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阴阳

  第二章阴阳

时间匆匆,并不等待任何人,转眼间,又是三个月过去。

晓云城迎来了新的城主,听说是城中的贵族,被府君看好,任职已经三个月了,将晓云城打理的井井有条,虽然说不出什么突出的功绩,却似乎也没有犯错。

寒雪渐渐的小了,初春的时机想必也没有几天了。

晓云城中,一家最大的客栈前,一个年轻人正扫着雪,不时的停下看看周围。

“公子,怎么能让你做这事呢。”

这时候从客栈里忽然跑出一个小厮,许是看见了年轻人在客栈外扫雪,生怕被掌柜的责骂,便跑了出来。

年轻人转过身来,只见他身高七尺,眉目俊朗非凡,他笑着说:“我这不是无聊吗?近来也没有什么生意,放心吧,我和李叔说过的,他不会骂你的。”

“一询公子,还是我来吧。”

“走走,你又扫不干净。”

苏一询笑骂一句,小厮却是有些不好意思,也只能回到客栈里去。苏一询笑着,继续扫着客栈前的积雪,他很慢,也很仔细。

已经过去了半年了,小八的生活,确实如同那个人承诺过的一样,再没有出现过。

现在的他,就只是苏一询,一个富家公子,平日里不是在苏家各处的产业里打理着些事物,就是和其他朋友们外出行狩,或是游玩,生活很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涟漪。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苏一询的心底并不觉快乐······

那一日,雪原上,徒步行走的那些所谓的‘叛贼’,仍然历历在目。

每每如此,苏一询不禁自问:我,就究竟要的是什么?

······

······

这三个月来,或许是因为苏一询对世事的淡漠,身在城中,他却不知道那些震动帝国南部的大事。

帝国南部三省府君,就在前不久的同时被帝君罢免,即将在数日后被处决!

据说缘由是因为三省府君的贪污,行贿,暗中布置着军备,甚至买卖官职等等重罪,但更是令人惊讶的是,出示罪证的,却三省十州中,数十座城池的城主,经过左相尹候后那一桩桩罪行的铁证自然就到了帝君手中。

帝君大怒,下令罢免三省府君,同时牵涉此案的官员全部处死,三省府君更要受那十剑之刑。

君王之怒,确实惊天动地,令书一下,几乎整个帝国都沸腾了!

同时罢免三省的府君,在帝君就位的三十年来,可以说是第一次,且涉案之人数量之多,达到三百多人,其中大量的都是南部的官员,也就是说,一日之间,整个帝国南方职位近乎大半都空了。

暗流汹涌澎湃,阴谋家也好,叛乱者也罢,他们同时都盯上了这个帝国的南方。

风雪之中,却好像还有无数的目光。

而在近日来,南部又发生了一起不逊于府君被罢免的大事,那便是阴阳院,终于要在帝国南部开设分院了!

当今世上,阴阳之学,任谁首数的自然便是那三百年前号称‘阴阳正玄道’,而如今已经领袖百家,号天下阴阳正宗的‘阴阳院’了。

阴阳院共分有三院,分别坐落在帝国的东北西三部,唯独南方,因为距离北方的魔族最远,几乎看不见魔的存在,且建立一座阴阳院需耗巨资,帝国的近三十年里,只建造了一座‘东极院’而已,可见所耗。

阴阳南院,有名‘南煌院’就在数日以前,确认开立,并且向着整个南方三省招收弟子,传授阴阳之法,若有愿意者,尽皆可去。

······

·······

帝国之南,煌煌阴阳。

“南煌,好名字。”

深深的雪林之中,一个穿着黑衣的年轻人,莫约十七八岁。

年轻人相貌很是平凡,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农家孩子,只是一旦靠近了他,才能发现他身上那种好像要永远也去不掉的寒冷。

他就像是一块冰,所有人见到他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如此,直接也简单。

年轻的人背后背着一柄巨大的黑剑······

只是说是剑,却也并不确切,帝国的制式长剑,两边皆是锋利,而年轻的人黑剑虽然庞大,但是样式却只是帝国制式长剑的一半,只有一边开锋利,另外一边却是平滑。说起此剑又能说是‘刀器’毕竟帝国的刀器才是只有一边开锋的。

年轻人此刻手中正有着一卷书简,他缓缓念着:“此为阴阳院令,汝等需谨记,并将百家藏身地图奉上,不得有误······”

黑衣年轻人笑了一下,笑容却是极冷。

他喃喃:“南煌院初立,却就要拿我‘阴阳极剑道’做那杀鸡儆猴之事,威慑百家,看来我道之中,也有叛道之辈。你说呢·······”

此刻看去,才发现这深山雪林之中,竟是满地的尸体,细细数来竟有十数人之众。

他们的身着都十分的特别,其上有太极图,袖口有‘玄’之一字,不正是那名动天下的阴阳院弟子的服饰吗?

阴阳院中,能穿上院服的无一例外,必定是修炼有成的阴阳术师,此刻竟然全部被杀,真不知是谁,或是哪些人有如此的本领。

只是看那黑衣年轻人背后的黑色‘怪剑’上,还在缓缓的淌着尚且温热的鲜血,莫不是杀人者就是这个如此年轻的男子吗?

年轻人对话的,则是这雪林间阴阳院弟子中,唯一还活下来的那人,同样,这份书简也从他身上得来。

黑衣年轻人低头看向低下,那个已经奄奄一息的阴阳院弟子,只见他抬起头,却毫不示弱的冷笑:“嘿嘿···哈哈哈·······”

黑衣年轻人怪道:“有什么好笑的?”

“黑刀——陆黑戈,果然厉害,但,告诉你,你们不过是偏道罢了,怎及的上我阴阳正宗,你且记着,今日我虽死,可······”

奋力起身,他似乎想狂吼而言,只是·····

噗,在黑衣年轻人冷漠的眼眸中,他的胸膛已经被一柄黑色的巨剑贯穿。

强大的阴阳术师,在黑衣年轻人的面前,脆弱的,正如他们从来看之不起的·····凡人!

第二章阴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