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成全

  34。

临泽浩做了一个梦,梦是一段回忆,他以为自己回到了过去。

那时候,蒙维静站在走廊,回过头,黄金般的阳光轻抚她的面庞,她对他笑,他依旧呆在那里,心跳停止后是从未有过的剧烈跳动。然后他也笑,摘下墙外的山茶花给她,路过画室时悄悄溜进去,看蒙维静直着腰,拿着颜料盘和画笔,勾勒白纸纹理……

后来是最后一通电话,他问:“你志愿没有填N大?”蒙维静回答:“没有。我们不要联系了吧。”

阴雨天气灰蒙蒙,整个夏季的颜色都是铅灰色。

被这样的记忆吓醒,只觉得喉咙干涩,头痛欲裂,典型的宿醉反应。他歪过头冷静好久才发现是个梦,对面也有一张单人床,睡得乱七八糟,浴室里有水声,他抬手摸摸自己被子的身体,他虽然在外面醉过,但没发生过酒后luan性的事,现在看来也没。

临泽浩转过头看,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分不清是黑夜还是白天。他有一个特点,醉了之后会把醉前醉后的事全部忘记,他坐起身,干裂的嘴唇有点痛。

浴室里的人走出来,是蒋席源。

“醒啦?”蒋席源拿大毛巾围住下半身,从浴室大摇大摆的走出来,“可以吃晚餐了。”

“你怎么在这儿?”临泽浩问,“给我倒杯水。”

蒋席源走到厅里去给他倒水,回来时说:“昨晚你喝醉了,不放心你一个人,就留下来陪你了,好在你酒品不错,亏了你我回去可能要被我媳妇满清十大酷刑了。”临泽浩接过水笑道:“这么夸张!你娶了阎王爷啊?”蒋席源甩甩湿发坐到床上说:“你娶了你就知道了。对了,你手机早上的时候响了,好像是短信,你看看是不是工作上的,别说我没提醒你,然后在新的一年没钱赚怪我。”

“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说哪句话是正经的?”临泽浩听完就去找自己的手机,拿起来看还真是短息,不过是蒙维静的。

“醒来之后告诉我一声,我有事跟你讲。”

蒋席源的眼睛偷偷瞟过去,见临泽浩一脸惊悚的模样,赶紧又瞟回来。

“昨晚,我喝醉说什么了吗?”临泽浩扔下手机问。

“没啊,你喝醉就睡啦,你酒品好啊。”蒋席源整个人往后退,手还不忘抓紧自己跨上的毛巾。

临泽浩退回来,满目呆滞,也是好时机,手机这时候响了。

35。

蒙维静见夜色渐深,临泽浩还是没回她信息,无奈只好拨通手机。

“你醒了吗?”蒙维静问。

临泽浩掩饰不住的慌张,看了看四周回答:“刚醒,正想回你。”蒋席源一脸好奇的看着临泽浩。

“那待会儿我过去找你吧。”蒙维静在家里说。

临泽浩满口答应,放下手机后又呆愣了几秒,然后赶紧闻闻自己的衣袖,闻完很快就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然后紧张地问蒋席源:“你有没换洗的衣服?”蒋席源摇头道:“我就一套,昨晚的。”临泽浩起身找到自己的钱包,掏出一沓钞票说:“去,赶紧给我买套衣服,卡就别想了,我懒得改密码!”蒋席源看了一眼他的钱,翻个白眼,大体猜到是什么事了,起身道:“把你的钱收起,我去给你买,就当是我送你的……礼。”

临泽浩收好钱拍他的屁股道:“够义气,快点,我在这儿等你!对了,你知道我尺码吗?来!我告诉你。”蒋席源捂着自己的屁股瞪他:“怎么不知道!你给我等着!”

成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