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杀意

  第三十五章杀意

那个落寞的少年,在韩府门前看了很久,很久······

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或者,等待些什么。

最后,也只有离开。

······

······

“公子,是您啊······”

大街上,昨夜的那个车夫惴惴不安的看着那个少年公子,极是害怕,毕竟清晨时他也听到了那些传闻了。

一场巧遇,却没有人能够想到。

苏一询本无神的走在街上,看到了车夫,便停了下来,说了一句“你还敢留在这里啊。”

“小···小的就只有这么一份小业,没了,妻子孩子怎么办,公子您······”

“放心吧,你想多了。”

马车停在大街上,车夫似乎还说了一些话,苏一询却是没有在意听了,他看着那座车厢,想着昨夜,却仿佛,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一点点,淡淡的香味,慢慢的延伸。

苏一询忽觉奇怪,喃喃:“不对啊,这个味道,不对······”

他细细的看着车厢,忽然问向车夫:“昨夜你的车上,不是这个味道?”

“味道?不是都差不多吗?”

超乎常人的五觉,让苏一询清楚的知道,昨夜的车厢里有两股相似至极的香味,可让人误以为只是一种,而那时心中慌乱,未曾注意,今日再次闻过,却顿时分出了那细微的差异。

车夫细细想过,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道:“是不是那个香囊,公子?”

“香囊?”

“三天前有人找我预定了马车,不过怪的是在深夜里。所以那日我才在那里等着的,因为出价很高,况且我也明白,所以便没有多问什么,那个香囊也是他给我的,他说事情结束了之后,他会来找我,今日清晨的时候,他便把剩余的钱给我,香囊也被他带走。”

听着,苏一询喃喃自语:“很古怪,我那时找的马车,应该不是这一种,你的马车是用哪种木作的?”

车夫觉得古怪,却也不敢犹豫,立即道:“回公子的话,灵香木做的,这种木头天然有种香味,且坚固耐用,就是比起其他类的车辆有些重了而已。”

车夫这一辈都跟那些贵人们的车辆和骏马打交道,知道那些富户贵族出行的马车也都有特别的讲究,各式各类,他都知道不少,因此说的十分详细。

只是,在苏一询听来,却变得怪异了。

两种相似的香味,被更换了的马车,神秘人,香囊······

······

······

韩府内,仆人们正忙忙碌碌的打扫,偶尔,却还有人从废墟之中,抬出一具具焦黑的尸体。

府君的令书已经下达了,不日就会达到,而那时,韩古将成为新任的城主,同时韩家的家主也是属于他的了,或者说,只能属于他了。

因此,今日无事,觉得有些无趣的韩古站在那些废墟之间,看着仆役们来往,偶尔看见他们搬出几具昔日对头的尸体,倒也颇为有趣。

“若是有被热茶,便更好了。”

韩古微微笑着,俊朗的外表,正沐浴着清晨的阳光。

“想不到,你比我相信的更冷血些。”

“见笑,见笑。”

身后忽然而来的声音,并没有让韩古有多么的焦急或紧张,反而,他十分随意,仿佛在跟一个老朋友叙旧。

阴影处,许非看着眼前的那个男子,目光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

韩古侧首问:“怎么,许非先生有空来找我,我还以为您已经走了。”

许非道:“你可知道,昨夜我死了一个学生。”

韩古却十分随意的道:“是吗?真是令人惋惜,不过,今日我听闻城外驿站也发生了一起血案,五十几人一夜死绝,鲜血横流啊,所以,许非先生是否也该学会,这世上随时都有人死,因为仇恨,因为利益,至少,我已经习惯了。”

“可我的学生,是因为你的野心而死的。”

韩古冷笑一声,道:“许非先生何必说的如此好听,不是你们阴阳院接受了我,所以才有了这次合作吗?”

“确实,我不知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同时在短短的数日内联系上了院执大人,不过你也应该清楚,我们阴阳院能扶你登上城主之位,要将你踩下来,也很容易。”

“警告吗?”

“或者说,你必须要记住的话。”

韩古微笑,双眼眯起:“我早就察觉,我那位哥哥的背后,应该不止是府君大人,但,也未曾料到他会和你们有所联系,奈何,他死了。而我想晓云城是交接云省,宁世商家通行之处,乱世兵家必争之地,你们也不会就此放弃的。”

许非道:“所以,才有了昨夜的安排吗?”

韩古道:“没错,既然和你们合作了,易水于我也就无用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安排一场好戏,将他们埋葬,晓云城易水组织如我所料不错,昨夜该是全部授首了吧。而且,昨夜也除掉那些于我为敌之人,如此,家主之位无疑,府君也不会再有什么迟疑。”

许非冷冷笑道:“好算计,好心机。”

他话声冷漠,似是十分厌恶身前之人,更可耻于这等人的手段,若非上者有令,他岂会帮助韩古。

韩古见许非神情,便道:“倒是许非先生,是因为救不了故人之女,所以有些生气吗?”

“生气?你高看我了,此刻,我对你只有···杀意。”

“这是如何一说?”

“韩诗母女,对你有何阻碍?孤女寡母,岂会是你的对手。”

“的确,不论怎么说,似乎我都没有杀她们的必要······”

许非狠道:“所以呢?昨夜的大火,那般数量的火药!”

韩古丝毫不惧,反而道:“但是,我很韩秦,便是要他家破人亡,你,又如何!”

属于阴阳术师的可怕,从许非身上散开,便是韩古,也只觉得身侧那人,顿时化作了巨兽大妖,是如此可怕。

韩古耐着恐惧,反唇冷道:“怎么,伟大的阴阳术师大人,要杀我这个普通人吗?那便来吧。”

第三十五章杀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