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毒杀

  第四十九章毒杀

庭院中大屋的另外一边,看上去就干净许多了,应是经常有人打扫。

也没有残久的锁锁住门屋。

韩古安睡时,喜欢点灯,这一点韩府上下都是知晓,自然,南依给小八的情报中也有这一条。

而那屋子正是灯火通明着,小八悄悄的靠在屋子的墙边,光线所照射不到的地方,因为这间屋子光亮,一旦有什么异变,高处的那些卫士很容易就能发现,所以小八不得不小心翼翼。

“便是这了,灯光通亮,确实是韩古的习惯,早有传闻。”

小八在韩府数月,自然也听说过许多韩家人的趣事,比如韩秦的弟弟韩古,自小便极是怕黑,据说是和小时候的一场意外有关系,因此每每睡时,总要母亲陪伴,还要灯火通明。

只是后来韩父见此,却是极为恼怒,觉得韩古继续如此下去,将来性子难免懦弱,这屋子修建以后,便一直让韩古韩秦两个兄弟独自生活,平日里,便是韩母也很少来了,多是先生和他们的父亲。

似也是如此,韩古少年时不再要人相伴而睡,只是那灯光的习惯,却一直保留着。

这屋子只有一层楼,想必韩古的卧室就在某一处。

小八沿着屋子的墙壁,开始慢慢的走着,却看见有一扇窗户,颇为破旧,看上去像是来不及更换,或者工匠们在修缮时,落下了一处忘记了。

轻轻触碰,却在转瞬间,小八收回手掌,暗呼惊险。

“其后好像有些什么,像是铁丝,是机关吗?”

小八喃喃自语。

······

······

屋子里,烛台到处都能看见,橙红的光,将整座屋子溢满。

里屋之中的床榻上,那人侧睡着,面对墙壁,呼吸声很均匀,应该是睡的很熟了。

整座屋子里没有其他人,只有那半蹲着,并且慢慢前行的人,门窗的高度,正好遮去了影子即便是站在高处,也是看不见其内有他人活动的。

呼吸声被刻意的压低了。

那个少年很害怕被人发现,却又无法滞住自己前行的脚步。

是愤怒,还是仇恨,正不断的驱使着他。

“你怀里的,是一具尸体。”

那一天的事情都记不住了,只有这一句,却是那样的深刻,就像碑上的字,却该怎么抹去。

已经逝去的人,她的音容,却仿佛在这一刻出现······

烛光之中,那少年猛的窜起,疯狂的怒吼,就像是一只野兽一般!

床榻上的人似被惊醒,却已经来不及回过身来,更何谈反抗?

惊人的身体力量,在愤怒的时刻,仿佛更加厉害了,在眨眼的瞬间,小八来到了床榻之前,匕首早在修中以待,一匕刺下,似毒蛇吐信!

鲜血飞溅,那匕首刺穿了咽喉,那人只来得伸出手掌,却已经断命了······

渐渐的,没了呼吸,炽热的鲜血,在手上,在脸上,可能,还在内心。

就这么······结束了吗?

简单,直接,不就是我想的吗?

一时间,小八的内心只有一瞬间,是报仇的快乐,只是其后,却莫名的空荡荡了起来。

绝美的少年,伸手擦了擦脸上的血,慢慢的想要将匕首收回······

咚!

宛如天降般,一座硕大的铁笼,从被机关打开的天花板上飞落而下,甚至让小八来不及反应很躲避,便已经落在地上,将床榻和小八一起笼罩进去。

“这是!”

小八猛的翻开那人的身子,只是看见的,却是一张陌生人的面孔。

“不···不是韩古,这怎么可能!”

几乎是怒吼般的,小八不解。

‘南依的情报不会有错,南依不会欺骗我,明明数日间,都有人亲眼看见韩古在这屋子中休息,怎么可能会换成了他人!’

他又是谁!

小八将目光转向床榻上,那被自己瞬间杀死的人,鲜血还从他的脖颈中流淌出来,是那么鲜艳。

我···又杀了谁。

小八看向四周,用力挥动匕首,这柄锋利无比的匕首,却是让小八不论如何用力,都切不断那铁笼铁柱的丝毫,也不知是什么材料锻造而成的。

······

······

一声狂吼,重大的落地声。

韩古渐渐的从睡梦中醒来,觉得隔壁很乱,只是转瞬间,又安静下来。

果然,黑暗还是有些不喜欢,甚至是害怕吗?

但,总要学会的。

韩古慢慢的清醒过来,他看向一边的圆盘,上面写着一个一字:“只有一个人吗?且已经被制服了。”

炼金术师锻造的机关,可以有着很特别的‘秤’韩古将至布置在卧室的所有地板下,根据重量,这边就会有所反应。

韩古起身,穿起一件宽大的大氅,慢慢的推开了墙壁,同时,只听到碰碰之声,像是金铁交撞。韩古冷笑道:“看来那些炼金术师也不是胡说八道,黑铁精,虽然昂贵些,不过倒也物超所值。”

推开了石墙,光明照射进来。

韩古闭了闭眼后,再次张开,看的清楚了许多,看是慢慢的往着‘他的卧室’走去。

······

······

走廊里,想起了一阵脚步声,很缓慢,像是那人已经胸有成竹,没有丝毫惧怕,自然举止自然。

小八却继续用力的挥动的匕首,像是不死心一般。

······

······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夜行衣的少年人,相貌俊朗非凡,可说貌美。

身后背着一柄长剑,只是看上去只是普通货色,倒是其手中一把匕首,似乎出自名家,想必也是锋利非常的一把兵刃。

韩古走入卧室,看着那少年。

少年停下了挥匕,好像终于明白了自己是无法切断那牢笼的。韩古走到卧室门口,却停了下来,看着那少年却觉得十分有趣。

黑夜里,一个少年刺客,此刻却被困在了牢笼之中。

韩古道:“有趣,你是易水的刺客吗?还是其他人派来杀我的,只有一个人,还是个少年,不太可能,我的对手中,没有这般愚蠢的人。那么······你究竟是谁?”

第四十九章毒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