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我们只能这样活着

  第六章苏漠说我总是这样逃避,说我没出息。确实,连一个慌都说不利索的人是真的没用。——苏芣苡。

咖啡厅里播放着流行歌曲,是一首英文歌,好像在哪里听过,但她记不清了。

整杯咖啡下肚,有点苦。其实她不爱喝这个,却又不得不喝。

苏芣苡看着玻璃窗外的车流,感觉自己对于这个世界已经无关紧要,孤独的转着圈。

是她太敏感了。

她自始至终就是容易敏感的人,别人的一句话一个小动作都可能让她不舒服几天,想的多就越被这些微小的人事折磨到遍体鳞伤。

这个咖啡厅,有个发早报的习惯,每天早上桌子上都放早报,方便过来早餐的人闲暇时阅读到最新的各种消息。

苏芣苡没有读报的习惯,然而就是那么轻轻一撇,一行大字就落入眼底,她想着,要不要投诉下不要放报纸,或者把这张桌子承包了。

沈氏集团欲与顾氏集团联姻,沈二公子沈薄言与顾家小姐顾忴忴有望订婚,郎才女貌,此乃天作之合……

多少人又想趁着这个机会平步青云?

苏芣苡拍了拍脸,让自己变得清醒点,买了单,今天她要回苏家看望老爷子。

顺路给老爷子买了茶叶,是他最喜欢的那一种,这个只有苏芣苡知道,就算打着一个样的品牌,味道总有不一样的。

苏家大宅,类似于洋楼的风格,但又有中式美意,看大门两边挂着红旗就知道。

苏振华是个爱国的老头儿,以前当过兵,后来因为身体的原因提前退休了,但人还是有股扯不掉的拗劲儿,一生气就容易血压高。

刚进门,就听见吵吵闹闹的声音:“苏深!又在外头给我丢人了是吧!跟着那群小子混个什么劲儿!瞧瞧你那脸!打架有你的!”说完拿着拐杖往他身上打,那声音让人听着都一阵疼。

苏芣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也拦不住老爷子,就让他先把肚子里的气儿消完吧,毕竟那是他孙子,打在孙身疼在爷心,知道轻重,严重的也就躺个十天半月的,正好关着他。

一旁的女人注意到了她,轻轻开口:“芣苡回来了。”

这女人就是苏芣苡的后妈,她爸在外面鬼混的女人,韩菲。

苏芣苡他爸把韩菲领回家的时候,苏芣苡二十岁。当她知道那男孩儿跟她差不多大的时候,给了她爸一个耳光,那是她第一次,跟她的父亲肢体接触。

苏芣苡的妈妈去世的早,从出生起她就住在姥姥家,像一个寄生虫啃噬着那个家,她没有见过她爸爸,也不知道自己还有个爷爷。直到十五岁那年姥姥走了,家里突然来了人说要带她走,她看着那个和自已长相有些相似的男人,硬生生给姥姥磕了三个响头:不孝子孙芣苡给姥姥送终!

后来,苏芣苡才知道那个男人是她的亲身父亲,苏峥嵘。

就是他,跪在老爷子床前整整一天一夜,不吃不喝,才把韩菲母子留下。

苏芣苡听见了他们的对话,老爷子长叹一声,许久也说不出来话,倒是苏峥嵘先开口:“爸,是我对不起小菲,没给她名分,她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这些年过的不容易。”

老爷子带着怒气说:“那芣苡就是该了?!我生了你不是让你出去花天酒地!那孩子本来就乖巧懂事,她又犯了什么错?你说说你这些年对得起谁!”

苏峥嵘眼角溢出了泪,有些梗咽:“小深他,毕竟是您的孙子啊。”

老爷子突然不说话了。

苏芣苡站在门边,紧握的拳头,青筋突起。她早就知道,在这个家,没有一分一毫是她的,她不过是被冠了姓,身上留着苏家的血,把她接回来也只是不想被人说闲话,因为这种丑事本来就不该出现。

苏芣苡,就像个小丑,活着。

那天后,苏芣苡彻底与苏峥嵘断绝了关系,即使她身上留着与他相近的血液,也毅然决绝。

她晃了神后,带着笑说:“爷爷,自己什么身体不知道么?越生气只会越来越老,到时候老的走不动了看谁伺候你。”

苏振华还是很生气,怒斥道:“给我回房间好好反省!”

苏深从头到尾都是一声不吭,却也听话的上了楼,隔了一小会儿,韩菲也跟着上去了。

苏芣苡扶着老爷子坐下,虽然这不是一次两次,但老爷子还是气的不轻。

她拿出盒子,推到老爷子面前:“给你买了茶。”

苏振华这才露出笑容,尽管脸上的褶子印多的都挤在一起,说:“还是我孙女懂事啊。”

她转过头,对倚在厨房边看她的人说:“张妈,中午多做点好吃的,我今儿个陪着爷爷吃饭。”

张妈一听这话,高兴的说:“哎。”

苏芣苡正色道:“爷爷,我劝你啊,别有事儿没事儿找气受,有空多活动活动筋骨,比什么都强。”

苏振华差不多消了气,假装气道:“哼,都说到老享清福,我这一把老骨头享的什么福,不享罪就阿弥陀佛了。”

苏芣苡泡着茶,笑说:“阿弥陀佛?我奶奶又给你托梦了?”

苏振华却只说:“老了老了。”

苏芣苡这个时候才看到餐桌上刻意摆放着的水果和花束,问:“今天有人要来?”

