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可念不可说

  7.

车里只有孟庭苇软软的歌声,唱着悠扬的悲伤。

蒙维静专注地开车,后座的人不说话,她以为他睡了,便把歌关了。没想到后座的人开声道:“怎么关了?”

“你没睡么?”蒙维静抬起眼看车镜。

“没有。”临泽浩把窗户关上,他已经清醒了许多,心里有一个念头盘绕而上,一发不可收拾。

蒙维静点头继续开车。她好奇,为什么他会住酒店,而且在别家酒店,或许是他刚来B市还没找到合适的房子吧,她如是想。

气氛一安静下来就尴尬,她又打开音乐,顺道问:“B市有许多房子不错。”临泽浩知道她说什么,他们之间的默契是在的,于是他回答:“太麻烦了,要请钟点工,要交管理费,偶尔邻居鸡毛蒜皮的吵架也很影响睡眠。”

蒙维静笑了,她想起他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之前写题,怕麻烦的他连一个解都不舍得写。

但这也让她想起,怕麻烦的他曾经不怕麻烦地穿越大半个城市为她买了一盒上好颜料,还和朋友设计好给她惊喜。

想起这个她心里有点暖,也有点酸。估计现在这份不怕麻烦该付诸在另一个女子身上了吧。

“你回来多久了?”临泽浩不想让话题停下,头靠在窗上,这样偶尔他能看到她的侧脸。

“差不多半年了。”她想了想,她是初春冬末回来的,现在都已经入秋了。

“我来这里两年,这里变化很大。”临泽浩说,他记得刚来的时候,他就在这个城市的街道走,想起她的话,在市中心,两个大商场之间,摩托车和电瓶车会停在斑马线上,等待着冲出去,貌似前面有金牌。

直到他到了才真正看到这一场景,那时候心里有一种满足,感觉自己走进了她的过去。

“是啊,市容市貌都不一样了,”她笑得很自然,也抬手去挽脸边的碎发,“连你们这样的酒店的进驻了,我去Y地看店铺的时候都被游客之多吓到。”

两个人都轻笑,目的地到了,临泽浩打开车门出去。

蒙维静看他已经转身离开了,发动引擎准备离开,不料他又转回来敲车副驾驶的窗。

她按下车窗歪过头疑惑地问:“怎么了?”临泽浩拿出手机问:“你方便留个号码吗?方便联系。”后面他又加一句,“老同学好久不见。”

她看看他,老同学之间留个号码很正常,她无力反驳,就是他不说是老同学,她也不知道怎么拒绝。

于是她笑了笑,伸手跟他拿手机。

重新递回后见他请按拨通键,自己副驾驶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那是我的手机号码。”临泽浩挥挥手机,拿着自己的西装外套离开,在侍从的陪伴下进入酒店。

8。

回到酒店的临泽浩迫不及待的打开陈洁珊的朋友圈,果然里面有许多她的图片,都是用来发表心情感慨之类的配图。

他一张一张的看下来,心里泛起涟漪,但是他现在还不可以说出来。放下手机走到落地窗前,前几天梦见她的时候,他除了很久的恍惚之外,一点感觉也没有了,他以为他彻底放下了,直到今天,他才发现,他根本就放不下。

不是放不下过去的她,现在的她,以后的她,而是她,独独是这个人。

他今天看到她,看见她站起来后,对他笑,那个笑看起来和过去无异,但他看到了很多岁月带给她的平静,没有了当初的锋芒。

但他的心依旧不可避免的剧烈跳动,这是在她身上才有的,每一次这样剧烈的跳动都只因为她。他见过许多出色的女子,但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他不打算隐瞒自己,他只会对她心动,无论她变得怎样。

正因如此,那时候疯狂想知道的事情再次涌上心头,但是,现在依旧是可念不可说。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她已经回来了,无论她是不是独身,他想他不会在与她相逢后,与她擦肩而过了。

于是唇角多了十年来第一抹明媚暖和的笑。

可念不可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