到现在,要说名声肯定是有的,苏芣苡创建的品牌,赢得了不少的好口碑,这不仅仅是靠努力赢得,更是花了她的心血在里面。(注:《诗经·小雅·南有嘉鱼之什》的一篇,名叫《采芑》。)

给文件做了一个收尾,她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却突然看到像是等了很久的人,正挑眉看着她。

“沈薄言?”她比较惊讶。

沈薄言靠着她的办公桌,在她面前坐下,翘着二郎腿道:“苏老板忙完了?可否赏个脸,一起吃个饭?”

苏芣苡看了看时间,已经中午了,但是她等会儿还有个事儿,说:“我有个客户要见,位置都定了。”

沈薄言撑着下巴,只看着她不说话,她知道,再不说点什么可能后果很严重。

但苏芣苡坚持着:“还有饭局。”

沈薄言站起来,说:“走吧。”

到了预订的地儿,刚好客户也准时到了,苏芣苡觉着这人有点熟悉,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苏芣苡笑说:“张总,您好。”

张总笑道:“苏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了么?这可让我着实的心痛了。”

苏芣苡愣了愣,在脑海里过了个遍,眨眼道:“哦~”

男人有些期待,说:“想起来了?”

苏芣苡尴尬的笑了笑,说:“咳,还没……”

张总收敛了期待的目光,笑说:“开个玩笑,我们坐下来慢慢谈。”

苏芣苡坐下,说:“您之前跟我们已经签过了,应邀我把文件都带来了,有疏漏的地方,您直说就行。”

张总:“哦,合同都没问题。”

苏芣苡愣住了,对面的人喝了一口水说:“听闻苏小姐工作超群,总想着百闻不如一见,所以才私自约你出来,见谅。”

“哦。”

你的任性害的我私下里准备了好久的素材-_-||

苏芣苡无奈的叹了口气,看起来很疲惫:“这样啊。”

张总放下杯子,抱歉的说:“是不是我让你紧张了?对不起,我只是简单的想见你一面,放轻松。”

苏芣苡淡笑,说:“没有的事儿,如果没问题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张总:“苏小姐这么着急干嘛,一起吃个饭吧。”

盛情难推,她说:“好吧。”

还没等苏芣苡说话,有人先打断谈话。

“还没好么?”

沈薄言单手插兜,食指转着车钥匙,一副随意又不能让人忽视的样子。

他没走?不是说开车回去的吗?

苏芣苡拿起包包,点头示意抱歉,又说,“林总如果有什么问题,直接给我电话就好,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真是遗憾,那下次见。”

“好。”

沈薄言一直沉默,好像有些生气,苏芣苡开口:“呼,还好张总理解,不然又要找我麻烦,对了,你不是先回去了吗?”

沈薄言闷闷地说:“我想起来有事儿问你,得当面说清楚。”

苏芣苡:“????”

沈薄言转个方向,说:“找个地方吧,边吃边说。”

“哦。”

车在一家菜馆停下,苏芣苡一看就认出来了,上学的时候沈薄言带她来吃过一两次,因为口味极佳,所以她记得特别清楚,看了看如从前没变的招牌,她吐了一口气,真的是很久没来了。

找个位置,沈薄言要了两碗牛肉面,又叫老板炒了两个小菜,去柜台拿了两瓶汽水,递给苏芣苡的时候,她拒绝了。

她轻声说:“我不喝这个。”

沈薄言看了一眼她,又把两瓶饮料放在桌上,开了瓶盖自饮起来。

一口气喝了半瓶儿,幽幽的看着她,盯得她浑身不自在。

她问:“怎么了?”

沈薄言放下手里的瓶子,轻笑:“没想到几年不见,你的变化确实很大,甚至让我有些不敢相信。”

苏芣苡看了看自己,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这让沈薄言的眼神更加的追随着她。

他说:“比如你的大把肥肉都不见了,也不喝碳酸饮料,好像变得聪明了。”

苏芣苡淡笑,说:“人都是会变的。”

他接着她的话问:“那,你的心呢?”

你的心,是不是也变了?变得安安静静,变得不骄不躁,变得让我感到陌生。

苏芣苡心里“咯噔”一下,看来沈薄言说到点子上了,她装作很镇定,笑说:“我的心,好好的。”

沈薄言嗤笑,这样的他笑起来竟然让苏芣苡打个寒颤,她觉得沈薄言生气了。

他终于把剩下的半瓶一口一口喝的只剩空瓶,继续说:“好好的?是不是做了大老板,人就会喜欢站在高处俯览一切?包括,我?”

苏芣苡轻微皱眉,说:“并没有。”

沈薄言正视着她的目光,认真的说:“那我问你,你真的和别人在一起了?所以你就选择这样对我?这么对待一个曾经喜欢你如命的人?”

苏芣苡看到他眼里的急需答案的神色,这次她竟没有避开,而是也看着他的眼睛。

她说,现在,我和你,只能是朋友。沈薄言,你适合更好的人。

你也说了,喜欢如命。当苏芣苡度日如年的等你的时候,你可有感觉到她的期待?当苏芣苡站在相约之地从黑夜站到白天,你可知道她心里的难过?当苏芣苡一年又一年等着你还要受着各方面的压力的时候,你可懂得她的犹豫不决?

曾经的我很是欢喜你,欢喜的不得了,可那都已经是曾经了。

沈薄言紧握着双手,在她面前,掀了桌子。虽然这不是他的第一次这么气愤,但也不多见,能这样,说明他气到了极致,也痛到了极致。

他走了,把残局留给了苏芣苡,这让苏芣苡想到了几年前,不过那时候他们还在一起,那时候她还在满心期待着有关他的一切,那时候她还能因为沈薄言,面对爷爷的施压,而让自己的内心不再乱如麻发。但是现在,她收拾残局,又像是回到了,从前。

他说,苏芣苡,你没有跟我说过分手,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分手,从此天地两头不相见,从此天涯海角不想随,即使有朝一日偶然碰面,也是陌生人。一切,都如你所愿,你可开心?我开心的狠,因为我终于丢了一个累赘。再见。

再见,有很多种意思,而这次,是再也不见。

怪就怪她能将眼里的意思都藏起来,还可以藏得很好。

即使,我们再也不见。

第五章 老天有眼毅然无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