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沉睡

  第十六章沉睡

阴阳正玄道,在苏道之前,不过只是阴阳学中,平平的一门。

这一家阴阳学十分中正,或者,也可以说之平庸,便是诸多阴阳家中,用来识人的‘阴阳眼’瞳术,也是不曾具备的。

在数百年前,阴阳正玄道这一门便是要通过许多方式才能知晓一个人是否能够修行,同时资质如何。

······

······

山上的空地,平铺开上百张草席,正好是铺满了整座空地。

有人问:“什么是迷梦?”

老人只说:“这场考试说来也简单,那便是睡觉。”

“睡觉!”

人群仿佛开始办沸腾起来,阴阳院如此奇怪的考核方式,确实让人意想不到,方才的那迷踪也就罢了,此刻,要考的竟是睡觉。

更是有人怀疑起,那老人是否真是考官了。

老人道:“不愿的,可以离开,我阴阳院绝不强留,若是不走,便随意选一张草席,睡吧。”

老人说的决绝,而那些少年男女来到这里,自然是不愿离去,无奈下,便在空地上选了一处,吗,慢慢躺下。山高之处,寒风阵阵,加上全无困意,有人便在担忧,能否睡着。

苏一询选的草席在空地的角落处,而学无忧选的则是在最中央的地方。

抬眼,天空仿佛变得近了,近的触手可及。

云彩变得缓慢,向着风的轨迹移动。

“困了吗?”

苏一询低声自语,仰望着,不自觉的就觉得有几分疲倦,渐渐的涌来。

最后,吞没了意识,陷入了沉睡之中。

······

······

有些人睡不着,干脆就闭上双眼,一动不动的,想要尽快睡去。

至于有些人,却很快的睡去。

秦长从山道上慢慢的行来,看见那些正‘努力’想要睡去的少年们,不自觉得有些熟悉,仿佛曾经的自己,就这般明白在的在眼前重现。

老人在更高的石阶上,看来秦长,笑着对他挥挥手。

秦长踏出几步,身影却似幻似真般的闪烁过空地,转眼间便来到了老人近前。秦长行礼道:“见过老先生。”

“小秦啊,怎么不在上下。”

秦长一笑说:“其实本就不必我亲自在那,加上我对某人比较在意,便和一位师弟换了下。”

“能让小秦你在意?有趣,是谁呢?别说,让老头子我来猜猜。”

秦长道:“也好。”

老人不假思索的指向角落里,一个正深深睡去的美貌男子,道:“便是那个孩子吧。”

秦长略有讶异,问:“先生怎生知道的。”

老人大笑说:“我就知道,以你小秦的阳光,寻常人自是看不上眼,那个少年人,我早早便注意到了,几乎是在转瞬间便入睡了,与阴阳的契合堪称完美。”

秦长虽曾有所预料,此刻却仍然不得不大吃一惊。

老人道:“怎么,我还以为你知道的,才来看看。”

秦长摇头说:“只是觉得那少年人不凡,便来看看。呜草是一种西方极地之草,百害而无益,但是却有一桩好处,便是聚集阴阳之息,通过法图,便能缓缓的送入人体,我们阴阳正玄一道,几百年来,便是靠着此物,来知晓弟子与阴阳的契合······”

那些无法入睡,或者许久才能睡去的,正是因为与阴阳契合不够,只觉得内心烦躁不安,难以入睡,殊不知,其实便是阴阳作祟,更有甚者,甚至会觉得痛苦不堪。

拥有阴阳之门,对阴阳能够清晰的察觉,但是,人要将自身作为阴阳的容器,本质便不能很阴阳冲突。

与阴阳的契合,便是最为重要的资质之一。

老人又看了苏一询一眼,说:“当年,苏道祖师,一梦七天七夜,最终陷入假死之中,才被人从中唤醒,与阴阳的契合才叫真个完美。”

秦长道:“苏道祖师吗?冬星院之中,不也有一位弟子,如他那般,睡足了十日,陷入假死才被人救醒,其他各方面也近乎完美。十二岁学道,十七岁便进入了我等阴阳一道的第二层境界,修行之快,只怕祖师苏道也不外如是。”

老人说:“那个孩子吗?他又不是‘人’不吃不喝,十日不死也属常事,你猜,那个少年人入睡如此之快,他能睡几日?”

“谁知道呢,我倒是更关心其他的。”

“哦?是什么?”

秦长微笑着说:“法图转化阴阳,但,至今沉迷的是,那张‘迷梦’阴阳法图,究竟为什么,会让人产生那种似真般的梦呢?”

那一场迷幻,却似真的梦,是一种很深的记忆。

每个阴阳的弟子,都会有的记忆。

······

······

呼哧,呼哧······

草原上,苍劲的风扑面而来,刮的人脸只生疼。

一个看上去不过八九岁年纪的孩子,穿着草原民族特有的服饰,站在部落的帐篷边上的马厩里,看着那批高大的骏马,神往不已。

所有的故事里,最强的勇士,配的一定是最快的骏马。

听说,部落里最好的马便是葛晗大叔的‘阿木’,葛晗大叔给它取了个人的名字,可见是多喜欢。

那孩子生的十分白皙可爱,想必长大了也是俊朗非凡,此刻他看着那马,看了许久,只见他四处张望了下,看见正好是没有人的时候。

解开缰绳,拿出准备好的凳子,孩子又停了一下······

似乎是想起了前些日子,葛晗大叔的儿子非要骑马,结果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听大人们说如果不是葛晗大叔接住的及时,恐怕是要落得个伤残了。

想着,那孩子略有些犹豫,心念,葛晗大叔又在身边,自己要落了下了去,可是没人接的。

孩子一跺脚,喃喃自语:“有什么好怕的,勇士都要有骏马,我乎楚尔也不例外,否则,也他对不起娘亲给我取的这个名字了,乎楚尔,可是最勇敢的意思。”

这般说着,乎楚尔将凳子放在地上,一脚踩上,便跃上的马背,也只有他天生强壮,否则其他的孩童,便是有张凳子,也越不上阿木的背。

抓起缰绳,那小小的孩子顿时觉得一股豪气冲天,学着葛晗大叔,大声一喊:“驾!!”

第十六章沉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