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清里悠悠辰光漫漫

  刚下班,苏芣苡在楼下碰见了等人的沈未明。

兴是许久未见这位沈大哥了,她加快了步伐朝他走过去,问:“大哥,在等谁?”

沈未明摘了墨镜,露出温柔如阳光的笑容,给寒冷的冬天增添了点温暖,他笑说:“等你,上车。”

她带着满腹疑问,听话的上了车。却瞧见车上还有个人,在后座坐着,也带着墨镜。

苏芣苡看不清是谁,在他的记忆里,除了身边熟悉的人,她出去见人都比较脸盲,感觉都一个样。

她又问:“去哪儿?我最近可没见漠姐。”言下意思是你想从我这儿找人,是不可能的,因为她整天都很忙,除非是苏漠打电话约她。

沈未明轻笑:“她出差了。昨儿晚上刚走,说是去谈笔生意。”

苏芣苡一听这话,挑眉道:“大忙人。”

“你们苏家现在,可不得找个能依靠的人管理么,不然那么大的公司丢给谁?扔了不是怪可惜的。真是可怜了苏漠,一个人从早忙到晚。”一直听他俩说话的那个人终于忍不住动口了。

苏芣苡看了看沈未明,沈未明直接透过后视镜警告某人,说话注意些。

“okok,我话多了。最后一个问题可以吗?”他不等俩人回答就接着说,“我比较好奇,为什么你要搬出来住,还要自己建立个公司?是苏家养不起你?”

苏芣苡笑了笑说:“你听过一句话没有,好奇心害死猫。”

沈未明也跟着笑,又对那人说:“你可以闭上你的嘴了,我怕小芣苡会跳车,不然怎么跟苏漠交待。”

“苏漠苏漠,一整天口不离苏漠,她是你老婆还是你情人啊?”

“张…清…辰…”

苏芣苡一听这名字,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沈未明自这块儿就再也没说过话。

其实沈未明今天确实是来找苏芣苡的,没想到半路碰见了死党,转而一想,又很久没见面了,就带上他一块儿吃个饭谈个心。

到了地儿,是一家法国餐厅,苏芣苡很少来,以前跟着沈薄言来过两次。

因为量太少又昂贵,就是有钱也不能这样随意挥霍啊。

苏芣苡从小就被灌输,挣钱不易的道理。

好像是沈未明已经提前预订了,服务员领着到了二楼,与‘乒乒乓乓’的一楼完全不一样。

老样子,能预订二楼的,不是烧钱的富家子弟就是暴发户。

苏芣苡小小的叹了一口气,却让两个男人都忍不住笑出来。

她有些不明所以,问:“额……怎么了?”

沈未明摘了墨镜,放在桌子上,给她倒了一杯水,笑道:“别怕,有钱。”

苏芣苡尴尬的干咳两声,说:“咳咳,我又没说你没钱。”

能不能给她条活路,畅通无阻不打脸的路。

等那个张清辰摘了墨镜,苏芣苡惊讶的想起来了。

“张总!”

张清辰瞪她一眼,说:“我都忍了多久了,要我摘了你才想起来。”

她又干咳两声,笑说:“呵呵,张总说笑了,是张总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了,导致我一直在想,这到底是我认识的哪个帅哥啊。”

沈未明打断两人的尴尬,附在张清辰的耳边说了句什么,然后张清辰说句知道了起身揉了揉她的头发就先走开了。

苏芣苡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刚好正宗的法国菜上桌了,她专心的吃着那一点犹如珍露佳酿的菜。

沈未明优雅的切着盘子里的菜,但不着急吃,切成小块儿的放在一边,又把张清辰的盘子拿了过来,继续切。

沈未明见她很疑惑,回答说:“他不会使用刀叉。”

“哦,其实我也不太会-_-||。”说完就把刚刚沈未明切好的食物做了个调换,安静的吃了起来。

沈未明摇头笑笑也不说什么。

“这不是未明嘛?”

“爸,还是你的眼睛好,我都没看见。”

突如其来的说话声惊破了用餐的宁静和短暂的温馨。

沈未明立马起身,看似这场面多的让他都条件反射了。

他深笑,说:“是顾伯父,还有忴忴,近来好么?”

“哈哈,好啊,未明还是这么懂事。”顾铧看到了苏芣苡,“这是?”

苏芣苡站起来,笑道:“顾伯父好,我是芣苡。”

顾铧努力回想着,疑问:“芣苡?”

