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罪恶

  第三十八章罪恶

只是刺客而已。

只是杀手而已!

舒起的话,在小八的心底盘旋不断,让他‘着迷’。

······

······

夕阳的血,渗入了石亭,沾在了两人身上。

沉默,而又寂寞。

舒起动弹不得,他看着苏一询,或者说小八,等待着他的决定。

杀我吗?

那便来吧,但始终,你是我的朋友啊。

······

······

“我想做刺客?”

舒起问:“你说什么?”

抬头,映入眼眸的,是‘狼’凶狠而疯狂的眼神。

小八大喝着,怒骂着:“你以为是我想做刺客!是我想做杀手的吗!!”

“·······”

“我不想,告诉你,我从来都不想!”

小八疯狂的喝道,但,谁知道他是对舒起在喝骂,还是对自己,对这个不公平的···世道!

人的心绪,常常连自己本身都无法知晓清楚的。

“我本来···本来很快乐。”

“我是草原的孩子,我曾无忧无虑。”

“可是,那一天,我亲眼看到族人们死在我的眼前。”

“我亲眼看到我的母亲被利刃贯穿,而我呢?而我呢!”

小八松开舒起,却仰天狂笑:“而我只敢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而已。我要报仇,乎楚尔发誓要报仇,只是除了来学这些杀人的手段以外,我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复仇,复仇。

我愿意为此,沉沦在黑暗之中。

在黑夜里,我杀人,夺命,所以本事越来越强。我知道,在那些人老死之前,我一定能学完这些本事,最后······

我会一剑,一剑的送他们到冥府去给族人们赔罪。

······

······

狂吼落下,小八却坐倒在地,似乎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量。

夕阳的血中,他无比‘美’的脸上,只有说不尽的寂寞还有痛苦。

舒起落下地来,却没有怪他,走到他的身边,不知该说些什么,这些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舒起明白,这些都是小八内心最深,最深的秘密。

舒起是孤儿,从来没有感受过什么是亲情,所以他无法明白失去的感觉。

他拍了拍小八的肩头,说:“如果你想杀了我,你可以动手,反正我不是你的对手。”

小八坐着,没有任何动作,近乎麻木。

舒起笑笑,说:“南依总是说‘小八和你根本就是两种人。’,这一点我承认,我和你不一样,但一定相同的就是,我对活着也没有什么兴趣,一点也不快乐,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也许下一次任务,就要死了,常常会有这样的担忧,不是吗?”

风有些凉,小八闭上眼,静静坐在石亭中。

“其实·····”

小八轻声的说:“她不是你杀的。”

“是吗?”

舒起却仿佛并不在意,韩诗是谁所杀,他要的结果已经有了。

“她···她太难过了,所以做了傻事。”

“为什么?”

“她的母亲死了,那时她人在屋子外面,四面都是活,或许她的母亲是为了救她,也或许,她只是运气好而已。”

“怎么···死的。”

小八喃喃着:“毒,冰蚀丹,过量服用了。”

舒起却没能想到,他也有些楞了,怔怔无神,原来自己设局要杀的人,那人自己却早已经不想活了,这一切,是有多么可笑啊。

小八站了起来,慢慢的离开。

舒起怔在原地,什么也没说,没做。

“其实,还要谢谢你。”

舒起回头,一个不解的眼神。

“原本冰蚀会让她痛苦的死去,但药理克制,她走的很安静。”

轻轻的叹息,小八喃喃:“或许,我早就知道她死了吧,可我不相信,所以非要带她一路去驿站,直到听到那位老先生说的,我才知道······”

傍晚渐渐的来了。

它是一天中,最迷茫的时间。

介乎黄昏和黑夜之间,一切都朦胧的,因为被那昏暗所笼罩。

小八离开,舒起看着,站在原地最终还是没有说出,黎明时候,驿站的那事,就像以前那样。

······

······

黑夜总是那样的神秘,总也不看穿她。

夜风从窗口进来,十九坐在窗边,一如既往。

“你今天,有些怪。”

穿着黄衣的女子,也像往常那般坐在一边,擦拭着古筝,只是她见十九不如往常一般说个不停,便奇怪的问道。

十九道:“你还记得,我们三个人,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吗?”

“记不清了。”

“才几年吧。”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好像过了十几年似得。”

十九嘿嘿一笑:“度日如年,说的是不是就是我们?”

“你到底怎么了。”

“我杀了韩诗。”

南依惊讶道:“什么!”

“说起来,也不能算是我杀的,也算是自杀吧。”

南依不解,却没有打断,静静的听着十九的话。

十九继续说:“我其实知道小八怎么想的,他喜欢韩诗。”

“我想也是,在韩府的那三个月,他就好像学会‘笑’似得。”

南依回忆着,十九则慢慢说着:“我想,他一定已经为南依安排后路,然后自己会回来,等一切被查出,他就逃,这样一来······”

南依为他继续说道:“这样一来,韩诗会很安全,因为组织会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韩诗会很安全。”

十九摇头:“你说对了一半,其实,他自己也想走了,他厌了,很早就厌了,只是逃不掉而已。”

“以前是恨让他逃不掉,如今没有了。”

十九侧首看她一眼,说:“你怎么知道,现在没有了,你看,昨晚到今晨,恨又重新出现了,小八不会离开易水的,恨会让他借助所有的手段,易水也是其中之一。”

南依道:“可他出城了。”

“院主的命令真是严啊,人都失踪了,你这那些探子还是不敢懈怠丝毫。”

十九的话声,似乎略带着嘲讽,讽刺的,却不知是谁。

南依说:“是啊,院主的命令,除了小八,谁也没违抗过。”

十九微微一笑,转首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你看着吧,他出城了,但,还会回来,我知道他的,你放心。”

第三十八章罪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