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迷梦

  第十五章迷梦

清风阵阵,山道上只有两个人,有几分寂清。

秦长道:“贵族们也常常要装作那种完美的样子,我想,你从小便是受到那些长辈所谓的‘指导’但,将来在我阴阳院中,你大可以随意些。”

“随意?”

“便是不喜欢的事情,大可以不做。”

闻言,苏一询转过头去,看着远处的那座城,却不再说什么了。

秦长以为他在思索自己的话,也没有打扰。

那一座城,映在苏一询的眼底,在他看来,那是无数人的汇集。他低声自语: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活的随意些,至少,我是不能的······

想着,苏一询的神色渐渐的冷峻,就像‘小八’那样,或许,也是真正的自己。

这些都被秦长收与眼底,苏一询自是不知的。

秦长自语:“这才是真实的吗?我觉得有些·······像是首座师兄。”

······

······

时间过了几炷香,在那云雾之间,终于有了第二个人走了出来。

那也是一个年轻人,看上去也是十八九岁的模样,身着白色的布衣,相貌平平,不过很特别的一点事,他身后背着一件黑色的剑匣,只是,匣中却无剑。

因为离得不远,年轻人很快的就看见了山道石阶上,站着的秦长,和坐在石阶上的苏一询。

年轻人缓步走来,却一眼也不看苏一询,或许是知道以他的年纪,怎么样也不会是考官吧。年轻人问向秦长:“你是考官?”

秦长并不气恼年轻人有几分无礼的语气,反而比起苏一询,他更加喜欢这没有刻意去掩饰自己性格的年轻人。秦长道:“没错。”

年轻人心中确信了,这场之前无人解释过的迷踪云雾,确实是一场考试,便问:“我考的如何?”

秦长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你很关心这一点吗?”

年轻人说:“否则,何必来此。”

“很好,三炷香,我预想中最好的成绩,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道:“学无忧,我的名字。”

秦长略微皱眉,喃喃:“学,真是少见的姓氏。”

学无忧神色冷傲,此刻看向石阶上的苏一询,心想他也应该与自己一般,不过,似乎更快些。

苏一询见有人看向自己,‘习惯性’的对他微微一笑。

学无忧似乎冷傲惯了,也没有回以什么,独自便转过头去。苏一询自然也不在意,只是在城中久了,便习惯了这种‘假笑’,久之,便变作了习惯,笑容背后,没有任何的意义。

等了些许之后,莫约又是一两柱香的时间,在那云雾之中,又陆续有人走出,虽不算是同时,却也很接近。

那些人也很快便看见了山道石阶出,已经有人在那里等待,便纷纷前往。

学无忧冷傲的站在石阶畔,十分漠然,谁来了都是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倒是苏一询见谁都报以一笑,给人好感,只不过,也仅此而已。

在那些人中,苏一询倒是认识一个人,便是那日见到的‘韩立’。

只见他知晓了自己过关以后,高兴非常,喜笑颜开,不像其他人,便是在如何高兴,也想在考官面前保持风度,而他真是将所有的情绪都写在了自己的脸上,简单,直接。

苏一询在一边看着,微微一笑,仿佛想起了那个人······

秦长一直关注着苏一询,此刻,他喃喃:“看吧,真的,和假的,分别是如此明白,简单,只是许多人看不来罢了。”

······

······

时间推移,陆陆续续的,越来越多的人被人带领着进入了‘迷踪’之中,因此山道前的人也聚集的越来越多······

都是一些年轻人,彼此便是闲聊了起来。

秦长看着山道石阶边上,年轻人汇集了莫约也有百来人了,手中的册子也已经记录了所有人的名字,时间。

山风呼啸而过,秦长大声道:“现在,你们可以上去了,在山上,有人在等你们。”

有人也问,是否是下一场考试,又是如何呢?

秦长却只是笑着点头,却没有回答。

······

······

山上,更高些的地方。

风呼啸的急切,吹起石阶上,那些少年男女的衣襟。

有了几分寒凉刺骨。

这条石阶,只够两人并肩前行,而他们是第一批来到这里的人,据传世山上的石阶有四条,也就是说,他们这百多人,只是四分之一而已。

他们似乎也明白了,迷踪看的便是他们破阵的时间,或者说,走出那层迷雾的时间,其中的佼佼者,应该便是那个看上去十分冷傲的,却看着平平无奇的‘学无忧’和那位身着华丽,气度温和的公子‘苏一询’。

石阶上,便是以他们两人为首,仿佛得到了某种默许似得。

石阶的尽头,是一片空地,延伸过去,则是另外一座石阶,继续通往着更高的地方。

空地上被打扫的十分干净,但是,地上一些深深的痕迹却是无法清扫的,想必这座空地之前,摆设过许多极为沉重的事物,不过想来是被阴阳院移开了。

“石妙·····”

空地边角上,有着这样一块石碑,碑上拓印着这两字,字迹飘逸,又有几分庄严,可算是好字了。

在空地中央,一个穿着墨黑衣袍的老人正在等待着,岁月的刀深深的刻入他的脸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深痕。

老人似乎等待了很久,此刻看到石阶上,有人前来,却不曾问话,只见他激烈的咳嗽了几声,神色有几分痛苦之意,随之便从怀中拿出一个布袋,其中装着些灰色粉末,不知做什么用途了。

一众人只敢等待在空地上,等老人说话。

老人服下袋中的粉末,神色缓和了许多,抬头看着那些恭敬的年轻人,一笑:“能过了迷踪,也算是不容易。”

老人一挥手,从更高处的石阶上,陆续走下许多黑衣卫士,手中都带着一两卷草席,可谓古怪。

老人笑说:“这一次,名叫做的‘迷梦’。”

第十五章迷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