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呼楚尔

  第五章呼楚尔

黑夜的草原,有着神秘和恐怖。风呼啸在无光的大地上,野狼在黑夜中四处徘徊,草丛中永远都可能有未知的危险。

即便是草原上,最坚强的游牧民族也不敢在黑夜中,独自离开部落。

营帐的四周点着篝火,黑夜之中,人们都围在这营帐旁边,这一家的母亲难产了,大夫也没有把握能够救下那母子两人。

“哎,西扎第多好的女人,可惜她丈夫几个月前和狼群搏斗的时候,受伤死了,现在又······”

四周的人为他们的朋友‘西扎第’祈福着,也有人感叹着上天的不公平,为什么善良的人却要经历这些。

一直到深夜,黑暗笼罩一切时······

一声啼哭响彻黑夜,一个新的生命就此诞生在了广阔的草原。

大夫掀开营帐,人们将关心的目光看向他,大夫笑笑说:“母子平安,西第你们几个平时和西扎第最好,进去看看她吧。”

······

······

营帐内的毯上,一个婴儿在襁褓之中,他的母亲就躺在一边休息。

进来的几个妇人上前,对着她微笑,说:“西扎第,还好吗?”

母亲点点头,说:“嗯,最好的是这孩子出生了,这是他的儿子。”

西扎第的丈夫是部落里有名的勇士,可惜牺牲在与狼群搏斗之中,她此刻看着身边的孩子,眼中满是温柔。

她用手撑住地面,想要坐起来,旁边的几个妇人连忙将她扶起,看着那孩子,她说:“这孩子生的真好。”

一个妇人问:“你想要名字了吗?”

“嗯。”母亲温柔的抚摸了一下襁褓中的孩子,说:“他还在的时候,我们就想好了,就叫他呼楚尔。”

其他的妇人低声的念叨了几次这个名字。

呼楚尔,勇敢是这个名字背后的意义。

······

······

九年,仿佛只是一个转身,又仿佛母亲缝制一件衣裳仔细。

九岁的呼楚尔是族里最秀气的孩子,常常有人说,呼楚尔这孩子真是像那些皮肤白净的中原人。不过族里行商的那些大人却说,呼楚尔可比那些中原人还要好看多了。

或许是因为长的好看吧,族里的小女孩们最喜欢和呼楚尔一起玩,这便让其他男孩很是不快,常常都有自诩‘勇士’的男孩,来找呼楚尔挑战 ,当然结果全是被打的鼻青脸肿。

也有不好的是,呼楚尔的母亲常常为这些事情给邻居道歉。

呼楚尔喜欢母亲的全部,却唯独只是讨厌这母亲给别人道歉这一点。

今天的‘对手’是猎户葛晗的儿子,十一岁了,不过呼楚尔却一点都不怕。他好像一个天生的斗士,所有摔跤的技巧他一看就懂,加上他超乎年纪的力气,族里根本没有那个同辈的人是他的对手。

现在也是这样。

看着被自己狠狠摔倒在地的那个黑黝黝的小子,虽然比自己大个两岁,不过也不怎么样嘛。

呼楚尔大声说:“你服不服!”

眼看着自己被一个小两岁的小孩所摔倒,少年觉得很丢脸,不过草原人认为不承认自己的失败是最可耻的,他只好一字一顿的说:“我·····我输了。”

呼楚尔得意极了,他感觉自己是最强大的胜利者。

······

······

“呼楚尔,你今天又打架了吗?”

营帐里,呼楚尔今天一打开屋门,就看见母亲愤怒的眼神。

呼楚尔从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当然除了他的母亲以外,他下意识的连忙摆手,说:“没有没有,我没有打架的母亲,我今天···我今天和阿姆他们出去玩了,对还有果果他们。”

族里的小女孩们没有一个不喜欢呼楚尔的,每次呼楚尔找借口的时候都会带上她们的名字,因为她们经常给呼楚尔遮掩他和其他男孩打斗的事。

母亲走上前,用力的戳了下呼楚尔白净秀气的脸上,那一块因此轻易可见的青肿,骂道:“还骗我,别告诉我这是摔的,葛晗大叔都来家里告诉我了。”

呼楚尔疼的大叫,却不敢再说谎了。

·····

·····

黑夜,天空没有光亮,也没有星色。

如果黑夜的是恐怖了,那乌云就是它的帮凶,因为它夺走了最后的那一点光亮。

深上之中,某一课树上,有人喊了一声,仿佛是从噩梦之中惊醒。

“原来···只是梦吗?”

声音里,也听不清那人的情绪,只觉得······是有一些失望吗。

身边,听得到一些那熟悉的,黄衣女子的呼声,看来那确实只是一场梦而已。

梦里,母亲很生气,但是她也很温柔的拿着药酒,涂抹在自己的脸上,是那么的仔细,那么的轻柔,那时候,真觉得空气仿佛也是带着香的。

母亲说:“呼楚尔,你是天生的勇士,草原的神赐给了你完美的身躯,超乎寻常的力量,但不是让你去争斗的,我们草原的人从来都是善良的,我们的刀剑,只是为了对付狼群为了保护家人······”

想起母亲的字字句句,那绝美的少年静静的,像是一句话都不想说。

乌云初开,一丝星光倾斜而下。

少年一头如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垂在树上,手臂放在膝盖上,看着那远来的星光,念叨着:“母亲,善良···善良?又有什么用呢?如果我不会杀人,连族人的仇都报不了,连活下去都不可能。”

所以,你成了刺客?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

耳边仿佛有谁这么说话,美丽的少年低声自语:“是谁?”

“我自己吗?”

“我不想,嗯,是啊,我不想,可是······“

旁边的一颗参天大树上,出乎少年意料之外的是,黄衣女子说道:“可是,我们又能怎么样呢?这世道就是如此。”

少年露出意外的眼神,只是最后他也没有说什么,将头靠在背后的树上,他轻轻的叹息:“是啊,我若不杀人,今天可能就会成了一个奴隶·····”

寂静之中,这少年似乎想起了一个人。

黑夜里,他念起一个人的名字:“央,你又在哪里呢?”

第五章呼楚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