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避风港

  33。

后来,临泽浩作为主办人加之是同学里年轻有为的代表,被灌醉了。

蒙维静不太爱喝酒,她有些酒量,却硬是说自己胃痛,又善于隐藏自己,和别人干了几杯白开水就坐在原位看他们闹了。

一伙人喝得半醉,开始回忆往事,有趣的,难堪的,不服的……那些属于彼此青春的见证者,最能勾起自以为忘掉的回忆。

“哎呀,”秦时伟也是半醉了,揽过临泽浩的肩膀,临泽浩已经醉趴在桌子上了,他酒量很好,但也耐不过人家蓄意灌醉,“弟弟,你太让哥哥操心了,你和维静不可能,给你撮合你又不要,你几岁了啊!”蒙维静没有喝醉,蓝筱幽也没有,陈洁珊微醉,她自然要帮蒙维静开脱:“你能不能别多管闲事,谁说没可能的啊!”

“不是吗?其实大家都知道……”秦时伟手指虚指了一桌的人,“谁不知道,泽浩和筱幽的事?”

蓝筱幽赶紧说:“你瞎说什么!”秦时伟耸肩道:“我没说错啊,是他这小子傻,没认清自己的事,筱幽,别委屈,我替你说他。”蒙维静握着水杯的手有点抖。

就在大家都在议论纷纷之际,临泽浩突然清醒过来,脸边有些红晕,但眼神清明,看了蒙维静一眼,转过身对秦时伟说:“当年的事,是我和维静之间的事,与任何人无关。”

秦时伟放下自己的手,摇头不承认。

“我和筱幽是很好的朋友,其他的我没想过,你们没必要一直这样,大家都不好。你们也不用替我操心,我很好,有些事忘不了,你们操心也没用。我们两个的事……和任何人无关。”说完临泽浩闭上眼又趴在桌子上了。

那估计是醉话,也是酒后真言,这么多年来,他对于他们之间的事从未想过与其他人有关系。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一些事他不知道,她不知道,于是才会这样。

如果说,想通一些事只需要一个瞬间,那么蒙维静想通和临泽浩之间的关系,就在临泽浩说完重新睡下的那一瞬间。

她站起身,有些人也才知道原来蒙维静她有来,也有人才知道原来她就是蒙维静。

蓝筱幽已经心痛到麻木,无言地看着蒙维静伸出手去抚摸临泽浩的头发,帮他把外套披好,然后冷静而又坚定地说:“没错,那是我们两个的事,与任何人都无关。”

陈洁珊摇头叹气,举起酒杯活跃气氛:“所以对于初中高中都没有机会早恋的我来说,我们还是聊聊别的吧,数列三角函数圆锥曲线,被动语态现在完成进行时,古诗词鉴赏从诗人背景出发,你们记得多少啊!”

秦时伟人一醉就说什么都不尴尬了,笑笑说:“我记得我名列前茅。”大家又开始其他话题,秦时伟被围攻,你名列前茅我都考上清华北大了。

话说秦时伟成绩确实好,在A2混哪个成绩不好,可惜他不稳定,时好时坏,经常是老师们担忧的对象。

蒋席源没喝醉,他从前排走过来,拍拍临泽浩的脸,蒙维静悄声说:“先在附近找个住的把他安排下吧,在这睡不是办法。”蒋席源点头,秦时伟真是醉里疯癫的一把手,看见蒋席源把临泽浩扶起来,他赶紧挡在他们前面不让人看见,怕那群人不放人。

“呵呵,想不到你还挺有道德。”陈洁珊不敢喝太醉,不然家里那个来接她时肯定会怨她,然后她接下来的日子就不好受了,可能起不了床。

“啥?你说什么?”秦时伟歪着头问,他脑子里嗡嗡响,什么都听不清,只见陈洁珊在他面前扭曲成螺旋。

“说你丑死了!”陈洁珊翻个白眼继续和别人聊。

避风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