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刺客

  第三章刺客

在云州晓云城附近也有着叛乱的出现,他们劫掠了许多粮仓,金库,得到了周围平民的支持。

传闻他们之中为首的却是一个青年男子,做剑客打扮,使的一手绝妙的剑术,即便是训练有素的帝国士兵,十几二十人也不是他的对手,只是无人知道他的名字如何,便给他取了一个外号——白衣。

青年剑客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最恨之人便是韩秦,曾数次扬言杀他。

韩秦对此自然气恨,直到一月前,他发现自己身边似乎有数人有些怪异,只是,他却不动声色暗中观察,发现那几人可能与叛乱组织有些关系。又直到一日前,那刺客的刺杀,顿让他心生一计。

那村落离城很近,来时一路都是平原,唯有这座树林例外。

其外他平时坐守晓云城根本不会离开,出行时又只带数十军士,这些都让韩秦觉得白衣不会放过如此机会。

······

······

猎鹰和秃鹫盘旋上空,它们锐利的目光,开始变得贪婪。

车道两边的树林之中,传来无数的厮杀之声。

鲜血仿佛即将溢满这座深林。

然而韩秦渐渐皱眉,他望向眼前,那个白衣剑客正与他手下最精锐了数十卫队交战在一起,却竟然丝毫不落下风,他时刻准备着的阴阳之术,却找不到空隙。

深林中的战斗,也超乎了他的意外,原本以为三百帝国铁甲军,绝对可以轻易的横扫这些叛党,但是此刻听到那林中的激斗,竟似乎无法在一时之间分出胜负。

剑断长枪,一剑扫来,坚固的铠甲顿时一分两半。

“那是什么剑!”

韩秦皱眉,此刻他才发现白衣剑客手中的剑,似乎并非凡物,剑舞流光,轻轻挥动,就能断石分金。

“想不到吧!”

剑客在军士群中大喝道,话声十分的张扬。

“想不到什么。”

“你手下那些兵,虽号称是什么帝国铁甲,但看来早被掏空身子,谁胜谁负,还未得可知。”

剑过咽喉,剑客又杀一人,数十帝国的军士如今在这车道之上,只剩下了十人,骑兵队长便是其中之一,只是他也呼呼大喘,看来是力尽了。

鲜血从铠甲一路流了地上,地上的尸体还是温热。

那些军士们许是害怕了,又或者是想要重新调整队形,他们成环形的散开,却仍然将剑客包围着。

一片安静,只有人们粗重的呼吸声。

目光仇恨,不论是谁。

剑客望着韩秦,兵士们则望着剑客。

仿佛世上已经没有了净土,此刻他们的心中都只想着杀戮。

韩秦想要自己不要去恐惧,但那慑人的目光让他心颤,是什么样的仇恨,让剑客如此,韩秦不知道,他很明白希望自己死的人真的太多了,只是他们都······怕!

韩秦就是害怕,有一天,他们不怕了。

所以他慢慢的走下车架,阴阳之术在他的手中凝聚着,像是凶虎正在匿藏,杀人只有一瞬之间。

剑客很早就明白,很早就看过,阴阳术师之间的战斗,那是一种可以将任何凡人都归为蝼蚁的可怕力量。甚至可以说,是能让人和‘魔’单打独斗,甚至取胜的奇妙神术。

所有的情报之中,都没有韩秦是阴阳术师的丝毫蛛丝马迹,可见韩秦藏匿之深。

可不知道怎么的······

“我不怕,力气都快用尽了,我还是不怕。”

“或许我明白,杀韩秦,就是今天,就只有今天了。”

“可能他早就忘了我吧,毕竟当时我还小。”

“那一场火,那一场屠杀······”

剑客闭目,用力的去回忆。他唤起了自己的仇恨,那深藏了十年的恨!

一只黑猫,害怕的躲在车道边的丛林之中,但它并不慌乱,或许是经历的多了吧,跟着主人的时间里。只是今天,它看着主人,不由的担忧。

十一个人和一个剑客,而在深林之中刀剑之声渐渐落下,想来胜负也即将分晓。

······

······

阳光西下,秃鹫盘旋了很久,这场血剧应该就在落下帷幕了。

剑客倒下了,跟他一起倒下的还有骑兵队长在内的十个军士,此刻在如血般的残阳之中,还有一个人未曾倒下,他似乎是最后的胜利者。

韩秦,面对者剑客的名剑和剑术,他能够活下来,或许是就因为阴阳术对身体的益处,以及方才的术法之里稳稳的打在了剑客的身上。

凡人无法承受阴阳术力,这个定理从未曾被打破过。

剑客也不例外,在战斗他第一次放开了手中的剑,因为无能再握,想来,也应该是最后一次了。

韩秦自然不会有放过剑客的想法,骑兵队长似乎还有一丝气息,但韩秦也没兴趣去理会了,反正看他的伤势也是活不了了,虽然损失一个得力的下属有些遗憾,但也仅仅只是遗憾罢了。在韩秦看来,彻底的杀死一个敌人更加重要。

他一步步的向着剑客走去,手中黑白两色,犹如两条游鱼。

身影遮挡了光······

剑客躺在地上,静静的看着遮住光明的韩秦。

他笑了一下,笑的很诡异,很诡异······

韩秦不明白,只是觉得有些害怕,他高举起双手,正要用力挥下!

嘶···很轻微的一种声音,就像是什么被划破了似得。

韩秦觉得有些痛,觉得刚刚好像有什么黑影,还有······是什么东西,在自己的咽喉划了下?好痛。

那些是什么?

血吗?

谁的?

我吗?

那是谁干的?

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韩秦想要用力的捂住自己脖颈的伤口,却想起双手上,都是正欲要用来杀人的阴阳术里,却怎么干抚摸自己的咽喉。

他也倒下了。最后他看见自己的身后,站在一个算是熟悉的人,那是一个数月前,因为自己的爱女看他可怜,才收入府邸中的小仆,名字·······名字叫什么来着?

早就忘记了,这个小仆太平凡了。

哦,不,有一点不是,那几个与叛乱组织似乎有关联的人,记得就是这个小仆举报的,当时他没有太在意,只是夸奖了他几句。

穿着仆人的衣饰,少年冷漠的看着韩秦,就像是狼,盯着已经瞩目了许久的猎物。

他随意的解释了一句:“别误会,我不是和他们一起的,只是你会阴阳术,又有那么多卫士常年陪伴在身边,挑动你和叛乱组织的激斗,应该会有我的机会。”

原来如此。

剑客明白了,韩秦也明白了。

算计,算计,到最后究竟是谁算了谁?

韩秦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事实或许也就是如此。下一刻,他再没有了思考的能力。

剑客看着少年,不知该说什么,他已经命不久为,最后,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看着剑客,眼里有些歉意,他回答道:“呼楚尔,我的名字,中原的名字是‘小八’。”

“你是‘易水’里的刺客吧。”

少年静默的回答,只是声音里,却又有一些微不可察的叹息:“嗯,是啊。”

这个少年,又经历过些什么呢?

四周残阳如血,与真血交融在一起,而剑客在心底这样想着。

第三章刺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