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许非

  第二十一章许非

“冒昧了。”

推门而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件很别致的长袍,纯黑的颜色,其上绣着一条白鱼,只是看上去这类绣工,应该不是帝国南部的风格。

仆人低下头去,那种令人感到恐惧的感觉,随着男子进来,渐渐的消散。

一切都平复下来。

仆人不免怀疑,那种感觉难道并不是来自于他。

自称为‘许非’的中年人进来便看到了韩诗,慢慢的走来。面对陌生人,韩诗显得有些拘谨,一旁的那仆人却走到韩诗的身前,遮挡着她,神情如临大敌。

韩诗看了仆人一眼,想起,之前也是由这样一个人,穿着一样的衣服,做了同样的事情。

许非大笑道:“韩诗小姐的家仆倒是不错,不过在下并非恶人,而是韩兄生前曾与我言,他若身死,请我来韩家保护小姐,直到小姐继承韩家。”

韩诗站起身来,问:“你认识我父亲吗?”

“十年之交。”

“那···晚辈失礼了。”

仆人看到韩诗眼中的警惕不在,却不由的担心,问:“许先生,可我们未曾听说过韩大人有你这样一位朋友。”

“韩兄交友甚多,未必会日日提起每个人。”

“韩大人为何来此?”

“从故友之愿,保护韩小姐。”

“凭证。”

“书信一封,交给韩夫人,她一看便知。”

韩诗听着,却觉得仆人与来人对话间,隐隐有些针锋相对,只怕客人发怒,到时候这仆人怕是会受到管家责罚,连忙说道:“你先下去吧,我会告诉母亲的。”

或许今天做不到了吧,总觉得,这个人深不可测。

组织来的刺客?不,不会。

仆人无奈,只好端起那杯韩诗还未喝过一口的香茗,慢慢的离开这座小院。

倒是许非饶有兴趣的看着仆人的背影,暗自喃喃:倒是有些骨气,不过,就是感觉不太像个小仆,是我的错觉吗?”

······

······

黑暗之中的杂物房,隐匿在其中的小八将衣裳平整的叠好,放回了柜子中,看上去仿佛未曾被人动过一般。

听着耳间的,是门外的风声,和流水。

小八慢慢的推开了屋门,时间却已经是下午了,夕阳西下,一片如血般的颜色。

“她不愿意。”

“可是,十九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动手。”

虽然这次的任务没有准确的日期,但易水中不成文的规矩是,如果没有明确的原因,任务颁布后的七天之内,执行者没有行动,就会被组织问责,同时会有其他此刻接手。

这次易水派来的刺客,几乎都是亡命之徒。

小八自问或许能稳住十九,可是时日一到,谁也不知道那些人会做出些什么,毕竟似他们这般的杀手,刺客,害怕的只有他们所属的易水这个组织本身。

“只能下次了,又有什么,能比性命重要呢。”

风有些清凉,小八觉得很舒服,却殊不知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究竟有多么的危险。

他在庭院中慢步,因为知道这里没有一个人。想起了一些今天的事情,小八喃喃:“逆流而上吗?你曾想逆流而上。”

可是,世间就是一条庞大无比的河流,人人都是其中的一滴水而已。

一滴水,又怎么却逆流呢?

小八这样想着,又想起了那个白衣剑客,他是否也是想要逆流而上呢?可最终,他没能做到些什么,不过黄土。小八想了很久,微微一笑,笑的冷漠:“还有些什么,算是希望,央,你是否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呢,在这些年里。”

······

······

过了一会,已经黑夜了,万物俱静。

城外的原野上,有一座燃烧着的篝火,为旅人照亮着黑暗。

“没有什么人是天生就应该去做什么的,这说明了这世界并没有命运之说。”

穿着黑色衣袍的人静静听着那个年轻人的讲话,说道:“你知道这世上没有命运之说,又怎么样?你我还不是要流亡在外,央。”

被称作‘央’的年轻人,就坐在篝火的另外一边,他的相貌普普通通,穿着很粗劣的白色布衣,其上还多有补丁,连脚下的一双鞋也早就磨破了,却舍不得换,看上去就是那种很简单,很平凡的普通村民。只是,让人无法明白的是,他的笑容给人一种亲切,仿佛能让人觉得不需要对这个人设下任何的防备,因为他是如此质朴。

央在笑着,他说:“你害怕吗?”

“没什么好怕的,跟着白衣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怕,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用途,它只会让你软弱。”

“说的好,不过我知道这一定是白衣自己说的。”

“好吧,被你揭穿了,我看上去,不想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吗。”

“是的。”

“你真伤人。”

不像是两个正在逃亡的人,而是两个朋友之间互相调侃的对话。

央笑着,继续说:“说回正题,我们确实是在逃亡,或许明天就要死在路上,但,我相信‘希望’,今天我们露宿原野,或许将来,我可以给你,给所有流离的人一种本应该的生活。”

穿着黑衣的那人低声笑起来:“怎么···我觉得不像是过逃亡的人,像是一只不小心落难的凤凰。”

“凤凰吗?”

“你很像啊。”

央微微一笑:“再说吧,陪我下会棋吧。”

“这里?”

“大地为局,苍天做判,你我来一局,不是很好吗?”

黑夜的原野上,响起一个年轻人爽朗的笑声,仿佛要冲出一切阻拦。

······

······

同样的黑夜里,苏一询在舒适的府邸中,躺在床榻上,闭着双眼,却无法睡去。

那个人,即便平凡无奇的脸,可在苏一询看来,却比那些美人要美上千倍。

“我又怕什么呢?我不怕,我没有仇要报了,现在,我只想做一些,我觉得对的事情。”

“逃吧,我会逃的。”

“可能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我确实是厌了。”

第二十一章许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