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议论

  第二十二章议论

周围传来了些议论之声,隐约听见些,许多人都提到了他的名字。

苏一询皱眉,似乎十分的不解。

舒起在一旁道:“我可是和你说过的,你现在可是‘名人’。”

苏一询看了那些人一样,报以一笑后,便不再说什么了。

“装的越来越像了啊,真是有天赋。”

苏一询侧眼看了舒起说:“和你学的,还好吗?”

舒起说:“和我学的?那必定是好的。”

苏一询微微一笑起来,此刻却是‘真’的,他说:“昨夜,我未曾睡去,想了想,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我觉得你说的很对,那个人,可以要挟我一次,也可以要挟我第二次,即便这次结束了,谁又知道,他会不会改变了心意。”

“所以?”

苏一询转头看着舒起,目光中,有着淡淡的冷冽,他说:“我要学阴阳术,比他更强!那时,我们,你,我,南依,还有那些孩子,老人,我们一起走,离开那个地方,这世上,总还能找到其他的地方让我们驻足的。”

舒起怔怔,看着此刻的苏一询,他却不想多说什么。

脱离易水吗?

那真的很难吧,很少有刺客这么想过,更没有人做到过。

因为,在易水之中,有像院主那样的阴阳术师。

“你···要赢过他吗?”

舒起喃喃自语着,山上的风凉,吹起两人的衣角。

想起离开晓云城之前,院主说的那些话,舒起沉默着,想了很多。

······

······

“你在那个梦里,看见了什么。”

风轻云淡,舒起仿佛很随意的问着。

苏一询说:“一些····一些往事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有一些你也知道。”

“没有特别的?”

“没有。”

“真的吗?”

苏一询微微皱眉,似乎想了想,又说:“倒是有一件事情,我在那个梦里,走入了一片很黑的地方,那个地方,有另外一个我······”

苏一询陷入回忆之中,却没有发现此刻双目圆睁的舒起,他的神情就像听见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话。

“不过,也不算,是小时候的我自己,他说自己叫乎楚尔,而我···苏一询。”

手掌轻轻的抖动了下,舒起难以掩饰自己的惊讶,想不到阴阳术竟然诡异至此,连‘意识’那种虚幻的存在,竟也能用‘梦’的形式重新塑造,呈现出来。

或者,我该告诉他吗?

另外一个苏一询的事情。

舒起至今难以忘记,却明是怎么死的,那种将人碎尸的凶残,狠毒的手段。那一天,那一刻,他就知道那个人不是‘苏一询’即便,他们有着一模一样的外貌。

但是,毕竟还是不要说的好,更何况,那个苏一询并不常会出现。

苏一询转头微笑,却看见舒起眉头紧皱,便问:“你有些奇怪啊,怎么问我这种事情?难道,那会很特别吗?”

舒起摊了摊手,说:“我只是听说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梦,对应未来和过去,所以就有些好奇你做了什么梦而已。”

“是吗?那你的梦呢?”

苏一询随意的问了一句,而舒起回答:“嗯···真是一个难忘的梦,仿佛所有以前希望的,幻想的,都成了真实呈现眼前,真是很难忘。”

······

······

又两日,南煌院终于结束了考核,来自于整个南部的那些少年男女们,大部分仍然是没有被选中的,能成为南煌院弟子的只有莫约三千多人。

今日,他们正式的入院,成为阴阳院的修行者。

至于失败者们,他们今日也将面临选择,他们可以留在山下接受一些简单的阴阳修行,也有那些自知资质太差之人,会选择离去。

······

······

南寒城内,一间小小的客栈二楼的房间中,传来了些叹息声。

“迷踪之中,花了一天才走了出来,迷梦之中根本无法睡去,更是连‘迷路’的机会都没有,便让人驱逐出来了。”

房间内,低头说话的是一个平凡的年轻人,说他平凡,着实是因为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一点特别之处,不论是相貌,衣着,甚至是所谓的‘气度’,都是那样平平淡淡,就像一个无比平庸的人。

年轻人的身后,则是一个貌美的青衣女子,她有一头短发,眼眸如星,相貌如画,青色衣服衬着她白皙的皮肤,则是更美了,此刻,她微微笑着:“怎么,央也会觉得失落吗?”

年轻人转过身来,摊开双手,无奈说:“总会有些失落不是吗?原来还想着,我或许会是阴阳一途的天才修行者也说不定,只不过看来现实总是和想象差很多啊。”

女子凝望着他,目光却很深邃,她用着低沉的声音,去问:“你······真的决定了吗?”

年轻人说:“嗯,是啊,在你父亲死的那一天,我就决定了,不改了。”

女子似乎还想着劝说:“可是,这真的很危险。”

年轻人笑了起来,伸手抚弄着女子的脸庞,他的目光是深情的,他说:“谢谢你关心我,只是,你不明白的是,如果害怕危险,那就什么都改不了。”

“可是·······”

“别说了,你了解我的,不是吗?”

女子不说话了,只见年轻人再次背过身去,他轻轻笑着,看向外边的夜色。

女子深深看着他,即便知道那危险无比,只是眼前的这个男子仍然是要去的,自己又怎么能拦得住他。

“他说的对,我了解他,我爱的,不正是这样的他吗?”

女子想着,随之一笑,再不说些什么了。

她站起身,轻轻的拥住了那个年轻男子,她细语:“央,答应我,千万不要死,我知道,对于你来,你的大业就是一切,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只有你了。”

年轻男子动容,却是转过身来,轻吻女子的额头,他说:“不,你也在我的大业之中,不可分割的,放心吧,只要小心些,不会有碍的,况且一个平凡人,他们不会防范着我的。”

夜色深了,离别的伤楚,慢慢的缭绕,一点点的往着内心的最深处。

第二十二章议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