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死亡

  第三十一章死亡

小八回忆起,那座被火焰充斥的华屋······

怎么可能,能在那种环境下,活下来呢。

那是原本韩秦的院子,他死后,就只剩下韩诗和她的母亲了。看到韩诗黯淡的神色,小八明白了很多,只是,他仍然想要韩诗活下去。

失去亲人的痛苦,小八也了解。

痛苦埋伏在路上,躲不开的时候,就只能承受了。

······

······

黑夜之中,一辆马车飞快的远离韩家的府邸,往着城外而去。

不知怎么的,路上没有城卫军的影子,明明韩府发生了如此的混乱。而距离马车不远的那城门也大敞着,又不知是谁人的安排。

小八坐在车内,心中有些怪异,因为这辆马车的样式并非他所定的那一种,虽然华丽,但是却要笨重一些······

漆黑如此,远离了火焰的光。

远路依旧漫长,谁知道,究竟要去到哪里,才能远离纷扰。

······

······

马车内很颠簸,其中镶嵌着两颗夜光石,微微照亮着光芒,装饰颇为的别致,想来应该是富户人家所用的,其上有些铃铛,香囊一类的饰品,有着淡淡的香味散开。

小黑慵懒的瞄了一声,只觉得睡意浓浓,便躺在角落里,蜷缩着身子,似是要睡觉了,累了一整天。

苏一询坐在车内的左侧,韩诗在右,两人面对面,却好似无话可说,已经沉默了很久。

两个人看上去都很累,非常的累。

“我······”

苏一询想说些什么,却不知为什么,看着那暗淡无神的人,他不知怎么开口了。

车夫赶着马车,他早已看见那火光冲天的韩府,和从那府邸中逃出的两人,他明白自己只怕是遇上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这岂是他能承受的。

正他胡思乱想时,车内却传来苏一询冷淡的声音:你怕死吗?

此话说出,车夫顿时有些慌了手脚,连忙道:“怕···怕啊公子。”

“所以,好好赶车吧,到了地方,剩下的车金我会给你的。”

“是··是的,谢谢苏公子。”

说完,车内苏一询不再说话,一切仿佛再次的陷入沉寂之中。

······

······

“你是谁。”

车内,韩诗第一次开口,她靠在车内上,轻声问着。

“我·······”

“你不像是贵族,也不像家族子弟。”

“的确,我不是。”

苏一询低着头,不敢去看她。

她靠在车璧山,目光很随意,仿佛在这一刻,世上已经没有什么需要她担心的了:“你救我,不止一次了吧。”

“嗯,我不想让你死。”

韩诗忽的笑了下,喃喃:“只怕,不会如你所愿。”

苏一询道:“我之前一直在找机会带你离开,可是许非在,我也有诸多不便,也无法联系你,因此只有今夜这一个会。放心吧,我会带你离开这里,到了云州以后,我有安排,天亮之前就会到驿站的,那时我送你最后一程。”

韩诗深深的看向苏一询,却不知为什么,原本想要说的话,这一刻却说不出口。

原来,这世上,还有人是这么关心我的吗?

可,晚了,一切都晚了。

韩诗哀哀的想着,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

“那你呢?”

“我会回去。”

静静的,静静的,韩诗第一次在近处看着这个几乎可以说是美丽的少年男子,却觉得,很熟悉,真的很熟悉,就仿佛在那里见过,相处过,才有这样的印象。

“你真的,很像他,只是他死了。”

“是吗,或许吧。”

闻言,韩诗心中一颤。

而苏一询却自知失言了,立刻止言。

“我没说,那是谁,你好像···认识他似得。”

苏一询无言以对,转过头去,看着马车之外的黑夜。

······

······

原野之上,开始落雨了,沉闷了几天的天气,终于在这黑夜之中爆发。

雨落似狂,无穷无尽。

夜雨中,车夫早就为自己披上了蓑衣,大雨却还是淋湿了衣裳,只是他仍然不敢有丝毫懈怠。马车外侧的炼金术师特制的夜光石,在雨中发挥出更多的光亮,车夫凭借着自己的经验,心念驿站应该已经不太远了。

车内的两人,苏一询始终没有回答韩诗的问题,他坐在少女的面前,却一直不敢看她,只是偶尔伸手摸摸角落里的小黑。

“那是你养的猫吗?”

“·······”

苏一询始终没有说话,只是生怕自己再说错了什么,便会让韩诗发觉了。

“那是什么?”

韩诗意指窗外,苏一询略有担忧,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原野上此处离着晓云城还不算太远的地方,一条大道直通往驿站之处,也算是平日里商人和行人们来往之地,却是立起了许多高杆,一些高杆空了,一些高杆上则悬挂着······尸体。

苏一询看的出,那是一些务农的村民,从他们破旧的衣袍,和满是老茧的双手能看的出来。

麻绳在他们的脖颈上打了一个节,然后被人挂在杆上,然后立起,悬挂在此处示众。

风雨,黑夜,听着听着,其中会不会有游魂的哭泣之声。

他们被悬挂在这里,渐渐的腐烂,发出一股股作呕的气味。乌鸦原本在这徘徊,只是因为今夜的大雨,却是不在了。

“他们,为什么会被悬挂在这里。”

“韩大人要求的粮食数量,他们没交齐吧。”

韩诗无法言语,视线一直看着那些尸体,只是随着马车的飞驰,渐渐的视线也开始因为雨变得模糊不清,却是看不见了。

“父亲···做错了,以前,他不是那个样子的。”

苏一询没有想到韩诗会这么说,转念,他却点点头道:“但,韩大人对你却是真心疼爱的,如果他能将对你的疼爱分一点点给别人的话,或许也不会被······”

说到此处,苏一询话声忽然滞住。

因为他想起了,那个第一次的任务,那个富有的商人,那么的善良,不似城中的那些奸诈商人,只是最后,却又是什么样的下场?

苏一询仔细想想,忽觉这世上,善良不代表什么,那不会让人活的更好,或更差。

第三十一章死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