苏振华品了口茶,说:“算是老朋友了。”

苏芣苡:“那我去帮张妈吧。”

“不用了,你就坐这儿。”苏振华说完拍了拍沙发,示意让苏芣苡坐在他旁边。

苏芣苡往那儿一坐,给老爷子捶捶背揉揉肩。

没过一会儿,管家进来说:“老爷,客人来了。”

苏振华抿了口茶,摆手让他招呼进门。

没见着人就听见了有说有笑的声音,进了门苏芣苡才看清来人。

顾忴忴笑着走过来,说:“苏爷爷,这么久没见有没有想我啊?”

苏振华一脸笑意未减,说:“哈哈哈哈,当然想,快来坐。”

她坐在苏振华旁边,笑说:“我爷爷最近老毛病犯了,这么重要的任务他就交给我了,说一定要做好,不然失了面子可是要讨打的,苏爷爷不会介意吧?”

苏振华看了一眼尾随的沈薄言,转而又责怪眼前的人道:“说什么话,比起那臭老头,忴忴要强多少倍。”

苏芣苡笑了笑说:“茶泡好了,爷爷你先聊着,我去看看张妈。”

然后也不等苏振华说什么,就去了厨房。

张妈:“小姐,你怎么来了?”

苏芣苡:“说了多少次,叫我芣苡就行了张妈。”

张妈眨眨眼,拿了个小篮子放在她面前,神秘的朝她一笑。

苏芣苡打开一看,是一些小点心,张妈知道她喜欢吃这个,每到她回来看爷爷,张妈就会把早早说好的点心拿出来给她。

她嘟嘴,说:“下次能不能换点新鲜的动作啊,看腻了。”

张妈莞尔,一脸开心:“吃不腻就行啦。”

她好奇的问:“盘子里的是谁的?”

张妈笑的更深了,说:“贪嘴的可不只你一个。”

苏芣苡:“苏深?”

张妈:“我还以为小姐你会说漠小姐呢。”

苏芣苡:“是不是觉得我变聪明了。”

看张妈笑得那么开心,可见苏深这个小伙子的嘴也够甜的。

张妈没了之前的喜笑颜开,突然很正经的对她说:“小姐,有句话张妈很早就想说了。”

她说:“你很早就可以说了,我又没拦你。”

张妈说:“虽然扯到上辈的恩怨,可毕竟孩子是无辜的,苏深少爷也是个好孩子,跟小姐一样善良……”

苏芣苡有些不耐烦,打断她的话:“好了好了张妈,你知道了太多了。”

厨房门开了,“张妈……额,芣苡也在啊。”韩菲手里还拿着药,应该是刚给苏深抹完。

苏芣苡端着盘子,笑说:“这些我就拿去吃了,张妈你再重新做点,万一手艺倒退就不好了。”

敲了敲门,听见里面疲惫的声音响起:“都说没事了……”

苏芣苡甩了他一个白眼,将点心放在桌上,说:“少爷,你能不能别总是想一出是一出啊。”

“我当是我妈那个啰嗦的老太婆。”苏深看见桌上的点心,移了移步子,咽了咽口水。

她在鼻子面前来回的扇扇,屋里一股药味儿:“你就是嘴硬,整天混来混去的,将来有你后悔的。”

苏深撇嘴,不满道:“得了吧,你才多大就开始更年期了?”

苏芣苡一脸长辈模样样,说:“这是你对长辈的态度么?”

他余光扫着点心,妥协道:“行行行,姐姐,你最疼我了。”终于离目标又近了一步。

苏芣苡想到了什么,说:“你都不知道张妈把你夸的就跟一朵花儿似的,看来我的地位不稳了啊~”

拿起点心吃了一口,苏深一脸满足道:“张妈还是疼你,不然怎么每天都要准备这些点心,就盼着你天天回来。这么说,果然还是我比较乖巧*^_^*”

苏芣苡黑线-_-||,往他背后一拍,满意的看着蹦来蹦去嘴里喊疼的家伙。

说起来,苏深和苏芣苡是什么时候好上的,咳,是苏芣苡偶然间的发现。

以前啊,张妈给她的篮子点心都是满满的,怕她馋不够吃就做了很多,但是她有一次发现不一样了,少了不止一点,当时也没在意。后来她偷偷的看过,有个大馋猫趁着没人就往兜里塞,塞完还舔了舔手指,然后他还恋恋不舍的看着篮子。

就这样,苏芣苡从那以后就会在盘子里留些点心。

久而久之,这馋猫一点也不心虚,吃的那叫一个畅快。

直到有一天,她一如既往的留了些点心,没想到却换来一个大大的拥抱,那人看起来很开心,即使没看他的脸也知道他的嘴咧的很大。

他说,谢谢你,姐姐。

要不怎么说当初的心软就是现在脑子里进的水呢。

苏深确实有点儿萌,但正经的时候还是挺腹黑的。

她看着苏深吃的很小心翼翼,笑说:“满意了就下来吃饭。”

“我不去。”小馋猫一听这话就立马趴在床上,委屈的要哭了,“我疼,疼得紧。”

苏芣苡甩了个白眼,说:“我说你多大了?”

苏深:“你可以当我是五岁的小孩子*^_^*”

她笑的更开了,有些过,说:“要不就别惦记每天的点心了,小朋友不能吃那么多甜食,会有蛀牙。”

苏深炸毛了,立刻从床上打滚下来,也不着急疼了:“去去去,我去。”

苏芣苡摸了摸他的头,笑说:“好孩子。”

才发现,这孩子又长高了。

“诶,你不会是想要引起老爷子注意才变得这么混蛋的吧。”看着旁边人心虚的样子,苏芣苡叹了口气,摇了揺头。

吃什么药都没救了。

苏深心说,你还不是为了圆场拿我当炮灰真以为我真傻啊,别以为机智的我看不出来哼→_→

第六章 我们只能这样活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