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5。

临泽浩笑着喝口茶。

“你带谁来了,人呢?”临泽浩问。

陈洁珊弯起嘴角,放下碗筷问:“泽浩,你交过几个女朋友?”临泽浩呆滞一秒,随后淡淡地说:“三个。”陈洁珊又问:“包不包括我今天带来的?”

正说着,蒙维静就从洗手间走过来了,她鞋带刚好掉了,便蹲在原地绑鞋带,起来时看到陈洁珊弯弯的眉眼还有,故人。

她而今只能感到平静,挽不回的,可以挽回的,对于她来说都没必要了。于是将脸边的头发挽回耳后,露出清丽温婉的脸庞,就像那时候,见到他抱着篮球和几个男孩打打闹闹走上楼,她对他笑那样。

蒙维静踏着实在的步伐走过去,伸出手笑问:“好久不见,最近好吗?”临泽浩起身回以微笑,点头道:“很好。”

蒙维静重新坐回座位,笑着说:“洁珊大题小做了,一道生鱼片而已。”她在洗手间洗了脸,将情绪抚平,一切既然都是过去,何必拘谨,于是就轻松地开始了话题。

“我这里的东西不可能不新鲜,你当五星级头衔白打的?”临泽浩也轻松,将西装脱下,衣领的扣子也打开了一两颗,从沉稳英俊的管理经营精英到亲和帅气的邻家大哥哥的切换是那么容易。

“哼,是你说有事就可以找你的,我刚才吃那个,就是不新鲜!”陈洁珊继续胡说八道。

头顶璀璨的天花倾泻下橘黄的光,临泽浩的眼不动神色的从蒙维静身上掠过,她没有变,但好像是变了。

这种颜色的灯光能把人照得更温和,特别是,陈洁珊把长发盘起,几绺微卷的头发从鬓角垂下来,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大大咧咧的傻姑娘了,用词都妥当了很多,每句话都能挑起氛围。如果没有她,他们估计会尴尬很多,根本无法进行对话。

“听说你高中毕业后就没有回来了。”临泽浩向她倒了半杯红酒,平静地问。

他也是在留学回来后才知道,她也出国了,而且貌似有一去不回的可能。所以当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签了前来B市的合同时,他也有点不可置信,他怎么就同意了——

就算是为了她,可是她已经不打算回来了。

陈洁珊按住她,替她回答:“学习紧张,这不学成归来准备造福B市时尚界了吗?”

临泽浩挑眉,看了一眼陈洁珊,又看蒙维静,其实也得感谢陈洁珊,否则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可能一不小心就把刚搞活跃的气氛砸了。

“是的,我打算在Y地开一间店,卖衣服。”蒙维静喝一口酒就放下了,因为想起自己要开车。

陈洁珊一下子就笑了,说:“大时尚家,你要不要把服装设计说得这么接地气?”接着又和临泽浩说:“你没屏蔽我吧,如果你有空闲刷我的朋友圈,全是她的照片,简直是街拍潮范!”

临泽浩一愣,他倒还真不去管那个红圈,原来她每天都在。

第一次这么想打开手机看看,即使他对自己说一切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陈洁珊和临泽浩酒量都不错,两个人就干了两瓶红酒,最后还又人家负责人来买单,陈洁珊搂着蒙维静的肩膀,看临泽浩跟侍从说话的背影对她说:“别过意不去,老同学该做的。何况这点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我晕死了,你今天是怎么了?你喝了酒才出来的?”蒙维静转过头诧异地问。

陈洁珊立刻用力摇头,三个手指竖起对天发誓道:“绝对没有!我到现在都很清醒。”

6。

“你们是要回家还是要参观一下我的酒店?”临泽浩微笑问。

酒店门口的喷泉闪着五颜六色的光,孩子在旁边开心的拍手。

蒙维静挥挥手说:“我要先回去了,明天要去店里忙点事。”陈洁珊也拿起手机说:“我老公催我走了。”

陈洁珊今天过来是搭顺风车的,刚好从商的先生要来B市见一位合作伙伴,当天去当天回,已经在约好的会面地方等了半个钟。

“我也是,喝了酒再清醒要我处理事情还是会出错的。”临泽浩说完,打电话示意秘书把自己落在办公室的公文包拿下来。

“喝了酒你还要开车吗?要不维静你载泽浩一程吧,反正你也没怎么喝。”陈洁珊提议道。

蒙维静一整晚来淡定自若的脸有些为难尴尬,临泽浩看见了但是他没有出声。

一会儿后她只好点头,同意陈洁珊的提议。

夜风夹杂的湿润是海滨城市独有的,车子开上跨海大桥时临泽浩眼睛看向窗外的夜空,一轮新月带着几颗星星跟随着他们,今晚看这黑色浮动的海洋他没有感到恐惧。

陈洁珊早就下车了,和自己的先生连夜赶回G省,车里只有他们两个故人。

而蒙维静的车子里放着的是孟庭苇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他坐在后面,只能看到她放在方向盘上不戴任何首饰的纤长的手。

“如果相逢

也不必逃避

我终将擦肩而去”

他手放在窗边,问:“这次回来会走吗?”蒙维静听见他被吹进来的风吹散的最后一点声音,回答:“不走了吧,起码不会一整年都待在国外。”

又是一阵沉默,临泽浩闭上眼,脑海里依旧是那句歌词,如果相逢也不比逃避,我终将擦肩而去。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