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善恶

  第十七章善恶

什么是善,又什么是恶。

苏一询自问不知,但是他知道有些事情是他想做的,有些事却是他不愿的。

······

······

苏一询从马背上跳下,用手摸摸那孩子的脑袋,微笑着:“小安,最近还好吗?”

小安却摇摇头,说:“一询大哥你好久都没来了,村子里大家都要饿肚子,只怪今年的收成不好,否则阿公他们本还想着,今年能还你一些。“

“不用还的。”

苏一询微笑着,他转过身从马背上,轻松的拿下几个大麻袋,同时大声道:“你去村子的西边,那里有些还完好的屋子,他们应该都在那,把粮食给他们。”

小安这才发现,原来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人骑着一匹骏马,只听他‘哦’了一声,便策马去村子的西边了。

苏一询将几袋粮食放好在残垣之间,又看了看小安的姐姐,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很是瘦弱,苏一询说:“好久不见了。”

她似乎也很喜欢苏一询,只是方才看到小安在和他说话,便没有上前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道一句:“谢谢。”

“不谢,这些你们拿去吧,下个月我再来,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和我说。”

“村子的叔叔们都说别麻烦你。”

“不,其实你们不明白而已······”

女孩皱眉,却不懂苏一询说的是什么意思。

苏一询却也不愿多说了,转过身看着小安,对他说:“袋子里还有上次我让我给你带的木剑·····”

“小安!你怎么······”

女孩正好发怒,苏一询却已经打断道:“别怪小安,小安上次说,他也要练剑,将来像白衣那样,不用怕被别人欺负,也可以保护你们。”

“姐姐······”

女孩也不知该怎么说,小安也没有做错什么。

苏一询说:“好好活着吧,我要走了。”

······

······

原野上的风,就像是一种情绪,名为狂妄的情绪。

耳边风声大作,小八和十九在慢慢的前行,有所目的,却又前行的不快,看来那不应该是什么急切的事情。

十九许是无事,便聊起:“说起来,你觉得如果那些韩秦的仇人们,知道了是你杀的他们的仇人,他们会不会感谢你呢。”

一边前行着,小八一边冷漠的回答:“韩秦的仇人们,只怕多也不是什么善辈。”

“但,总有好人不是吗?他们会感谢你吗?”

“不会的。”

“这么肯定?”

“如果你是和他们一样的平常人,面对一个只会杀人的杀手,你会感谢,还是会惧怕?”

十九说:“那你今天做的这件事情,或者说你一直在做着的这件事情,有没有,让你快乐些。”

小八沉默,却不说一言。

······

······

小安拿着那柄木剑,玩耍了会,却看见姐姐闷闷不乐,便问:“姐姐,怎么了?”

她直言道:“一询大哥虽然人心善,但他能每月的给我们带来那么多粮食,已经不知怎么还给他了,你却还向他要些其他的东西玩乐。”

小安却有些生气,说:“我没有,我真的想练,练的和白衣大哥那样,这样以后就什么也不怕了。”

女孩的心底却想着,即便白衣大哥也是好人,剑术高超,却不也······

心底有些忧伤,女孩宠溺着抚摸弟弟的脑袋:“可,你跟谁学呢?”

“有‘央’哥哥,还有‘宫离’大哥啊,他们会教我的,而且······”

小安悄悄的压低声音,和姐姐说着:“而且姐姐我知道哦···宫离大哥会阴·阳·术!”

······

······

树林之中,窜出十几道人影,他们都穿着黑色制式的衣袍。

十九问道:“便是你们了吗?”

“是的,十九大人。”

“你们认识我?”

“曾有过一面之缘。”

十九倒是不记得自己见过这些人,侧首看看身边的小八,却发现小八的目光格外的专注,盯着那十几人看来看去,像是想要将他们的样貌统统的记下。十九都看在眼里,却不吱声,静静的道:“怎么样,应该没问题吧。”

“任务的目标只是普通人,十几个一流的刺客,是不是多了。”

“听说,这次任务的发布者出了重金,组织希望万无一失吧。”

一个可以解释的通的理由,看似无可挑剔,小八点了点头道:“把东西给他们,衣服他们应该都带了,进城应该没有问题,至于住的地方,她应该有所安排。”

“差不多了,可以回城了。”

“是的,大人。”那十几个刺客同时回答。

在易水之中,刺客的等级有着严格的分别,类似十九和小八,都属于易组的刺客,可以说是组织中刺客的顶级,他们大多都有着一些非常人能及的本领,同样,易水也赋予他们命令易组以下刺客的权力。

像这一次的任务,便由小八和十九为主导,其余刺客为辅听从命令就是。

小八发现自己是第一次,如此刻意的去记住人的样貌,他的心底也有着自己的盘算。

······

······

回城时已经是夜晚了,天上星光璀璨,两匹骏马束在舒家府邸后的马厩之中,苏一询和舒起一路走回府门前。

舒府门前的仆役早看见两位公子两手空空,想来今天出去行猎应该是没有什么收获,又怕两位公子心情不好拿他们出去,便有些战战兢兢。

“说起来你今天有些怪。”

“没有。”

“回来的时候,也一直盯着别人家的府门看,这还不怪吗?”

“······”

苏一询沉默些许,加快脚步:“你想多了,早些回去休息吧,你觉得对的时候,可以通知我。”

“就怕你自己在希望,永远没有那个时候。”

听着舒起仿佛说笑一般的语气,可苏一询明白他不是在说笑,他更像是在质问。

苏一询只是更快起来,一边说:“想多了你,我走了。”

漆黑的夜色下,苏一询越走越远,直到消失在舒起的视线

第十七章善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