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全世界谁倾听你

  29。

要说陈洁珊的先生,也是十分的奇葩,说不回就不回。大年三十,三个人在厨房随便炒点吃的,爱喝啤酒的就去冰箱找啤酒,还爱喝红酒的就去酒柜拎,还有一个喝白开水的烧了一大壶热水。

在厨房的时候陈洁珊问蒙维静:“我要是今年回家的话,你要怎么办?”蒙维静打开煮汤的锅,然后放了点盐提味,回答:“能怎么办,在B市待着呗,我可以开店到明年的今天不歇业。”陈洁珊的先生说:“得了吧,经济成本高过你的收入,不划算。”蒙维静摇头道:“B市是旅游城市,Y地是旅游胜地,我怎么都能赚,大不了我倒卖门票。”

“哈哈哈哈,你这么棒,怎么不上天!”陈洁珊端着菜走出厨房。

一切准备就绪后三个人就比往常隆重一点干了杯,其实有句话说得挺对的,节日的平淡有着对程序的简化和不重视的原因。

饭后是陈洁珊的先生收拾和整理的,陈洁珊接到家婆的电话便走到客厅聊着,蒙维静坐在垫子上看春晚。虽然她和陈洁珊关系很好,但是在这样的一个时刻,她还是觉得自己是孤单的,好友已经有了自己的责任与家庭,表面再怎么温馨,内心的孤单是不会消散的。

有些人已经不属于自己,有些深夜必须自己过。

30。

蒙维静大年初一就会B市了,回到B市虽然已经很晚,但她依旧打扫卫生,自己下点汤面饱腹,四周静悄悄的,然而她依旧无法入眠。

于是,她一个人度过了毫无节日感的三天后,在大年初四傍晚,收到临泽浩的短息,叹口气。她不是么想,而是她找不到答案,她有时候拿起手机,内心的想法很强烈,想要和临泽浩重新开始,但在准备拨通时她有犹疑,在徘徊,她不知道,这样的状态是否是最好的,如果打破了,他们再次分离,彼此是否能承受?

再有,他们都不是当初的少年了,也有考虑家庭问题,她原本没有想过,但回国后的归属感让她对于儿时期盼的家庭需求更加强烈,她不确定临泽浩有没这种想法。

当她驱车赶到相约的地点看到一伙人围在长桌边时,内心的紧张随着海水剧烈上涨下跌,寒冷的海风侵入骨子,她小心地踩在沙滩上,听见陈洁珊在烧烤架前挥手喊她:“维静,这儿!”

来的人是临泽浩的班比较多,正如陈洁珊所言他们的班团结度不高,大多都是约自己熟悉的开小聚会,全班半数的人聚在一起没有一次。

临泽浩高中时的好友秦时伟把鸡翅翻过来烤,听到陈洁珊的叫喊吃惊的抬头看,只见人群中一个穿着灰色大衣的女人正徐徐走来,里面搭配黑色毛衣和蓝色牛仔裤,一双小皮鞋才在沙滩上轻缓柔软。

“天啊,泽浩,泽浩!”秦时伟赶紧转过身把临泽浩叫过来,“蒙维静居然有来!”

临泽浩向后仰,看见蒙维静,心跳漏了一拍,她真的来了。

“嗯,我知道,约好的。”临泽浩回答。

陈洁珊抱着蒙维静走到同学面前,道:“A1的同学们!久违的同学回来啦!”几个正在摆碗筷的女人回过头,也是尖叫,赶忙过去道:“好久不见,维静,这些年你去哪了?怎么没有你的消息了?”蒙维静笑笑说:“隐居了一段时间,现在出来了。”

墨色四起时蓝筱幽也来了,她一来A2倒是瞬间沸腾了,他们A1的知道是为什么,在A2这么多同学眼里,临泽浩和蓝筱幽都是被上帝阻碍的绝配佳偶,一群人瞬间把他们两个围在一起,临泽浩更夸张,他是被从便利超市扯出来的,被围在人群中间时手里还拿着一包纸巾。

全世界谁倾听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