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陷阱

  第二十八章陷阱

小八等待在黑暗之中,静静的,不发出一点声响。

他的位置早已经脱离了院主所安排的,只是,小八从一开始也没有打算按照院主的指示。他悄然的隐匿在韩府正中庭院旁的榕树上,凭借着自己过人的听力,和视力,在黑暗中观察着整座韩府。

“开始了。所有人都开始行动,但是,很奇怪·······”

如果,所有人的目标都是韩诗的话,那么韩秦的院子是在韩府之南,可是,却有些易组的刺客,直往北去·····

“灯笼的光灭了,北面的那几座庭院。”

此刻,小八只想到一种可能性。

‘这次,只怕不仅仅只是针对韩诗而已,我本还奇怪,为什么易组的人也就算了,还要有三十名普通的刺客,看来他们还有别的任务,要杀的人,也不仅仅只有许非和韩诗。’

小八看着,却不想做什么,也无法做什么。

我又能救的了几个人?

······

······

黑暗之中,石子小路上,许非看着四周,却不见院主的身影。

仿佛,一个人,就这么忽然的消失了。

“阴阳玄然道,‘玄然家’的阴阳之法,果然这一散家的法统还留在南省之地流传着。”

三百年前,阴阳术忽然兴盛,如春风后的百花齐放,当时号称足有百家学派,各自有所擅长,而阴阳玄然道,便属于‘玄然家’的阴阳术。

许非笑着:“不与我一战吗?我想应该已经有人去通知城卫军,你方才的那一声火枪,惊起了不少人吧。”

在深深的黑暗之中,传来院主的回话。

“是吗,但,那又如何呢?”

“你会失败。”

“韩府的守卫虽然堪称严密,但是实际上,确有很多,很微小的漏洞,我带来的人都是精于刺杀的刺客,微小的漏洞,他们都能轻易的掌握。”

“你是说花园那边的树木过于茂盛,巡逻的卫队人数又有缺陷,且时间上,也总是会有空缺,尤其是夜时,毕竟人是会疲倦的,类似这些的微小的漏洞吗?”

黑暗中,不见踪影的院主忽的不说话了,似是在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

许非则是在笑着······

阴阳玄然道最为奇妙的一点便是,修行者凭借着本家的阴阳术,能够做到融入到周身的环境里,不说是真的合为一体,但却可以让其他阴阳术师,无从区分人和自然之间不同的气息。

许非在故意的用语言去刺激,不过,看来收效甚微。

恐怕,对这种人来说,自己的下属是否落进敌人的陷阱中,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事吧。

······

······

小八在屋顶潜行着,黑色的夜,让他无法被人发现。

侧首看向远方,小八喃喃:“有些奇怪,或者说,出乎预料吗。”

刺客的战斗常常都是一瞬间的,除非真的避无可避的时候,才会选择证明硬战,只是府邸里那些小八所知道的‘空缺’却忽然传来一阵阵打斗的声音,彻耳不停。

“看来被算计了,有潜伏者,或者说,原本我的位置那里也有。”

“不知十九怎么样了,但,他很聪明,正面即便不成,也能走掉吧。”

夜中清凉,沐在风中,小八却轻轻一笑。

内心有着雀跃,也有着对朋友的担忧。

如果争斗,厮杀,不管我如何努力也无法阻止的话,那么至少,我想要我所在意的人,不要在这场厮杀中受到任何的伤害。

小八内心深处,是这么想的。

因此小八加快了脚步,往着那座庭院而去,却不知道,在黑暗之中还有人,在紧紧的盯着他,那目光,和那个人,小八都无法发觉,或者说,超出他的能力之外。

······

······

无法看见,无法感觉,强大,而你就如同蝼蚁一般。

然后,便坠落了黑暗之中,感到身体的剧痛,强烈的力量,在浑身上下肆虐,仿佛要冲破这具凡躯!

屋檐之上,那个年轻的阴阳术师慢慢的走着,并未因为击落一个凡人而感到如何的雀跃,只是喃喃:“有些厉害了,完全感觉不到这个刺客行动的声音,呼吸,气机,如果不是阴阳六觉,真是要放他过去了,不过,凡人受了阴阳术,万无活命的可能。”

屋下,坠落在地的小八,看着屋檐上的人,感到了无力,也有那么一些的不解。

屋檐上的年轻术师也低下头来,神情并没有因为‘偷袭’而有的愧疚,只是看着那似乎未曾瞬间死去的刺客,感到有些怪异。

为什么?完全察觉不到他来到我的身后?

阴阳?

又是阴阳术师吗?

难怪,人们都说,阴阳师和人,处于不平等的两个面上。

小八慢慢的闭上了双眼,放任阴阳的力量在身体内肆虐······放弃了。

“要死了吗?”

“还好···还好······”

“好在,母亲的仇,族人们的仇我都报了,虽然未曾感到快乐······”

“但,冥神之处,我见到族人们,总算有个交代。”

就是,就是······

感觉到死亡之前,还剩下的最后一道执念。

“我没能救了你啊,小姐,对不起······无名,没本事。”

无名,小八被收入韩府后,韩诗问过他的来历,小八自称是孤儿,在贫民窟里长大,未曾有过名字,当时韩秦就在一边,边顺着此话,给小八取名叫做‘无名’。

······

······

“你!”

忽的,就这样被惊醒,梦中,仿佛想起了那两个几日前死去的男子。

她的父亲,还有,那个人。

那个可怜的人,没有名字的人,但是,韩诗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那人很特别,眼里,总是有着愤恨,和偶尔一现的悲伤。

或许,那是错觉。

可他却是唯一一个,陪着自己去城里的贫民居所时,没有露出过鄙夷,讽刺神情的人,可能就如他自己所说的,他就来自于那个地方吧。

“外边,怎么了吗?”

因为惊梦后的茫然,这一刻,韩诗才发觉到外边世界的不对。好像很乱,很多人,很多闪烁的火光,一切,是怎么了?

······

······

瞄·····

闭上眼后,却还有人在呼唤。

不是,那不是人吧···是小黑吗?我不是让它去那里了吗?

怎么还在?

第二十八章陷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