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无趣

  第十章无趣

吃完精致的早点,就像每个贵族一样。

苏一询踢了踢身边的黑猫,小猫无辜的喵了一声。

“今天我想出去,你留在家里吧。”

小黑猫不满的喵了一声。

苏一询皱眉,似乎是拿它没有办法,问:“你把那剑藏到哪里去了?”

小黑猫得意的喵了几声,在屋子里四处渡步,意思像是说我藏在这屋子里,藏的很好,你都找不到吧。

“藏好就行,随你。”

“喵······”

······

······

苏一询就像是一道光,不论走到何处,人们都无法忽略他的存在。

走出庭院,在街道上人们正赞叹造物者的神奇,苏一询的目光却不在任何人的身上,而是在那里·······

那是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女,莫约十六岁的模样。

她不美,很平凡,只是她的神色憔,仿佛一夜没睡,脸上没一点妆容,不知是来不及化了,还是因为伤心不想。

温柔而又憔悴,苏一询对她瞩目,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

或许是因为这么多年的生活,苏一询知道怎么在人群中去隐藏自己,他静静的跟着少女的身后,没人发现,那少女也是如此。

“你······”

苏一询在她的身后,轻轻的出声。

少女似乎有所反应,回过头来,惊讶了一瞬······

或许是因为苏一询让人惊艳的容颜吧,常人看见他时常常会有这样的反应,因此他自己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少女问:“我们认识吗?”

苏一询道:“不,不是······”

“那公子你······”

“我认错人了,对不起。”

“没关系。”

少女憔悴的容颜上,努力的勉强的带起一些笑容,说:“我刚刚其实也认错了,差点以为你是我认识的那个人。”

心中一动,苏一询心中在念:难道,她还记得。

“是吗?那个人对你重要吗?”

“嗯,是啊。”少女回忆道:“他很温柔,又很可怜。”

“他现在呢。”

“······”

沉默着,在周围来往的人流之中,少女轻声的说:“死了。”

她略带哀伤的话,仿佛无数的雷霆,让人震撼。

原来,她还记得我。

原来,她会为我的死而哀伤。

原来,这世上还是有这样的人的。

只是不论如何,苏一询知道自己说不出这些话来,只能低声的说,仿佛是在忏悔着:“那对不起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少女看着他在离去,心底却有一些怪异的感觉。

那种熟悉的感觉是从何而来的,那种想要对他倾诉的感觉,又是从哪里来的?

他是谁?

“请问···公子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韩诗。”

只是苏一询却没有理会他,反而韩诗这两个字,让他加快了脚步,像是逃,或者,苏一询就是逃,用力的奔逃。

······

······

华丽的城中,一切都仿佛安静和谐,只是却不知道有多少暗流,在看不见的地方汹涌。

一城之主,帝国的官员,但人们对他更多的感觉是什么呢?

无外乎嫉妒,或者仇恨吧。

易水是一个刺客组织,或许也只有在这样的年代,才会出现像易水这样的组织,像小八这样的人。

韩秦死去之后,一切尽归尘土,韩家并非是帝国的名门望族,家族中的支柱只有韩秦一人,韩秦死后韩家顿时大乱,因为韩秦表面宽仁,但是在晓云城中的谁都知道,他暗地里的手段有多么毒辣,可谓逆者必死。因此,韩家的仇人不少,很多甚至连韩秦自己都不知道。

韩秦每日都将自己‘锁’在这座晓云城中,平日里出行,护卫从未少过百人。

这也是为什么,韩秦自己断定,若是自己出城,必能引白衣剑客前来的原因,因由在于晓云城中无人能杀的了他,至少在明面上是如此的。

数月以前,一个神秘的客人来到了易水,开出一个让组织无法拒绝的‘价格’。

易水因此派出了大量的刺客,却尽皆无功而返,而那时被易水追捕到的小八,原本该被处死之时,他的师父却为他争取到了一个机会,让他活下来的机会。

······

······

今天的晓云城,韩家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处。

韩家硕大的府门之前挂上了白色,像是为了祭奠往去的人,只是真正来到府上祭灵却是少之又少,他们的目光······是在看热闹吗?

韩秦死后,家族的财产陷入了争夺之中,整个韩家几乎都陷入混乱,家族中的一些掌权者都四处奔走。

那些所谓来祭奠的贵族,倒是很愿意看到那一个个上来攀亲的韩家人,或许他们就喜欢这种感觉,或许他们也在暗地里盘算着什么。

韩秦只有一个妻子,李氏,这一点曾经让人很奇怪,像韩秦这般权势的人,怎么也不像是一个专情男子,但确实,韩秦未曾娶过其他姬妾。李氏很温柔,她的女儿很像她,她知道女儿的性子,却是不想看到这一幕,因此她寻了个理由,让女儿出去。

或许韩诗也明白母亲的苦心,便乖巧的离家出去了。

小八行走在阴暗之中,他的目光不善,甚至隐隐可以说是冰冷。

人群之中,小八盯着的是一群穿着贵族服饰的男子,他们并没有走在一起,但是稀松平常的步伐却一直保持着某种秩序,和某种规律在变化着。他们已经跟随了那女子足有两条街了,难道只是顺路?

不,她显是只想四处逛逛,根本没有目的,这样的巧合太过了。

虽然穿着华服,但是他们的双手太过的粗糙,从小娇生惯养的那些贵族们,怎么会有这么粗糙的双手。

他们的衣袖也很沉重,今天的夏风很大,小八自己的衣袖常常都会劈啪作响,可是他们的衣袍却仿佛被什么重物垂着,风中只见摇摆几下,而平常人的衣袖,又怎会如此沉重呢?

阴暗之中,小八就仿佛一只会随时噬人的狼,此刻,他渐渐凝眸,开始盯住自己的‘猎物’。

暗流就是这样,汹涌在难以发觉的地方,看不见,但它存在。

第十章无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