顾忴忴小声附在他耳边说道:“是苏家的苏芣苡。”

男人继而恍然大悟,说:“哦哈哈,这孩子,都长这么大了。”

“顾伯父,要一起用餐么?我让他们加两个位置。”沈未明及时撵人。

顾铧笑说:“不了不了,今天和几个老朋友约好了,咱们改天再聊。”

沈未明点头,笑:“那好,就不打扰您了。”

顾铧责怪道:“什么打扰不打扰,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顾忴忴小声提醒道:“爸,时间到了。”

“那未明,我先去了,记得改天找我喝酒。”

“一定。”

顾铧从始至终都未正眼瞧过苏芣苡,眼角带来的警告和藐视,都让苏芣苡不知道怎么抬起头来。

这也是她从不参加聚会的缘故,不管是在哪儿,哪个地方,她得到的,都是不知名的名,带有一点知名度的姓氏。

先是声音提高八度的引人围观,芣苡是?

然后经别人提醒所有人都这样一笑而过说,原来是是苏家的孙女啊,失礼了。

只字不提,她叫什么,因为这些东西,与人家无关紧要。

她被人所知的,就只是苏家的孙女,然后这股声音就随即消失埋没在人海里。

沈未明摸了摸她的头,直直的看着她:“我们芣苡是个好孩子。”

他说,芣苡是个好孩子。

他说,芣苡。

她突然想起来,好像自打她出现,沈未明从未叫过她的姓,要么就是小芣苡,再或者就是偶尔正经的叫声芣苡。

她抬头看着他,笑得很开心:“谢谢大哥。”

对于她来说,沈未明就是她的大哥,偶尔耍性子,做错事儿的避风港。

记得她刚回来的时候,见人不说话,有点自闭的状态,苏振华怕给孩子憋坏了就找了心理医生来看。久而久之,反而更加严重了,她开始锁门,不再见任何人。

虽然那个时候不过是为了引人注目的一个坏办法,但就是沈未明知道了她心里所想。

他摸着她的头说,小芣苡,以后哥哥疼你吧,你别闹了。

他真真切切的瞧见了她眼里的泪光,‘扑扑’的往下掉。

就是这样,苏芣苡变得安静了,再也不摔不打,只是与沈未明走得近些。

苏老爷子看着她的变化,也不多说什么,只安排张妈晚上给她热杯牛奶放在床头。

回想起来,才发现,原来自己不是一个人呐~

她将盘子里的食物吃完,张清辰才回来,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让人很好奇他都经历了什么。

沈未明先问:“这是怎么了?一副倒霉的样子。”

张清辰脱了外套,跟两人讲述着五分钟前在洗手间经遇的奇葩事儿。

话说张清辰那会儿听了沈未明的话后,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你先离开一会儿,避嫌。

多年以来,两人身为彼此的死党这点默契还是有的,所以他就想着去洗手间抽根烟罢了。没想在洗手间碰见了正在吵架的一男一女,吵着吵着还动起手来。张清辰最见不得男人动手打女人了,虽不说这女人到底做错了什么,最起码的绅士风度还需要随身携带吧。

然后他就一把拦住了那个男的,手劲儿开的大了,那男的就忍不住叫了疼,那女的一看形势不对,“啪”的一声,就给了张清辰一巴掌,张公子当场就傻掉了。诶,这剧情特么的不对啊!

等他反应过来,两人已经匆匆走了。他往镜子跟前这么一照,鲜明的五指印,印在他英俊的脸上,真是一个大写的怂!

得,好心当成驴肝肺。

他看着一直忍着笑的两个人,忧郁的说:“我说你俩别憋出内伤,见好就收啊,老子长这么大,连我妈我爸都不敢懂我一根汗毛,那个臭女人,竟然动手打我!别让我再碰见她!”说完还摸了摸脸,心疼的呻吟两下。

沈未明笑的摸着腰说:“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一物克一物啊,你小子整天就是被女人收拾,我说你不会是故意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清辰听这话不愿意了,顶回去:“谁特么整天被女人收拾,我是不忍心动手,毕竟一大老爷们犯得着跟女人计较吗?”

苏芣苡好心提醒,说:“你刚刚还气势汹汹的说别让我碰见她!这样的话”

张清辰叹口气,正在想晚上不回张宅了,这要是被他妈看见了,问东问西的多丢人啊,然后就觉得脸上一凉,身体不由的往后倾了倾。

苏芣苡见桌上放着冰块,就用餐巾布包着搁在他脸上,见他往后躲解释道:“这样消肿,你摁着,忍一会儿就好了。”

张清辰蒙住了,他是没想到这姑娘竟然这么温柔啊。

“咳,清辰,口水都流出来了。”沈未明一句话惊醒了他。

他装模作样的擦擦嘴角,说:“哦哦。”

沈未明趁着苏芣苡以眼神警示他,看什么看,那是有名的主儿,你可不能碰啊。

张清辰还了回去,就看怎么了,看下又不会少块儿肉,我还再看两眼。

剩下不明所以的苏芣苡,还在想沈未明找她到底什么事儿。

第八章 清里悠悠辰光漫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