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第十个

  第七章第十个

世山之上,这一座世上名山,巍峨无比,但能让人称奇的却是那山腰处常年云绕的云雾,人在山下抬头看去,加上此山本就巍峨,气象万千,很是容易就错以为,山峰已经耸入云端,与天齐高。

只是,在这座名山之上,却还有一处地方,不比此山之奇逊色丝毫。

那便是‘天帝楼’,为七十年前,上一代帝君,聚集百位能工巧匠,还有那已经去世的,那一代工匠巨子‘木轩辕’亲手设计,花了七年时间,楼高六十七层,通体为一种难寻的奇木打造,极为坚固,占地更是巨大,横宽百丈,气势恢宏,不逊世山之巍峨。

天帝楼建成之时,为帝国第一高楼,即便今日也是如此,其名字更是由前代帝君亲自题名。

当时的群臣还因为此楼之名,实在太过的锋芒毕露,更有几分不敬天道之意思,为此,与帝君多有商议,只不过那位帝君却是个霸道的君主,听不得臣下逆语,因此帝城之中还起过一段风波。

如今当代的帝君是极为重视阴阳之学的,而阴阳院作为阴阳一道中,毫无争议的第一学派,如今名动天下,现在又在帝国的南部起了一座‘南煌院’,而帝君便赐下了这座世山,连同天帝楼一并,做了南煌院坐落之处。

也是因为如此,半月前,世山就被封闭了,再不对任何游客开放。

······

······

世山之上,风云卷动,天色有些灰暗,乌云密布着。

天帝楼,楼高六十七层,举世无双,而今日便是在那顶层之上,来到了九人。那九人都是身着黑色绣金的华衣,袖口之处,绣有一个‘玄’字,相同的样式,相同的‘玄’字,正是阴阳院之人的着衣。

楼极高,在这最顶层中,也是天帝楼最小的楼层,就如一间客栈中的双人客房一般大小。

层内,一座古朴的圆木桌,九人就围在桌边,其中五人缓缓入座,只剩下四人,却只敢站在椅子后边,甚至不敢拉出木椅。

八面的窗户都打开着,天气阴暗,强风吹拂进来,有些冰凉。

“南煌院,不错不错,比我西漠院倒是气派百倍,让人羡慕啊·····”

“老友,这话可便有些假了,千回之沙也是名惊天下的险地,你西漠院坐落于那处,才叫一个气象万千。”

说话的,阴阳院中西漠院和东极院的两位首座,今日他们来此,便是为了这一次的‘阴阳议’。不过有四人已经知晓了将要宣布的结果,加上事务繁重,便是没能过来,指派了亲信来此对那‘第十人’表示庆贺。

阴阳院,原名阴阳正玄道,在这两百年间,突飞猛进,早已经将昔日的诸道百家远远抛开,当今的阴阳院诸多的决议,便是从这最是位高权重的九人决定的。

但如今南煌院新立,以‘冬星院’首座的提议,在这九人的阴阳议之中,再次添设立一个位置,同时,那人也将会是南煌的首座,掌管阴阳一院。

“说起来,他还保密的真严,连我们都不知道。”

“谁说不是,我猜,至少也是修行到第三层次的师兄师弟吧,毕竟要做的一院的首座。”

闻言五人点点头。

而在首座之上,空无一人,只有一个年轻男子站在那木椅之后,环顾那些师长,问道:“诸位师伯,我可以开始了······”

“小星吗?由你代表冬星院而来,倒也是不错,说吧,我感觉到下一层楼那,有人在等着了。”

在座之人,几乎所有人都是阴阳一道的天才人物,即便是那阴阳正玄道祖师苏道所创造的阴阳修行上的第三个层次,也都有人达到,自然不难发现楼下有人等候的。

那第十张座椅,确实空着,等待着一个主人的到来。

年轻男子说道“不才师侄代替师尊而言。如今,我阴阳院又添新院,名为南煌,定在南方的名胜世山之上,一院即在,定是要继我正玄一道之绝学,也要创出前人未就之功,因此自不能无主,今有‘石白’师弟,修行卓越,战功累累,令为南煌院首座,我等阴阳议会的第十人!”

话声落下,外边飘起了细雨。

“石白,这个名字,好像听过·······”

有人回忆起了这个名字,是那么的似曾相识。

最有所有的人都想了起来,石白,一个阴阳院的天才人物,早年在结束了弟子的学业之后,并未选择入世修行,而是选择了从军,据传他从军之后,一身法术却未曾因为军旅中的生活而有所搁置,反而几近一日千里般的激进,数年之间就做到了帝国主将之一的位置。

然而,最让人无法忘记这个名字的原因,却是在三年前,帝国北部那一场面对魔族的厮杀。

石白,一个人,一式闻所未闻的‘断阴阳’奇术,竟然就那么在鲜血飞舞的疆场之上,破开那道壁垒,进入了每个阴阳术师梦寐以求的第三之层次。

那一式断阴阳,只有一剑,却是一剑杀了魔族的猛将‘东命’。

座位之上,西漠院的首座慢慢点头:“原来是此人吗?听闻后来他便被召回了帝院,想不到三年之后,便被任命为南煌院首座了,应得,应得,但····也可惜,可惜。”

西漠院首座所说的应得,自然便是因为觉得石白成就南煌院首座是理所应当之事。

所说的可惜,则是因为,石白曾做过如此惊人的事情,但是在座之人却都要一会的时间才能想起他们的名字,其原因却是十分的简单。那是因为在同一年,有一人同样是在帝国的北方,做了一件惊天动地之事。

相比较起来,石白所做的事情,确是令人敬畏,但却也仅仅只是敬畏了。

那一年,在阴阳的世界里,那个人的名字注定像‘苏道’那般,再不可能有人将至忘记,百家如是,阴阳院如是。

那个人的姓氏只有一个字——墨。

第七章第十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