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母亲

  第二十四章母亲

空无一人的前厅,光芒充斥着,却毫无生机。

一切,那么的寂寞。

后边的房间里,韩诗端着药汤,放在母亲的床头,道:“母亲,该喝药了。”

李氏是一个容颜秀美的女子,韩诗的母亲,有人常常议论,韩诗长的既不像韩秦也不像李氏,相貌普普通通没什么出众的地方,为此李氏曾动的过怒,或许每个母亲眼里,自己的孩子都是最好看的吧。

经书就在床边,只是韩秦死后,李氏就病了,念的少了,或许也因为心底不信了。

我那么的虔诚,为何,不愿救一救我的夫君?

李氏缓缓睁开双眼,看见韩诗关心的神情,笑了下:“母亲没事的,诗儿不必担心,病会好的,只是······”

李氏轻轻的抚摸女儿年轻的脸庞,喃喃:“只是,那个人会放过我们吗?”

“母亲,我······”

李氏微笑着说:“不会的,他那么难的回来,目的很清晰,很明白。”

“可是,母亲我没有想过跟他争什么,家主我当不来,也不想当。”

“他会这么想吗?”

“我愿意放弃,除了母亲以外的一切。”

李氏仰首叹息:“若是你父亲,也愿意放弃,那该有多好,可是始终他因为拥有的太多,始终还是放不下的。”

韩诗努力的一笑:“母亲喝药吧,我想,待得父亲葬礼结束以后,我们就离开吧。”

“好的,母亲听你的。”

转身要离开之时,母亲休息下,韩诗悄悄的从房间的柜子中,拿出了一个四方的小木盒,散发着淡淡的药香味道。她犹豫了瞬间,最好还是将这木盒收起,放在了自己的左袖里的口袋。

······

······

“你觉得,只要你走,韩古就会放过你吗?”

韩诗看望完母亲之后,离开了母亲的屋子,却看见许非正站在外面。韩诗先行一礼,道:“许非先生看的很明白。”

许非道:“韩古此人,怎么说呢,要论手段之狠,只怕他还要在你父亲之上,即便你什么都不想要,他却未必相信,毕竟论起来,如今你才是韩家正统继承者,韩兄多年积累的财富,都属于将来的‘家主’。”

“所以,即使我走了,离开了,他·······”

“韩古迟早,会找到你的。”

韩诗闭上双眼,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许非淡淡道:“你的路只有一条,成为韩家,新的家主,而韩古是你的敌人,你要战胜他,甚至,杀死他!”

闭着双眸的韩诗喃喃道:“或许吧。”

······

······

韩秦下葬的日子非常的隆重,不论怎么说,韩家的人不论是否真的爱戴他们的那位‘家主’,但毕竟是家主的葬礼,几乎所有人都来齐了,来表达他们对亡者的‘思念’。

可,几乎除了韩家以外的人,这所谓的‘葬礼’却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外人了。

有的,可能只是一些来带着看戏想法的好事者吧。

葬礼时,人们都穿着白色的素衣,这是一处山清水秀的林间,韩秦的墓碑便立与此地。韩秦的妻子和女儿自然都在最前方,或许,这里也只有她们两人,是真觉得哀伤的。

葬礼结束后,韩诗躲开了所有人,在墓后的林中,或许是她喜欢安静些吧。

“你是谁。”

护卫大声呵斥着,那个走来的少年人。

“我认识他。”韩诗出声道。

来者是过俊朗无比的少年人,虽然穿着简单的素白衣袍,却仍然是那么的令人瞩目,自然,他便是苏家的三公子,苏一询了。

苏一询看着韩诗,目光就像看着一个老朋友,这却让韩诗有些不适应。

“那一日,多谢公子了,你的伤···好了吗?”

“没事。”

“公子可是来找我的吗?”

苏一询沉默些许,在韩诗身旁的两个护卫却暗暗生疑,这人来的却有些奇怪了。

“不是,只是觉得有些闷,便四处走走。”

山林之中,微风轻抚,确实适合走走,苏一询话语间倒也没有什么不合的地方。

“怎么,三弟还有这样的雅兴吗?”

苏一询的身后,走来一位年纪看上去莫约二十来岁的青年,和苏一询穿着同一类式的素衣,只是比起苏一询他腰间挂着美玉,手中拿着一把精致的折扇,相貌堂堂,看上去颇有风度。

看见此人,苏一询低首抱拳道:“大哥。”

来人便是苏一询的大哥,苏家的大公子‘苏不畏’,传言是苏家将来的家主。

“原来苏大公子也在这里,真是巧遇,巧遇。”

小林之中,舒起带着微笑慢慢走来。

苏无畏看见,道:“原来是舒公子,怎么也来了这里。”

舒起道:“不知,苏伯父来了没有,多日不见,我也怪想他的。”

两人彼此说着,看似十分的随意,可他们的目光却不知为什么,一直隐约的看着韩诗。苏一询却一直在注意着他们,超乎常人的视力,让苏一询看见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这位大哥身上,他轻轻的动了动袖口,一颗似是石子般的东西落在苏一询的手中。

他用力的向后掷,惊人的腕力,让石子飞快的落进后方的丛中。

苏一询渐渐的退到了林间的后面,静静的看着在场中的人,他所站立的地方,恰好也是视线最开阔的,会是巧合吗?

“既然舒公子也在,想必,会更方便些。”

“不知苏大公子,想要做什么,不过,舒起自然全力配合。”

韩诗的看着两人,一前一后,却似把自己围住了,神情渐渐的有些不自然,或者,害怕起来。

苏一询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

‘十九,还有二十一,我一个人,能做到吗?’

‘不,听声音,丛林里还有人,该死,是我疏忽了,难怪今天看见二十一的时候,他有些避着我,是五的指示吧。’

‘失算了,那时候,应该是答应他更好些。’

只不过,一切都在一声爆炸声,不得不结束。因为那种压迫感,如风一般而来,所有杀机不得不立刻的收敛起来,只怕被那将来之人发现。

苏一询的嘴角挑起算计之中的笑,虽然那笑很浅很浅。

第二十四章母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