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决意

  第四十五章决意

烛火下,橙黄的光线映在眼中,苏一询凝望着那火光,却并未吃惊,就如老人所说的,他已经猜测到了很多。

外边,传来了秋蝉的鸣叫,有些扰耳。

“韩古,果然是他。”

坐在床边椅子上的苏一询这般喃喃自语。

“这个人,我虽然没见过,但是,从他的经历却能看得出来。”

苏一询静静听着老人的叙说:“此人当年失去韩家家主之位之后,便果断的离开了韩家,在帝国南方行商,行事很低调,但是暗地里积累了大量的钱财,我想,这连韩秦都不知道,此次谋划,绝不是朝夕之间的事情,他能提出我们无法拒绝的交易,必定也对易水有过很深的了解,甚至我怀疑,组织中,有他的人。”

“处心积虑,是吗?”

“或者说,他是一个懂得隐忍的人。”

“许非呢?”

“他的同谋者,两个人的戏码很完美,连他也被骗了,以为许非是韩秦留下的一步棋。”

“那许非究竟是什么人。”

“我和他有一点猜测,虽然他自认‘正宗’但那无法确定,所以下不了定论。”

苏一询却缓缓摇头。

老人问:“怎么了吗?你觉得不是?”

苏一询却问:“有必要吗?无数的钱财,优越的生活,他还要什么?回来这里,杀那么多人,只是···只是为了一个城主的权利?一个家主之称?”

他道出了自己的疑惑,却得不到解释。

老人沉默许久,凝望着苏一询年轻的脸庞,说着:“你还太年轻了,看事物的方法,稚嫩,青涩,仇恨不会让你像我们这样来看这个世界。”

苏一询不解道:“怎样的世界?才会现在这般,可怕,低贱?”

老人笑了一笑,只问:“你知道吗?”

“什么,师父?”

“现在的你生活锦衣华食,出入带着奴仆,车架随行。”

“或许,是的,我过着这样的生活。”

“但按照你的说法,现在的你,不也应该满足了吗?”

苏一询一滞,却是从未曾这样想过。

老人说:“但实际上,不是的,不是吗?救不了想救的人,你很茫然,甚至自责。‘无数的钱财,优越的生活’那很好,确实没错,可是,人的空虚,希望,欲望,苛求,却不知这十个字能够满足的,人要的太多。”

苏一询想了许久,喃喃:“连人性都不要了吗?”

“被欲望冲昏头脑的时候,又拿什么去思考‘人性’?”

“······”

烛火一阵的摇摆,因为从窗外吹进来的风大了。

老人咳了几声,只是神色依旧的平静。

“我···会杀了他。”

“或许你能做到。”

苏一询道:“不杀了他,我甚至难以安睡。”

“就像三年前,你十三岁时,在这深山中随我学着杀人夺命本领。”

苏一询用力的点了点头:“没错,就像你说的,师父。”

老人却道:“那三年来,你很少睡好觉,梦里常常迷迷糊糊的说着对不起,报仇,之类的话。”

苏一询沉默以对,却是不知更是不记得梦中时,自己说过些什么。

“有什么计划吗?”

苏一询摇摇头,说:“来不及的。”

“为什么?”

苏一询解释道:“韩古已经被任命为晓云城新的城主,告示已经贴的满城都是,但是,重要的在于,令书和城主印绶要在几天后才能到,也就是说,在几日之后他才能举行就任仪式,真正的成为城主。”

“说的不错,但,据我所知,令书莫约两日就到。”

“但是我查到,前些日子方池城那边,因为连日不断的大雨,山体坍塌阻塞多条道路,如此一来,时间不确定了。”

老人满意一笑:“所以,你料定,这几日之内,他不会离开韩府。”

“本就如此,如此辛苦才能得到的东西,也不用和任何其他人分享权力,他必定不容有失,更何况,将为一城之主,难道还会躲躲藏藏吗?”

老人说:“几天时间,确实没有什么好的计划。”

“我不能等,等到他成为城主,到时候他可能会选择搬入城主府,那里防卫更甚韩府,那时只会更难。”

“随你吧,东西在那边的柜子里。”

老人明白了,为什么苏一询会来,想必不仅仅只是想来看看他。苏一询并不意外老人能够明白自己的想法,事实上,他也曾用过那样东西。

“谢谢您。”

“为什么要谢谢,我多年留在这里,早已经忘记怎么杀人了,那些东西,留着却也是无用的,都拿去吧。”

苏一询知道,那一物的珍贵,只怕这世上再无多出的,本来就是老人当年机缘巧合下,因为一次任务得来的,苏一询只知道,老人只用过一次,为杀一个最想杀死的人。

老人对苏一询说:“分量也不剩下几次了,它对修行高深的阴阳术师也能收到奇效,所以,除非是真心想杀之人,否则,切勿滥用,或许将来能救你一命,也是说不定的。”

苏一询点头后,走到一边的柜子,慢慢的打开,十分慎重的从中取出了一个十分精致的木盒,其上有一把精铁打造的小锁。不过,没有钥匙的话,刀剑也难劈开,何况,木盒之下贴有一张阴阳符箓。

“钥匙在这里。”

苏一询回过头来,看见老人手中多出了一把银钥。

伸手拿过,老人却握住了银钥,好似反悔了一般。

苏一询报以一个疑惑的眼神。

“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吗?”

“师父,那些话?你说过的,我都谨记着。”

“不,不对,至少有一句,我想你必定忘记了。”

苏一询不解,他视老人为恩师,即便教他的是杀人夺命的本领,但他仍然心中敬重,老人教过他的,他都紧紧的记着,不会忘记。

老人凝望着少年的双眸,静静的说:“我说过‘刺客是猎人,目标是猎物,这个世界上没有比猎人爱上猎物,更可笑的了,所以你要谨记,即便是逼迫,也要让自己无情’这一句,你难道没有忘记吗?”

这一句,你忘记了吗?

第四十五章决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